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道茶香

古道茶香
  几阶寞落的石板,几家古朴的茶庄,几座颓败的驿站,几户安静的人家……如此漫漫的古道,却引起了我无尽的遐想,让我在日光倾城下享受着明媚的茶香。
 
  云南普洱名扬四海,很多人却不知那条古道小径的起点隐藏在一个叫易武的小镇中,长存何年。普洱茶的清香已渗透在小镇的每一处风景中。
 
  顺着古道行走,前方的路总是跌宕起伏,石板已从光滑的银白磨损至今的灰黄,当年的马帮,在此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迹。茶庄的门石上,有撑开的油纸伞,伞上有墨色渲染的景致,墨痕早已淡开,宛若清泪。茶庄内弥漫着煮茶的烟气,如纱衣女子轻现的鬓影钗光,人影在烟气中闪动,似睡梦中长眠的梦幻。驿站的马栏上已尘埃落遍,里面的柜台上有几筒干茶,人影早已不见,马鞍摞在一起,也已尘封好久了,光年在此沉睡,周遭的阒静淹没了世间的嘈杂。马群,而今早已不在了。古道上的人家,寥寥几户,都是自家经营茶生意。往低矮的篱笆内张望,木砌的小房,有佝偻的老人在房内轧茶,一举一动都是缓慢和平实的,偶有鸡群钻出篱笆,一切归于流年光景。
 
  千古君王,多少盛市,若有一杯上等的普洱,便是世间一大乐享,天子至上,妃嫔媵嫱,朝庭百官,这些显赫有名的大人物,又怎么知道他们杯中一杯清茶在茶马古道上历历血汗史?马帮是寂寞的,马铃叮当是唯一的旋律,马帮汉子皮肤黝黑,神情隐忍,送一趟茶,少说几个月,多则一两年,山间古道的马帮铃声仿佛还在耳畔回荡。
 
  古道没有高山的雄伟传奇,没有江南的金色水乡,它的样子亦如它的名字一样再无太多的铿锵有力的修辞,如这世间只不过是一转身便是人走茶凉,一转身已是背向天涯。
 
  茶香马铃醉古道,置身于斑驳的古道上,周遭只剩下干干净净的缄默与存在。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