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作如:我最大的愿望是恢复传统老茶的制作方式

  何作如,国内顶级普洱茶收藏家,被奉为泡普洱老茶的泰斗,他在普洱茶界名声好、威望高、人脉广,也是《普洱》杂志社的老朋友。
 
  十多年来,我们一直于何先生交流往来,《普洱》杂志社在全国各地举办的活动中,常常都能看到何先生的身影。何先生每次来云南都会抽空到《普洱》杂志社与大家喝茶交流。
  10月的最后一天,何先生前往易武借道昆明,我们有缘相聚在《普洱》杂志社,有幸再次品尝了何先生亲自冲泡的普洱茶,大家边饮茶边谈笑风声,再一次领略了何先生对普洱茶的独到见解。
 
  本次交流,何先生向大家介绍了他旗下长期致力于研究普洱茶及其生长环境的微生物研究团队,目前团队已取得一定研究成果。微生物博士张晗星就普洱茶后发酵、发酵机制以及代谢机理等内容进行分享与阐述。
  待何先生、张博士与杂志社同仁依次寒暄入座,只见他从随行包里取出紫砂壶、品茗杯、电子小秤和记时沙漏等。了解何先生的人都知道,这些是何先生泡茶的“家伙什儿”。
 
  他一边准备茶具一边说:“真正要了解普洱茶,必须喝老茶”。然而令人吃惊的是,何先生一改往日只泡老茶喝老茶的传统,出人意料的泡了一泡年份不足一年的易武生茶
  这泡普洱茶,是去年11月何先生在易武亲自监制的,至今年份不足一年。只见他称量了18克茶投入紫砂壶,翻动沙漏计时后,往壶中注入沸水。
 
  他一边注水一边说:“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恢复传统老茶的制作方式”,一席话把在座的众人都感动了。
  第一泡出汤后,大家在何先生的引导下闻香,果然茶香十足。再看汤色,金黄明亮,尽然比许多存放了五、六年的茶还要出色。再品滋味,甘冽生津,口中香气久久不散。大家都惊异于这样一片年份尚浅的茶叶,竟然会有如此出众的表现。
 
  这泡茶久泡不变,泡到最后约莫四十余泡,汤色滋味依然如初。何先生解释到:“这就是工艺原因。早年制的普洱茶,工艺还比较粗糙,但如今做普洱茶是可以标准化了。如今普洱茶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分拣”。
  听了何先生的这番解释,时常泡在茶中的编辑记者大惑不解。何先生说的“如今普洱茶最大的问题就是没有分拣”这究竟是什么意思呢?何先生又是如何恢复普洱老茶的制作公工艺的?为什么何先生做的茶,泡四十余泡仍然汤色滋味如初?张晗星博士对普洱茶的微生物发酵、酶的作、化学变化等又有哪些研究成果?想要揭开这些疑问,请大家关注《普洱》杂志。
责编:水方子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