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临沧品茗

  临沧是茶乡,茶馆四处可见,各式各样的茶馆点缀在大街小巷,或简洁,或古朴,或现代,或富丽……茶馆一般四壁都有透明通风的大窗,门窗上贴的大都是古代诗词、当地名人的字画,给茶馆营造出一种浓浓的文化氛围。坐在雕了花的厚实的木凳上,凭窗临风,太阳亮亮地照着,人便有了登高望远的明朗,心也开阔起来。几杯滇红功夫茶入口,倍觉清爽舒畅。再来一段龙吟凤鸣的洞经音乐,不禁有些飘然若仙了。

  品茶是正事,洞经则是佐茶佳品。曲子越唱越欢,茶色变得越来越浓,澄碧温润的茶水沿着喉管慢慢滑下,不觉唇齿留香。真可谓“斗茶香兮薄兰芷”。虽然生活在临沧,知道的临沧茶的种类并不多,无非是花茶青茶红茶绿茶白茶黑茶这些,大概是凤庆的滇红功夫茶更出名些吧,据说此茶还作为礼品送给了英国女王。其实我喜欢喝的还是临沧的绿茶,特别是新鲜的嫩茶,“太华茶”、“早春绿”应该就属于这种。一勺茶叶加上滚水盖上壶盖,透过玻璃壶体眼见着小片的叶子如变戏法样,慢慢胀大,直至全部伸展,然后那绿盈盈的色就染了整壶的水。倒进精致的杯里,端起,凑近唇边,袅袅升起的雾气不止迷朦了双眼,也潮湿了面颊,更有一缕淡淡的清香扑鼻而至,不待入口,已然醉了……入口却是另一番感受,初初一口会觉得有点苦涩,但慢慢体会唇齿喉间的后味,会让你产生某种不舍与眷恋。浮想联翩的第一口茶终于喝完了,接下来的一切都顺理成章,直到那茶的绿色已然无踪方罢,始觉出苏东坡“从来佳茗似佳人”的意境。香茶在口,任芬芳承载起身心,走出冷秋,走出夏雨,在茶馆中感受小憩的片刻安宁,细品慢饮中把现实生活品成了诗,啜成了画。

  临沧人沏茶特别讲究,如果是高档红茶,以选用白瓷杯为宜,以便察颜观色。用壶煮的,就先将水煮沸,而后放茶配料。尤其是饮高档红茶,饮茶人需在品字上下功夫,缓缓啜饮,细细品味,在徐徐体察和欣赏之中,才能品出红茶的醇味,领会饮红茶的真趣,获得精神的升华。而沏高档细嫩的绿茶,一般选用白瓷杯饮茶,而且没有盖,一则增加透明度,便于人们赏茶观姿;二则以防嫩茶泡熟,失去鲜嫩色泽和清鲜滋味。所以有“嫩茶杯泡,老茶壶泡”一说。在临沧品茶,真是功夫茶中见功夫。冲泡的程序礼节自不必说了,就连端茶也极为讲究,左、右手都可端杯,只是在动作上稍不小心就会犯忌,比如喝茶时小手指千万不可指着人,那是一种挑战,是万万不可的。值得一提的是临沧的罐罐茶。罐罐茶又叫平民茶,是乡下农民自采自制自己消费的一种“自然主义茶”,由于它味淡清香,甘香溢齿,且价廉物美而深受农民喜欢。无论你走进哪户农家,主人都会在火塘上架起一笼熊熊燃烧的疙瘩火,在又黑又亮的铜壶里注满井水,一边煎水,一边用炭火把一个嘴小腹圆底平的土制小茶罐加热到一定火候,再把自制的青毛茶放到小茶罐中,烤烤抖抖,直到茶叶黄柄脆,才在小茶罐里注入开水。顿时,噼叭一声,茶水溅起,茶沫涌出罐口,一股扑鼻而来的茶香便充盈得整个房间都是,飘而不散,袅而不绝。临沧人喝罐罐茶,大多喝的是一种礼节。家里来客了,沏一盅好茶,围着火塘将年成与天气的闲话拉近,侃天南侃地北侃男人侃女人和人间是非曲直,以茶代酒,以茶传情,轻咂慢品。一壶喝干了,再加入水喝,茶味淡了,再烘一罐痛饮。临沧人喝罐罐茶喝上了瘾,临沧人喝罐罐茶喝出了情,临沧人喝罐罐茶就喝出了一种文化。

  我家的门外便有许多家茶馆,有时候,晚上便常常和朋友到茶馆里喝茶。有一回,在茶馆里刚坐下,便进来两个老人,男的身背二胡,问我们是否愿意听他们唱歌。我们当然同意,他们便在茶馆里轻轻的唱起了《水龙吟》,给茶馆注入了一种活力,注入了一种情趣,使人很自然的会想到些什么,感悟些什么。

  我是个生活在临沧却不懂得品茶的人,饮茶也不讲究茶叶的档次。口渴时常常为解渴而大口牛饮,孤独时就泡一杯清茶,边看书边品饮。不过,有时看着杯中的茶叶在浮浮沉沉,我常常也会有所得,有人说,心本是一壶茶,包容百味,吐故纳新。一杯新茶在握,细品临沧古今,阳光下,品得出临沧人走向明天的足音。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