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中流韵普洱茶

  普洱茶是云南独有的茶品,有“可以喝的古董”之誉。它在云南,是紫砂壶里的经典故事。然而它的入馔,却是我注意到的最新情节。在昆明一条不知名的小巷里,当街就有一家高挂“普洱茶菜馆”严字正体招牌的楼院。于是结伴而往,次第登楼。
 
  倒也不负众望。从餐馆花厅看院心,可见来自瑞丽江边的翠竹一丛、来自阿诗玛故乡的假山一座。而一树山茶几盆杜鹃正悄然释放绯红情怀,有暗香盈袖、盈窗、盈溢杯盏盘碟,喧嚣市声在芬芳流波中阒然漂远。
 
 菜中流韵普洱茶
  没有想到的是,这家餐馆竟有南粤流风:首先上汤。汤名“普洱功夫”,是装在紫砂壶里端上来的,人手一壶。自斟自饮,风流倜傥。大厨介绍说,汤底是用武定乌鸡脚爪、香格里拉松茸干片、宣威老火腿、筒子骨等慢火熬制而成的。把有鲜肉、腊肉味、鸡骨鲜香、松茸的特殊药香的汤倒入壶中,再放入适量的普洱茶熟饼,待茶的醇厚陈香逸出,即可饮用。汤色奶褐,有亮度,味道鲜香丰厚。入喉,仿佛宣科先生指挥的一支“山坡羊”古乐奏响于深谷,清音回环流转,不屏声敛气仔细听,分不出高胡古筝、箫鼓磬钹。真是:诸味团结在一汤,试看天下谁能拒?
 
  接着,十余道普洱茶菜肴乘坐古香古色的碟钵排闼而至。于锅中干烧普洱茶叶、甘菊花、黄糖,袅然而生烟,再把鸽肉熏香,放在炖盅里透蒸的,是普洱熏鸽。一箸入口,那种渗入了陈香、芳香、甜香的细致温软,再见多识广的味蕾也会在莫名惊诧之余啧啧赞叹。用浓酽茶汁腌渍多时的猪肘,放各种调料文火慢炖,直至粑烂的,为普洱烧肘。值此时刻,清欢之味大放光明,肥腻妖姬匿迹销声。典雅对俚俗取得空前胜利,在口腔。把芦笋段在沸水中焯过,入油锅略炒,装盘,浇淋上鸡汤、普洱茶汤的勾芡的,菜名金汁芦笋;将虾炸香,埋入炒香的茶叶里,吸足茶味的,叫普洱香虾;排骨放入普洱茶汤中,加冰糖和盐,文火慢煮的,称普洱炖排骨;新鲜牛柳切丝,用适量普洱茶水及调料腌制片刻,加椒丝爆炒出锅,将炸酥脆的泡过茶叶置于菜上,色香味俱佳的,“普洱牛柳”是也。还有普洱鸡、普洱鱼、普洱贝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菜肴,工艺不算复杂,无非用各种方式,让普洱茶扮演一个角色于其中,发挥它的消脂吸脂功能,让人在一饱口福中阻击赘肉。同时,“汤色红浓明亮,滋味醇厚回甘”的普洱茶,能使菜肴,色,光灿如夕照;香,悠远如钟声;味,清澈绵长如溪泉。它是让一首诗言尽意不尽的清韵,是让一支乐曲不绝如缕的妙音,是一个标示延长的符号,对于味觉。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