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一个贵族那样喝出孤傲

  
 
  偶读名人博客,看到了潘石屹先生的《享受孤独》。他在文中说道,“张(颐武)教授讲到孤独,我想起前几天在台湾的情景。台湾现在有一类人叫做“茶人”,他们是专门研究茶艺的......,茶人的动作很慢,给我们沏完一杯茶后就闭上眼睛,也不跟我们说话、聊天......,看着这位茶人每次给我们倒完茶后都在闭目养神,我就很好奇地问他:你的职业是什么。这位茶人说,他的职业是外科医生,做茶人只是他的业余爱好。说完这句话后又慢慢闭上眼睛。茶室内很安静,我想这位茶人也像张颐武说的是喜欢孤独的吧。”
 
  把孤独当成一种美来加以享受,非要有点境界而不能体验到,在茶上、在普洱茶上尤其如此。
 
  在我所碰到的茶友中如果要给其小资情调打分评比的话,北京茶友SUNNY一定是可以进入前三名的。就是这么一个很小资的女茶友偶尔来上一句半句的也够人思索琢磨半天的。那天在陪朋友来茶馆喝茶介绍到普洱茶时,她说:“普洱茶是一种适合在孤独与高傲中享受的茶”。她说话声音不大,但却如惊雷一般在我脑海深处炸响。
 
  记得,我生日时有小朋友来看我,说起两年前接待内蒙茶友闻香而来,从白天一直喝到深夜,始终由她--当时的茶艺师负责接待。“当她们走了的时候”我这位小朋友说,“突然有一种难受出现,我真想哭!”
 
  这位小朋友的话同样引起了我极大的震惊。我对自己的员工表面上关心很多,但实际上关心得太少了。象我们这样的茶馆在北京基本是绝无仅有的,员工能够直接接触到最顶级的普洱老茶的状况大概也是很少见的,所以她们的心理状态与其他茶馆员工的心理状态应该也是完全不一样的。然而,我根本不了解她们,当时也根本没有想到要去主动研究和了解这种心理状态。
 
  事实上,小朋友所说的“想哭的难受感觉”并非因为舍不得那几泡老茶,而正是由成功冲泡老茶而带来的“会当凌绝顶”般的感受所引起的一种极端的审美境界。我自己也曾经产生过这种感觉。当然,这与审美主体的个体差异(在文化素质上、在感悟能力上等)也有很大关系。如果泡茶师是个大大咧咧、没心没肺的性格的话,茶不见得能泡好但他自己肯定不会在这过程中受伤。泡茶师以及品饮者如果对茶极有感觉并具有一定的文化素养的话,他在这个过程中一定不会无动于衷而是会与茶与情境发生互动的。只有驾驭能力超强的人才会在这种情境下感觉坦然与平静、收放自如,这样的人大概很少很少。
 
  泡茶以及喝茶没有达到这种地步的人是不容易理解这种心理状态的。当一笔生意产生大把进项时我没有过特别的兴奋,当股票连续三个跌停带来几百万的帐面损失时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沮丧,唯在普洱老茶上,我深深地,深深地受那种孤独与高傲的折磨,惧怕却又向往。从这个角度来讲,我很为我以前的员工现在的朋友感到高兴,年纪轻轻就能有这么高层次的审美体验,如果不断努力并且机遇足够好的话,她确实有希望为中国茶道做出更多贡献。加油,不仅仅在茶上!
 
  记得以前写过一篇文章叫做《普洱茶的“贵族气质”》,其中谈到了作为贵族应具备的条件与气质,包括:勇敢、智慧、富有、有凝聚力、广受尊重与拥戴,从容、淡定、享受生活,对周围的人和事充满感恩、包容、同情、怜悯、理解和尊重。另外还包括:节俭、勤劳、谦逊、礼让以及不断的进取等等。现在看来还应该包括精神上的孤独与高傲。孤独是因为精神上、灵魂上的不群,高傲是因为卓而不群或者向往卓而不群。一个真正的贵族,可以在日常生活中表现得十分谦逊、彬彬有礼,但在精神与信念上一定是坚定不移地孤傲到了骨髓里的,比如屈原。环顾普洱茶界的得道者,在他们那谦卑礼让的言辞后面,哪个不是这样孤傲而又狂放不羁的?从这一点来讲,如果排除商业目的的话,我到是有点理解为什么有人会给自己的茶取名“求败”了。
 
  孤傲,未必不好。这也是我为什么以前在带朋友喝普洱茶时总是一下子拉得很高,往往从最高等级的印级号级开始喝起的原因。何作如老师的说法是,喝明白这些最高等级的老茶以后,面对其他所有茶时,你永远是从上往下看的。前一阵子看电视里《世纪大讲堂》播刘再复先生在北大谈中国贵族精神的再造,颇受启发。烟斗伴随着英格兰的贵族,红酒酝酿出了法兰西贵族,普洱老茶,应该可以成为重塑中华民族贵族气质、重建贵族阶层、引领社会和谐发展的一个标志。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