品茶

  茶,尤其是好茶,不是用来喝的,更不能大口大口地饮,它的妙处须一点一点用心去品味。
 
  中国茶是不可思议的。曲卷干涩的茶叶,像一颗颗紧紧包裹的心。然而,在适当的水温中,她们缓缓地舒展,翩翩地舞,稳稳地沉落杯底,敞开一片醇厚,意韵深长。这一切,多么像那些中国古典的女人,不善热情奔放的表达,她们含蓄、朦胧,表情羞涩淡然,把最深重的情义藏在最深的心底,需要让人慢慢地品味才能懂得。苏东坡曾经说过,品好茗如同品佳人,看来此公已经深解茶之味矣!
 
  有意翻翻书本,发现茶在文人的笔下,已出神入化。它同悠闲、雅致、玄思默想等这类精神生活的词语相联,正所谓周作人的:“得半日之闲,可抵十年的尘梦。”红尘滚滚,生活在今天的现代人,如一只旋转的陀螺,在这样喧哗与浮躁里,再坚强的心灵也会起皱皲裂。人们多么想驻一驻奔波的脚步,享受片刻的安静,让疲惫的心稍作停留。此时,清茶一杯相伴,淡香飘渺中,心境不觉变得平和滋润,外面的大风大浪暂时被杯中的茶水平息,一切的滑稽、愤懑、怪诞、窒息都可望得到淡化,从而振作起情绪,重新回到自己的挚爱。仅仅这一条理由,就足以理解为什么在城市的大街小巷中,林林总总的茶艺馆如雨后春草,更行更远还生。
 
  曾经应朋友之邀,到一家茶艺馆中品茶。这家茶艺馆的名字没记住,但它留给我的特别的感觉却没有忘记。那是一个小雨过后的夜晚,一个难得的清闲之夜。夜色,从红木的窗棂中一丝丝挤进来,带着丝丝的清凉。很轻很轻的古筝曲中,身着长裙的茶艺小姐优雅地为我们斟着功夫茶。不知道是有缘还是巧合,那天我们品茶的茶具名字叫“小鸽壶”,其造型设计如鸽子振翅欲飞一般。品着和我小名一样的壶泡出的茶,那味道更是非同寻常,端茶杯的手,品茶的心也在弄茶的琐碎程序里渐渐地恍惚起来,仿佛置身于一个经典美丽的梦境。
 
  其实,品茶也不必非去茶艺馆。因为品茶所看中的不是外在的客观条件,而是一分心情。紧张劳累的工作生活之余,随时随地,忙里偷闲,泡上一杯好茶,心无旁鹜,自斟自饮,慢慢地体会“茶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这也是一种境界。鲁迅先生说过:“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不过要享受这种清福,首先必须有功夫,其次是练习出来的感觉。”的确是这样。刚开始品茶,只觉得苦涩,其后则醇,久而生香,再久便回味无穷。这份感觉是属于自己的,有着一种无法与他人分享的悄悄的喜悦,或者是一种无法诉说的寂寞的快乐。品茶如同品人生,看茶叶在杯中娇嫩蜷缩如婴儿,伸展如肥美如青春,汁尽色衰便是老年了。就这样,每天看一杯茶,每天便看到了一生。看得多了,心中就有些明悟,想想人这一辈子无非也是如此,于是,心胸也渐渐地开阔,把人生许多烦恼看得开了,看得淡了。
 
  品茶,实际上是和茶对话,和过往对话,和自己的心灵对话。它让我知道,无论外面的风雨有多大,我们仍有梦想和等待。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