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年普洱茶--茶中的司母戊鼎

  青铜器大概经历了夏、商、周三个朝代,是我中华民族社会文明发展过程中里程碑式的标志物。任何一本谈美学谈艺术的教科书都会提到它。“鼎者,国之重器”。当我们的华夏民族脱离洪荒时代进入奴隶社会的时候,由青铜器制作而成的图腾及其承载物(比如鼎等神器)便成为控制人们思想、提高部落凝聚力、震慑敌方部落的有力武器。所以,尽管工艺粗糙、尽管图形纹饰恐怖(大多为表现夸张的传说中的神兽如龙、凤、饕餮等,中国美学史上一般称之为“狞厉之美”),表现出了人类早期的童真与稚气(回到茶馆与来自四川绵阳地区的高级茶艺师谢敏谈到这个问题时,我们几乎不约而同地提到了她家乡的三星堆文明,呵呵,那眼睛夸张的鼓鼓吓唬人的样子实在是有意思!与北方青铜器纹饰的夸张恐怖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但对当时社会发展所起到的作用却是巨大的。
 
  夏商到春秋战国,随着时间的推移,青铜器从制作工艺来说是越来越好,从器形来说是越来越精美,而从作用来说则是一个从原始图腾的承载物和国家部落政权的象征而逐渐演变为生产生活用具、兵器和小工艺品的过程。社会在经历过孔子等先贤的启蒙之后正在逐渐进入理性的状态,杀戮与血腥少了许多,鼎等神器的精神震慑作用和政权象征作用也已随之减弱,器具上雕饰的神兽图案也变得柔和起来。一般来说,春秋特别是战国时期的青铜器虽然更精美但是其审美价值远远及不上商及以前的作品。
 
  回到茶上来。以前在回答朋友茶友的提问“你为什么最喜欢普洱茶”时,我常常说是因为普洱茶的变化带来的魅力。现在,我要告诉大家还因为普洱茶它的更加原始、更加传统、更加自然和更加简单。在云南边远地区,社会进步比内地要晚很多很多年,即便如此我们仍然不可能拥有几百年前当地刀耕火种年代茶的“传器”了,但基本没有走形的传统做茶工艺却得以保留。
 
  传统工艺制作下的陈年普洱茶给我们带来的审美体验是全方位、全时空的。今天的人们已经不可能回头看到自己的来路了,但是,一口茶一下子就把我们带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和我们的祖先所经历过的血与火的年代!现在,不少优良的茶品从工艺、口感、香气等等方面都比普洱茶要好得多,但是那只是审美的形式层或者说是浅表层内容,距离更深的超越形式层面的意蕴层尚远。所以,我坚定地认为,从审美价值上来说,要超过普洱茶怕不是件容易的事。
 
  如果把茶比作青铜器的话,陈年普洱茶就是茶中的司母戊鼎!你可以嫌它简陋,可以嫌它不够精致,嫌它不够实用,甚至嫌它粗笨,但是,它在那里摆着,它就是它,它就是司母戊鼎!
 
  唯如此,我们才能解释清楚为什么邓时海教授提出的“越陈越香”(在这里,我认为“香”要作“有价值”解)是正确的(虽然还有前提条件)。唯如此,我们才能更深刻地理解余秋雨先生对于陈年普洱茶“国宝级口感”的评价。暂时理解不了也没有关系。在社会文明进步发展到了几千年后的今天,人们才越来越理解青铜器上留存下来的“狞厉之美”,更何况对普洱茶的认识才二十年的历史呢。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