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雨茶香悟人生

  蒙蒙的细雨,将今晚皎洁的月光锁在了夜的外面。一个不经意的寒颤,使我顿感凉意。于是,我沏一壶茶,临窗而坐,仰望着夜空,仔细聆听着夜雨,一种超脱的惬意布满全身。

  也许,人生是一场雨,经历着快乐、哭泣、快乐的一个个轮回。快乐如晴朗的天空一样明亮,而挫折如无情的雷鸣,令天空落泪哭泣。可能是无奈吧,眼泪在那时成为发泄的工具。我想,也正因为眼泪,苍白的天空才变得如彩虹般绚丽多彩,也正因为眼泪,平凡的人生才滴出了一点韧性。

  我品一口茶,只觉得一股清涩的味道涌进吼咙。茶叶还都未舒展开自己的身体,漂浮在杯口。可能它们还在经历着“哭泣”的炼狱。茶香的逸出,难道也需要奋力的挣扎而挣脱束缚?那一片片漂浮在杯中的茶叶,仍如人生的颠沛流离而往复上下沉浮。我寻找着答案。

  倾然,窗外的夜雨,鸣来一首首清脆悦耳的歌曲。我恻耳倾听,像风尘仆仆的父亲,在田间路上铿锵有力的脚步,弹奏的夜雨交响曲;像满头大汗的石匠,开天辟地的斧头,凿出的一个个音符;像喜笑颜开的农民,丰收时的镰刀,谱写的一曲曲丰收之歌。时而高潮迭起,时而低沉缓慢,如一条条的丝纱踱窗而入,萦绕在我的周身,溶释了心中那片久已的阴霾。

  蓦然一种“漠漠轻寒上小楼”的感觉,于是轻轻吟来“淡烟流水画屏幽,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细雨丝如愁,宝帘闲挂小银钩。”人生几何,几何人生?

  我双手抚杯,丝丝暖意缓缓流淌到心间。打开杯盖,突然一股浓郁的清香逸出,让我陶醉,让我痴迷。我慢慢地深呼吸,享受着这来自杯中的馈赠。轻风伴着丝雨扫着落叶,我突然顿悟:答案就在杯中。

  昨日种种的不幸,都如“自在的飞花”轻飘似梦。哎,惟有茶叶那样笑傲痛苦,不懈努力,才能用自己有力的臂膀拓出自己的一片天空。

  夜已深,茶已凉,我掩被而睡。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