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江勐库冰岛茶,任性的普洱茶

  双江勐库冰岛茶,任性的普洱茶
 
  原题《冰岛,注定灿烂》
 
  4月28日讯:未到双江,就听熟悉双江茶事的朋友说,“在双江,想说爱你不容易的就是茶,特别是到双江勐库冰岛村,当地普洱茶农常会说:‘可送你一头猪,但送不成一斤茶;可杀一只鸡,但送不了一泡茶。’”双江冰岛茶真有这么任性?
 
  5月25日上午,云南日报报业集团“走基层看民族团结进步与美丽乡村建设”采访组冒雨走进双江勐库镇冰岛村。作为采访团的一员,我们有幸初识双江勐库冰岛茶。
 
  在朦胧纷飞的细雨中,一脚跨进冰岛,只见依山而建的特色小楼错落有致,部分小楼上挂着不同名号的茶叶初制所。沿着小路蜿蜒前行,走不了几步,就见到了树龄300—500多年的古茶树。老树新叶,树形遒劲大气。走近观看,每一株茶树上几乎都看不到新芽。了解得知,每一株老茶树的新芽都被采摘完了。
 
  据介绍,在冰岛自然村,500年以上的古茶树有4954株,年可产干毛茶7.8吨左右。这些古茶树属于当地的茶农所有,不过都被挂牌保护了起来,各家管理各家的。古茶树顺山势高低错落生长,在村口,在地边,在路旁,甚至在农家小院里都有它们的影子。棵棵古茶树都挂上了牌子,上面标着纵横坐标、胸径、树高、冠幅等数字。因为树龄、水土、气候等原因,每棵茶树都被格外精心地保护着。
 
  看到这些,我好像对朋友说的话有所感悟。
 
  “弯弯腰,保护我”,在路旁的古茶树上都写有这样的提醒牌子,行人都要小心地从遒劲苍翠的古茶树下弯腰通过。我们顺着小路观赏古树茶,到一户茶农门口看主人家在家里,我们索性走了进去。
 
  “来到冰岛,岂能白跑,必须泡一泡。”在这户制茶人家的门头上,有这样的一块小招牌。“在我们冰岛,无论你走进哪家,都会热情地泡上醇香的冰岛茶让宾客们品尝。”27岁的主人家李金润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品茶。
 
  “我叫李金润,傣族,今年27岁。”李金润打开了话夹子,“以前家里很穷,没有到外面闯荡的机会,就一直呆在家里面跟大人学做茶,这几年冰岛茶市场很好,冰岛古树茶每公斤要1万元以上,大树茶每公斤也到7到8千元,就连冰岛小树茶,也要卖到2千元左右一公斤。”
 
  “今年仅明前茶,我家就卖得了70多万元钱。我还有100多亩茶园,租出去20亩,每年可获得租金10万元。”在我们喝茶聊天时,李金润家有3个工人正在一片一片地分拣茶叶。“这些茶叶的样子都差不多,为什么要如此分开?”“为了保证茶叶的高质量,要把品相好、颜色好的一芽二叶精拣出来。按不同的品质品相精细分类,这样更能卖个好价钱。”据李金润介绍,都是冰岛古树茶、老树茶,但品相、颜色不同,价格差距也很大。
 
  品着味道香醇、回味甘甜生津的冰岛茶,李金润谈起了自己的茶故事和对茶的祈盼,“2008年,一个广州人到冰岛村认识了我,看我老实,就给我一些定金做茶给他。他是我的第一个合作伙伴,第一个客户,他喝了我做的茶叶后,说还不错,但是还得下功夫,就给我作了很多技术方面的指导,从鲜叶采摘到手工杀青、揉捻、晒干一系列的工序要求很严格。在他的指导下,我的技术水平逐步提高,茶叶越做越好,越来越多的茶商来买我的茶,跟我谈合作。”
 
  现在,李金润的茶全都提供给广州嵩顶茶叶公司,他做粗加工提供原料,由公司包装做品牌。
 
  对李金润来说,做品牌不重要,重要的是人品、人格,茶叶的质量、纯料以及做工,做不好这些怎么会做得出好茶呢?李金润希望把自己的名字写进他的初制坊——冰岛金润茶业传统手工初制坊。
 
  从2009年开始,李金润每年请十多个工人采摘鲜叶,管理茶园,这些工人除了包吃包住外,每天平均收入150元,一年下来,每个工人年收入6万元左右。做茶忙时还要另外请上四五个技术工人帮忙,在包吃包住的同时,每人每天平均收入300元。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