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一龙:易武之巅薄荷塘

  易武之巅薄荷塘
 
  2012年后“薄荷塘”风靡普洱茶界,喜欢薄荷塘茶的人越来越多,经常有人给我讲薄荷塘的故事,讲他有几吨薄荷塘收藏,在易武的茶企卖“薄荷塘”这个名称肯定不在少数。你去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上,薄荷塘那不是一点点数量(见图),低价、高价都有,我也只能感叹现在的普洱茶界的鱼龙混杂。经常有朋友问我薄荷塘在哪?薄荷塘茶好吗?我当然喜欢薄荷塘,我仅仅有200克左右的算得上一类高杆古树。虽然易武弯弓和易武茶王树与薄荷塘同属一个小的区域,是我的最爱,不谈谈薄荷塘,我也觉得不太妥当,把易武之巅薄荷塘剥丝抽茧给大家了解下。
  (图为淘宝网上的某家的薄荷塘产品)
 
  因为喝酒的时候喜欢吹牛,说能要到一号树的薄荷塘。厚着脸皮找廖天文兄要到了今年的一号树126克,其中100克给了云南普洱茶协会的大圣仁兄,另外26克送给了彭哲老师审评,结果自然是至纯和欢喜的。薄荷塘是目前易武茶的“巅峰”,虽然易武天门山高杆古树今年翻了三倍的价格,茶山上的收购价一公斤15000元还是比薄荷塘差一点。薄荷塘每年产量有限,要去一趟薄荷塘真心不容易,车行到老杨家寨岔路口的大树旁,2010年老杨家寨岔路口的大树,现已经成光杆司令。剩下的七八公里山路,山路陡峭,海拔也随着环山路逐渐升高,最高处海拔一千七百米,行进路上呼吸会愈发困难,沿着几乎被植物覆盖的险峻山路要跋涉三四个小时啊。当你真到了薄荷塘茶园里行走漫步,有极目远眺的舒畅,细嗅原始森林薄荷塘茶园芳香的心旷神怡。
  (图为薄荷塘后山风光)
 
  薄荷塘属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勐腊县易武镇以北曼腊村委会帕扎河村小组,该村民小组距易武镇16公里,离象明乡岔口500米,帕扎河村至薄荷塘茶地11公里,薄荷塘处于易武镇版图的正中心位置。薄荷塘茶地分别属于李应发(大姐夫),周庭松(周家二弟),李大(三妹夫),张乔良(四妹夫)四家农户所有。这四家农户人家原本都是一家人,因周庭松父亲喜欢山野自在的生活,上世纪90年代中期跑到薄荷塘这搭了个小棚子住下来种植草果谋生。所以薄荷塘之前称作”草果地”。薄荷塘这里距离老挝边界线只有十来公里。
  (图为2010年拍摄薄荷塘原小竹棚)
 
  薄荷塘2016年重新挂牌的一类高杆古树49棵(应是50棵,其中13号树死了,现在又枯木逢春长出了芽叶),每一棵一类高杆古树约有头春茶一公斤多,头春茶年产约80公斤左右。薄荷塘二类古树估计2000多棵,和弯弓和茶王树的古树的树龄大小差不多,普遍是树龄估计都在100年以上200年左右,薄荷塘没出名之前还不好卖,只能当假的弯弓古树茶充数哈。二类古树头春茶年产约六百公斤左右,薄荷塘小树茶基本上2008年至2010年种植的,现在年产头春茶1吨左右。

  (图为2017年拍摄的薄荷塘住处)
 
