岩文:普洱茶的扩张英雄

  2011年,云南古树纯料大热,各路大小资本纷纷深入知名古茶山,打起了一场面向未来的资源争夺战,连散户与游客也坐不住了,纷纷越过经销商直接跑到茶山收上那么几十公斤,甚至才几公斤的高价茶料。这才是开始,此后云南名山茶坐上价格直飞的火箭,今年说老班章1000元贵了,明年就炒到3000元,后年就炒到8000元一公斤。价格没有最高,只有更高。现在没有实力的茶商,很难收到料,也不敢收料,因为价格太高,风险太大。
 
  从2012年开始,对于许多曾经靠倒腾古纯赚钱的茶商而言,古纯越来越是个传说,可望而不可即的传说,他们若不改变的话,迟早要被市场边缘化,生意会越来越难做。一边是原料价格飙涨,一边是销售在萎缩,这是行业大部分从业者遇到的尴尬事。一时间,“大变局时代”,“茶行业5年一个转折点,从2007年到2012年刚好是5年”,“行业新的冬天来了”,等等说法流传越来越广,越来越深入人心。
 
  冷也罢,热也罢,拿来描述当今的普洱茶行业都是对的,因为这是一个严重分化的市场,马太效应正在发挥作用。好做的好得不得了,不好做的难做得要死。现在是大变局时代,是分化的时代,是洗牌的时代,机会永远存在,而且市场前景越来越好,关键是你准备好了吗?
 
  从2002年起,岩文用10年时间来准备一杯陈香馥郁的茶,他的理想是打造百年老字号,要开百年老店。从2002年的一只“菜鸟”,飞进普洱茶王国,通过专业理念与实践相结合,严格按现代卫生要求,其摸索出一条适合云南茶山的“全手工”制茶方法,打造出了顶级普洱茶品牌。十年成就一杯传奇,这就是古农做茶的底气。2007年抄底而入的古农茶业,远离炒作,深处行业的冬天,却深入秘境古茶山,敢为天下先,做起品牌来,不但做品牌,而且要做最纯正的古茶标杆品牌。这种勇气是源自对茶叶知根知底的底气。
 
  到2012年,做古纯的同行大喊难做之时,古农又表现出令人难以置信的勇气——逆势扩张。用岩文的说法是,前些年我们的主要精力放在生产上,打造了十多个初制所及国家QS认证的标准工厂,建立起了古农核心生产平台,云南有点名气的茶山我们都覆盖了,现在我们可以抬头做点营销与品牌文化建设的事了。
 
  从2012年到2013年,古农大动作不断。其去年在勐库建立了国家认证的QS工厂,在济南建立了16000㎡四层楼的专业仓储中心。这样一来,古农茶业不但从初制延伸到了精制环节,而且打造茶品后期陈化的精品工程。仓储中心的建立,将使得古农的“从茶园到茶杯”的全程亲自打造与监控变成现实。
 
  古农生产的每一片茶,都有源可查,都可放心品饮,都能保证后期转化。这才是真正的全产业链,亲自去做产业的每一个环节,行业内,是没有几家能做到的。之所以将仓储中心建在济南是因为一种缘分。岩文说:“08年,济南就有茶店购我们的茶。去年我们喝了,其转化之好让我们非常惊喜,我们决定在济南建一个专业仓储中心,回馈茶友。昆明过于干燥,广东过于潮湿。在济南可以打造更加适宜的仓储环境。”
 
  2013年,古农在勐海曼稿自然保护区的外围构建普洱茶庄园,预计年底建成。古农会员之家也在积极筹建之中,在景洪的澜沧江边租了一栋别墅建了第一个会员之家。今后会员来云南旅游,可以免费入住古农建在版纳旅游热点地区的会员之家,古农的工作人员可用专车带领会员游茶山及其他风景区。
 
  由于岩文是普洱茶界第一批资深网民,2002年起就接触茶叶论坛,古农的宣传也带有浓厚的网络特色。他们注重论坛、微博、淘宝的推广。在三醉、中国普洱茶论坛、普洱茶吧等知名行业论坛进行推广宣传,与茶友进行互动,使大家更好地了解古农。
 
  谈及古农的品牌理念,岩文说:“我们对茶的热爱深入骨髓,跟一般喝茶人、玩茶人不一样,我们深入茶山苦研做茶技术,培养骨干技术人员。我们做茶不是为了囤茶炒作,而是解决终端销售问题,让茶叶真正卖到消费者手中。在全国通过朋友介绍、口碑营销、网络宣传,培育了3万多名忠实茶友。并构建普洱茶庄园,以形成企业独特的文化。古农的定位是“终身为茶叶而奋斗,立志打造百年老字号”。
 
  从岩文身上可以看出,云南茶商的一个发展轨迹——从零开始,厚积薄发的一个过程。这就是云南新生代茶人的崛起。岩文说:“我是半路出家,专业学的也不是茶,爱上茶后,为了做好茶,读遍所有茶学专业书籍,理论结合实践,不断积淀,十余年磨一剑,才创造了古农的今天。
 
  作为新生代茶商,我生在云南,长在云南,扎根茶山,为云南的发展而奋斗,为云南茶行业的健康发展做出自己应有的贡献。经过十年磨砺,我们在全国各地建立了营销网络,古农企业涵盖从原料初制到精制加工、品牌营销、到仓储之全过程。这是我们草根茶商在大资本时代生存的底气。”
责编:火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