桂花茶韵

  那是个秋阳朗朗,山色潋滟的时节,连风儿都一如现在般温和。本来我们几个要好的同学是相约去寻一首古诗的,就在学校后的那座山上,一个名为“兴福寺”的寺院里。然而我们不太赶巧,寺里正做一场大的法事,进不得若干内廷重地。于是我们这些“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只能在寺庙外缘做做单纯的观光客。
 
  寺院里古树参天,绿树掩映,辗转于精工细刻、幽沉古雅的石桥和雕梁画栋、翘角飞檐的廊榭楼阁间,自是十分惬意。不觉便行至一处专供游人歇脚的茶室。茶室的名字如今已记不真切,只记得近旁有个用太湖石围着砌了一圈边的小泉眼,因为名字取得雅致,名唤“竹香泉”,故而印象较为深刻。
 
  就在这“竹香泉”旁的雅室里,茶客们有抑扬顿挫谈天侃地的,有细细品茶窃窃私语的,更有几位在屋子外头摆上棋盘,沐浴着湛湛秋阳,边喝茶边悠闲地切磋棋艺。我爱室外能看见玲珑的亭台、曲径通幽的小路和数步之隔的一池清泉,便也在白云蓝天下入座。
 
  待我们的茶沏好端上来时,一种清淡温馨的芬芳就开始在鼻前缭绕。揭开茶盖,却是平常的茶叶,不见有异常,待到无意间抬头——眼前绿叶苍翠,枝桠镶入云间,粉嫩的娇黄的桂花丛生于其间,阳光轻洒,细碎的余光闪烁几乎要迷乱我的眼——我就这么坐在一棵有着接天桂叶的巨大古桂树下!
 
  古诗云:“涧暗泉偏冷,岩深桂绝香,而我何其幸运,不费吹灰之力,只是要一杯茶端坐在此,便可赏心悦目怡神润肺。这小巧纤秀的花儿开得极有阵势,低头饮茶时,似乎杯中都漫溢着花朵的倩影。如此淡兮飘逸、恍若来自天际的馨香,把个人也熏得飘飘欲仙了。
 
  山上近黄昏时开始起风。爽朗的秋风呼啦啦掠过树梢,只牵着枝叶轻舞了几下,我周围便淅沥了一阵桂花雨。碎金子似的桂花徐徐散落,地上、桌上、身上都沾了光,有些个犯着调皮劲儿的还时不时蹭蹭咱的鼻尖,或是抚一下人的脸颊,然后才继续它们的芳香之旅。心神不宁端过茶杯,杯中竟也有那么几朵。有的已被茶水洇湿,花瓣渐渐消退了嫩黄转成吹弹可破的透明,还有姿态依旧高雅的舒展着万千柔情,把白亮的杯盏亦衬出若有若无的晨曦似的朦胧的黄。
 
  落进桂花的茶有动人的香味,只一杯便教人惦起了数年,而且还似久贮的酒一般愈陈香愈浓。许多次这么想的时候,就恨不能立刻生出双翅膀,呼呼飞身去到竹香泉边,再一次悠游在亭台楼榭间,再啜饮一杯天赐的桂花香茶。
 
  只是城市的纷乱掩盖了自然的本真,遥想山中的那棵桂树,不知今年是否还一样有当年的绝香?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