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在千年茶马古道上的人生歌

  在千年川藏线茶马古道上,有一首悲壮的人生“背”歌鲜为人知。由于四川雅安等产茶地进入青藏高原的道路被高耸入云的二郎山等天堑隔断,险要的山路甚至连骡马也不能通行,千百年来,由川藏茶马古道进入青藏高原的茶叶要靠人力背过层峦叠嶂来到藏区物资集散地康定。背夫往往十多人结伴而行,其中年龄大的四、五十岁,小的不过十二、三岁,甚至许多妇女也加入其中。在往返约需1个月的漫漫路程中,背夫们背着少则30、多则150公斤重的茶叶,翻越雪山、峭壁,躲避土匪,饿了就吃随身带的玉米馍馍、渴了就喝山泉雪水,晚上投宿在沿线百姓开设的、条件异常艰苦的“幺店子”……,而换来的仅是勉强养家糊口的一点血汗钱。行进途中,背夫们苦中作乐,彼此照料、团结有序,一路山歌、唱不尽人生的酸甜苦辣。直到解放后,随着川藏公路和二郎山隧道的开通,背夫这个职业才消失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

  泸定背茶到康定的照片。在千年川藏线茶马古道上,有一首悲壮的人生“背”歌鲜为人知。由于四川雅安等产茶地进入青藏高原的道路被高耸入云的二郎山等天堑隔断,险要的山路甚至连骡马也不能通行,千百年来,由川藏茶马古道进入青藏高原的茶叶要靠人力背过层峦叠嶂来到藏区物资集散地康定。背夫往往十多人结伴而行,其中年龄大的四、五十岁,小的不过十二、三岁,甚至许多妇女也加入其中。在往返约需1个月的漫漫路程中,背夫们背着少则30、多则150公斤重的茶叶,翻越雪山、峭壁,躲避土匪,饿了就吃随身带的玉米馍馍、渴了就喝山泉雪水,晚上投宿在沿线百姓开设的、条件异常艰苦的“幺店子”……,而换来的仅是勉强养家糊口的一点血汗钱。行进途中,背夫们苦中作乐,彼此照料、团结有序,一路山歌、唱不尽人生的酸甜苦辣。直到解放后,随着川藏公路和二郎山隧道的开通,背夫这个职业才消失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

  四川雅安市反映当年茶马古道上人背马驮进行“茶马互市”的雕像群中,一位女性背夫艰辛前行。在千年川藏线茶马古道上,有一首悲壮的人生“背”歌鲜为人知。由于四川雅安等产茶地进入青藏高原的道路被高耸入云的二郎山等天堑隔断,险要的山路甚至连骡马也不能通行,千百年来,由川藏茶马古道进入青藏高原的茶叶要靠人力背过层峦叠嶂来到藏区物资集散地康定。背夫往往十多人结伴而行,其中年龄大的四、五十岁,小的不过十二、三岁,甚至许多妇女也加入其中。在往返约需1个月的漫漫路程中,背夫们背着少则30、多则150公斤重的茶叶,翻越雪山、峭壁,躲避土匪,饿了就吃随身带的玉米馍馍、渴了就喝山泉雪水,晚上投宿在沿线百姓开设的、条件异常艰苦的“幺店子”……,而换来的仅是勉强养家糊口的一点血汗钱。行进途中,背夫们苦中作乐,彼此照料、团结有序,一路山歌、唱不尽人生的酸甜苦辣。直到解放后,随着川藏公路和二郎山隧道的开通,背夫这个职业才消失在漫漫的历史长河中。

 

法国人方苏雅拍摄的行进在泸定桥上的背夫
责编:米渣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