  薄荷塘这四户人家还是比较讲信誉的,以2018年头春一类古树为例,鲜叶挂牌价格3800元一公斤,炒出来的毛茶成本怎么也近2万一公斤,二类古树鲜叶1800每公斤,毛茶一公斤近一万元,薄荷塘小树一公斤2000元左右。你进得去薄荷塘,买头春古树两个点很重要,第一,薄荷塘一类高杆古树按主人的标价卖鲜叶(主人定了3800就3800一公斤),不拍卖(你来个牛逼的老板跟我说我出1万1公斤鲜叶,一类我全要,对不起,你给我滚一边儿去,中国不缺出高价的人,你把一类都买走了,我的二类和小树还卖不卖了),第二,你能不能进得去,排上队也不一定能买得到一类古树,有没有你的一类高杆古树,得看你拿不拿二类古树或者小树,有人问我如何分辨一类高杆古树和二类古树,我清楚的告诉他,流通的市场上不存在一类高杆古树。能以二类的价格买单到薄荷塘的小树算你运气好,但是不能保证好喝。另外,薄荷塘有财务,有账本收过多少,都有记录谁收没收过一类喝二类,收过多少,都有记录。(见图),去买薄荷塘主人是管有肉的米饭吃,管饱,走不了搭帐篷睡吧。另外,你把大姐夫李老大的酒喝好了,可能会多1公斤鲜叶,可是他早上是要喝酒的,关键是你行不行?我肯定不行。你去了能感受到他们这四户人家的热情,也是传奇的一家人,会做生意,血脉至亲,彼此之间都很信任,现在薄荷塘这么贵,然后大家该喝酒还是喝酒,还是管理茶园,充满家庭之间的和谐友爱。
 
  薄荷塘的海拔约1400-1600多米的原始森林,海拔高,昼夜温差大,天然适合野生草果生长,故有草果香明显。薄荷塘的口感和其他易武高端茶的优势差距不是特别大,我个人拙见可能是因为薄荷塘有一类高杆古树,视觉冲击震撼,再加上体感上特别好,这个是其他易武高端茶并不具备的唯一特点。薄荷塘的饼茶条索墨绿色,均匀紧结。干茶香气馥郁,花香高扬。新茶泡后茶汤金黄亮闪,清新优雅,水路空灵细腻,微有涩味,舌底涌泉,原野香,然草果的味道怎么也挥之不去,要做假薄荷塘那得先种上漫山遍野的草果哈。
 
  2017年五月易武斗茶会,易武的好友朱有松安排我在高山村的紫金花民宿住了几天,生了一场病。第一次见到了最早签三年协议包装做薄荷塘的廖天文先生。聊了聊,薄荷塘就是这家伙辛苦创业折腾出来的,感觉他是个很明白不太世故做茶的人。2017年冬季去参加深圳茶博会,这哥们喝酒喝嗨了塞给我一饼薄荷塘一类高杆古树。
  (图为2010年拍摄的薄茶塘1号树)
 
  廖天文千叮咛,万嘱咐,让我行走茶叶江湖使用,用了好几个回合,确实可以斗茶之用,果然斗四方,吃四方,赢得一声好。廖天文的普洱茶生意做的有点大,是做易武茶的高手。我的朋友王荣福兄手上还收藏了廖天文2010年秋至2013年的薄荷塘合计有70多片,包括1号至18号单株,王荣福常吹牛皮说廖天文喝薄荷塘也得找他,所以我还是有机缘喝上肇始之年的薄荷塘的。
  (图为2018年头春一类高杆古树鲜叶)
 
  易武茶好,天下共知。易武贡茶,有牌匾“瑞贡天朝”啊。历史篡改不了,故事可以整编,新的传说正在萌发。薄荷塘就是大易武茶区一块小茶地。神秘和神奇,昂贵而又稀缺,能买到或者喝到就是很快乐的事。实在无缘,其他易武其实也是很好的,喝易武高山、易武麻黑、易武落水洞、易武丁家寨的古树茶,还有薄荷塘很近的哆依树和凤凰窝两个小地块的古树新秀,这些都是人间佳茗,你喝到的是自然而天然的树叶,年年生长,别这么急。薄荷塘的故事就是这样的,易武之巅的下面,还有云雾和山峦,都是美好的,我最爱古六大茶山的茶,我也爱薄荷塘,尤爱易武弯弓和茶王树。(注:文章旨在转载分享,文中观点只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本站观点和立场!)
  石一龙,安徽宿松人,诗人,普洱茶独立批评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出版有《追风少年》、《行旅苍茫》、《军旅作家访谈录》、《宿松》等作品集。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南京大学中文系、长江商学院EMBA。曾在军旅十载,任过中央电视台新闻中心记者,《投资家》杂志社总经理。2010年后,旅居云南。为云南高原特色农业科技有限公司创始人,云南德钦号创始人,古树十八山纯料山头茶项目发起人,只做纯料古树普洱茶,最爱古六大茶山的茶,尤爱易武弯弓和易武茶王树。
责编:水方子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