瑶里——梦里水乡

瑶里——梦里水乡

  瑶里古时叫窑里,据说,中国历史上最早的窑火就是从这里点燃。后来瓷窑外迁,窑里有名无实,改叫瑶里。瑶里村民祖先大多迁自安徽休宁、祁门和现属于江西的婺源,瑶里在民居特色和文化上更接近于徽商源地——古徽州。瑶里这是个好听的名字,却养在深闺不为人知。它是景德镇市浮梁县东端的一个山区小镇。距离景德镇仅48公里,与徽州只一山之隔。历史上,浮梁比景德镇的行政级别高,当时景德镇还是浮梁下的昌南镇。

  早春三月,凌晨六点,瑶河边。

  女孩子提着一小桶衣物从小巷子里走出来。她把头发梳得高高的,卷起一个发髻来,眉目清秀。踏着不平整的台阶,熟练地走到河岸边来。俯下身子用水泼一下河边的青石,麻利地洗了起来。炊烟升起来了,伴随着河岸边棒槌声声,在村子里弥漫开来。女孩子的妹妹也来了,梳着平整的刘海,捧着一束油菜花,到河边来洗。姐妹俩小小的牙刷放在河堤上,要先做完家务,再洗漱。两姐妹隔得不远,边干活边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是在说今天的功课,还是在讲昨晚谁在梦里笑出了声……

  采茶时节,是茶农人家最忙碌的。

  这个时候,姐妹俩的妈妈正在忙乎着一天的餐食,然后赶着去采茶;孩子们的爸爸炒了通宵的茶叶,此时,应该已在集市上卖茶。这是瑶里人家三月里,一个极其平常的晨曦。也是一个外来客沉醉其中的晨曦。它仿佛像一块质朴的没有雕琢的玉,镶嵌在我的记忆里。只听说,美丽的水乡在江南。谁人知,在这个赣北,也有这样的人家,这样的梦里水乡。瑶里——梦里水乡

  侠女相伴做邻居

  瑶里风景区是个大的概念,里面有五个景点——高岭、瑶里古镇、饶南古瓷窑遗址、梅岭、汪湖风景区。住的地方所谓房间,其实就是陆上吊脚楼和河边小竹楼。吊脚楼上面视野开阔,小竹楼下潺潺流水相伴,各得其所。古镇的夜,很静,流水声也格外悦耳。山庄里的房号乱得没章法,只有请服务员帮你领路。房间不大,全木结构和装修,空气里尽是木头味。洗手间陶瓷洗手缸上的荷花图案很漂亮。

  夜里通常有篝火晚会,一个龙造型的大篝火燃烧着。人们围着它唱歌、跳舞,谈笑风生。农庄的夜晚,没了城市的喧闹的娱乐活动,打一会儿扑克,看上几眼电视,早早入睡,不用去想烦心事,也不必担心明早的黑眼圈。乡野农庄的日子,要的就是一分闲静。一直睡到自然醒,伸个懒腰,推开窗户——花开着,满地都是。红灯笼与路灯一排挂着,像是搭配好了的。水依然哗哗流着,门前正好是一个小斜坡。对面竹楼外,有姑娘在梳头,那画面,忽然觉得自己在一个巨大的影视大棚里,邻居正是影视剧中那些英雄侠女们。

  早餐后逛景点,途经一桥,觉得眼熟。当地人介绍说,当年红极一时的影片《闪闪的红星》中那段“送盐”过桥的场景,就是在这里拍摄的,当地人称它是“红军桥”。最近热播的电视连续剧《星火》,也在这取过景。瑶里——梦里水乡

  欲做瑶河一条鱼

  在所有的景区里,瑶里古镇,是最不像景点的一个景区。和上海周边那些开发过度的水乡不同,这里没有气派十足的古镇大门,没有熙熙攘攘的人流,没有全国统一经营的小纪念品,没有拍照留念的小摊位……有的,是古镇最珍贵的东西:质朴民风。镇上有一家桌球室,1元钱一局的小生意。和同去的玩了几杆,店主大叔却怎么也不肯收下我们那1元硬币,理由是我们没有打完一局。我们和大叔互相推搡着这一元硬币,最后,我们丢下硬币落荒而逃。走在夜色的小巷里,感觉心里暖暖的。

  瑶河里有不少我们叫不上名的当地鱼,鱼身是黑的,鳍是红色的。据说,小镇上的居民,自祖上起就不捕杀它们,真羡慕这些自由自在的幸福的鱼儿。旅途中,结识了一对小姐妹,就是一清早起来帮着做家务的那对小姊妹。姊妹俩领我们参观她们的家,墙上贴满奖状。姐姐很喜欢写作文,有一篇作文还被送去北京参加比赛。作文的题目叫“家乡的山和水”。我能想象,那一定是篇美文,和我看到的一样美。

  姐姐偷偷告诉我,她希望游客不要随便丢垃圾,丢在地上,丢在水里。这孩子清澈的眼睛,我沉默。走去瑶里,爱上瑶里,像爱护自己的家一样爱护那里的山水草木,爱护那里纯朴的民风和孩子。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