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观茶论

大观茶论
  《大观茶论》是[宋代]皇帝赵佶关于茶的专论,成书于大观元年(1107)。全书共二十篇,对[北宋]时期蒸青团茶的产地、采制、烹试、品质、斗茶风尚等均有详细记述。其中“点茶”一篇,见解精辟,论述深刻。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北宋]以来我国茶业的发达程度和制茶技术的发展状况,也为我们认识[宋代]茶道留下了珍贵的文献资料。
 
  赵佶(1082~1135),即宋徽宗,我国历史上出名的骄侈淫逸的帝王之一。性风流,颇有才气,书、画、词、文都有所精,存世有真书、草书《千字文卷》以及《雪江归棹》、《池塘秋晚》等画卷。
 
  宋徽宗赵佶(1082~1135)
 
  因为目前电脑的字库还不能够很好地处理全部的汉字,特别是对于古文。所以如果您阅读本文,您会遇到一些不便之处。
 
  【原文】
 
  尝谓首地而倒生,所以供人求者,其类下一。谷粟之于饥,丝[上台下木]之于寒①,虽庸人孺子皆知常须而日用,不以时岁之舒迫而可以兴废也。至若茶之为物,擅瓯闽之秀气,钟山川之灵禀,祛襟涤滞,致清导和,则非庸人孺子可得而知矣,中澹间洁,韵高致静。则非遑遽之时可得而好尚矣。本朝之兴,岁修建溪之贡②,尤团凤饼③,名冠天下,而壑源之品,亦自此而盛。延及于今,百废俱兴,海内晏然,垂拱密勿④,幸致无为。缙绅之士,韦布之流,沐浴膏泽,熏陶德化,盛以雅尚相推,从事茗饮,故近岁以来,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盛造其极。且物之兴废;固自有时,然亦系平时之汗隆⑤。时或遑遽,人怀劳悴,则向所谓常须而日用,犹且汲汲营求,惟恐不获,饮茶何暇议哉!世既累洽⑥,人恬物熙。则常须而日用者,固久厌饫狼籍,而天下之士,励志清白,兢为闲暇修索之玩,莫不碎玉锵金,啜英咀华。较筐箧之精,争鉴裁之别,虽下士于此时,不以蓄茶为羞,可谓盛世之情尚也。呜呼!至治之世,岂惟人得以尽其材,而草木之灵者,亦得以尽其用矣。偶因暇日,研究精微,所得之妙,后人有不自知为利害者,叙本末列于二十篇,号曰茶论。
 
  注释
 
  ①丝[上台下木]之干寒:[上台下木],音xi1,麻。《玉篇》:“麻,有籽曰苴,无籽曰[上台下木]。”
 
  ②岁修建溪之贡:建溪,原为河名,其源在浙江,流入福瓯县境内。所产的茶气味香美,[唐代]即为贡品。宋初,朝廷更派专使在此焙制茶叶进贡。
 
  ③龙团凤饼:茶名,为福建北苑精制的“贡茶”。
 
  ④垂拱密勿:垂拱,垂衣拱手,古时形容太平无事,可无为而治。密勿,勤劳谨慎。颜师古《五经定本》注:“密勿,犹黾勉从事也”。
 
  ⑤时之汗窿:汗隆,即隆污,指世道之盛衰或政治的兴替。
 
  ⑥世既累洽:累洽,世代相承太平无事。
 
  【原文】
 
  地产:植产之地,崖必阳,圃必阴。盖石之性寒,其叶抑以瘠①,其味疏以薄②,必资阳和以发之;土之性敷③,其叶疏以暴④,其味强以肆⑤,必资阴荫以节之。阴阳相济,则茶之滋长得其宜。
 
  注释
 
  ①其叶抑以瘠:抑,受抑制;瘠,瘦小。
 
  ②其味疏以薄:疏,稀、少。《老子》:“天网恢恢,疏而不漏。”
 
  ③土之性敷:敷,肥沃,敷腴。
 
  ④真叶疏以暴:疏,疏展、充分展开。暴,脱落,
 
  ⑤其味强以肆:肆,放纵无节制。【原文】
 
  天时:茶工作于惊蛰①,尤以得天时为急。轻寒,英华渐长;条达而不迫,茶工从容致力,故其色味两全。若或对[1]郁燠②,芽甲奋暴,促工暴力随稿,晷刻所迫,有蒸而未及压,压而未及研,研而未及制,茶黄留积,其色味所失已半。故焙人得茶天为庆。
 
  注释
 
  ①茶工作于惊蛰:惊蛰,二十四节气之广。在每年农历二月上旬。
 
  ②时[1]燠:[1],读音yang4,日出。燠,读音yu4,闷热。
 
  [1]:“炀”字火旁换日旁。
 
  【原文】
 
  采择:撷茶以黎明,见日则止。用爪断芽,不以指揉,虑气汗熏渍;茶不鲜洁。故茶工多以新汲水自随,得芽则投诸水。凡牙如雀舌谷粒者为斗品①,一枪一旗为拣芽②,一枪二旗为次之,余斯为下。茶之始芽萌则有白合,既撷则有鸟带③,白合不去害茶味,鸟带不去害茶色。
 
  注释
 
  ①凡芽如雀舌谷粒者为斗品:雀舌谷粒,茶芽刚刚萌生随即采摘,精制成茶后形似雀舌谷粒细小嫩香。后世“雀舌”成一种优质茶名。斗品,品位最上等的茶。
 
  ②一枪一旗为拣芽:一枪一旗,即一芽一叶,芽未展尖细如枪,叶已展有如旗帜。又称“中芽”。下文一枪二旗即一芽二叶。
 
  ③白合、乌带:百合,指两叶抱生的茶芽。乌带,当为“乌蒂”,茶芽的蒂头。
 
  【原文】
 
  蒸压:茶之美恶、尤系于蒸芽压黄之得失。蒸太生则芽滑,故色清而味烈;过熟则芽烂,故茶色赤而不胶①。压久则气竭昧漓②,不及则色暗昧涩。蒸芽欲及熟而香,压黄欲膏尽急止。如此,则制造之功,十已得七、八矣。
 
  注释
 
  ①茶色赤而不胶:胶,牢固。《诗经?隰桑》:“既具君子,德音孔胶”。
 
  ②气竭味漓,漓,薄。《司马光赋》:“弃漓而归厚”。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