弄茶人

  弄茶人,我自认为只要接触茶叶行业,就可认为是弄茶人。
 
  ‘晋史唐风皆喜茶,香叶还俗数嫩芽。幕诗客至山林晚,苕溪吹火爱僧家’。自古以来,茶叶就是文人骚客的至爱之物。纵观有历史记载以来的各朝各代,都把茶叶当作圣祭或者礼赠的首选。历朝的寺院庙堂,大都种植茶叶,自采自炒,并且把茶叶推到诵经坐禅诸法事的第二位置。达到了自怀煮饮逐成风俗的境界。而且‘茶禅一味’已是弄茶人和僧人们的共同‘法语’。
 
  有了佛家?道家等的推崇,受诗人?词人的赏识,茶叶蕴含了涤俗气,荡情怀,不媚不颜,不屈不尘的中英之气。诗人们留下的赞美茶叶的诗词更是芳菲遗韵,众口传唱。所以说,中国是世界茶叶文化的发祥地,是不会有人站出来议非的。
 
  如果就利益谈论茶,在文化人的眼里可能是有些‘磕碜’。但是,‘民以食为天’,弄茶人也要生存。就是参禅的僧人,也得以此物果腹。所以,也是必然,茶叶就要有它的物欲价值,古人种植茶叶能够利用的价值,无非养家糊口而已,真正登入殿堂而茶农受惠的,寥寥无几。甚或有茶农受茶所累的也不鲜见。尤其是遭受‘贡茶’之累,从前人的文字记载可见,几到怨声四起。
 
  但到今天,我们茶人还在受茶所累吗?答案,是的。是在受茶所带来的身外之累,在受茶叶利欲压倒利益的功势之累。
 
  从普洱茶急功近利所遭受的天壤之别的遭遇来看,我们,现在文明社会的弄茶人,眼看就要守不住几千年来古人垒就的坚强堡垒。这里面,除了个别利欲熏心,抵挡不了诱惑的所谓的极少数茶人外,还有社会,现在社会造就的‘好事者’。这帮人,本来就有立身的主观原因,加上‘欲’所带来的金灿灿的客观原因,已经把自己抛出了道德的轨道,把原来是红色的‘心’,(且说他们有心吧)浸染在散发着恶臭的下水沟里。尤应提及的,是那一班子演人,戏人,不知道他们在进入那个‘圈子’以前干过什么,但在中国13亿父老乡亲面前,他们近期‘干’得还是‘优秀的’。咱们暂且不去论前几日许多‘门’里‘门’外的不齿的勾当,就说他们在普洱的事情上所起的‘推波助澜’的业绩,相信,大家有目共睹。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