糖与茶的意境

  很多时候,糖代表着一种境界,一种人人都在追求着的境界;茶代表着一种品味,一种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拥有的品味。
 
  作为肉眼凡胎的你我,有些东西仅仅从外表,无法看到它的价值,真正的价值往往匿藏在骨子里。比如,那些修长的甘蔗,憨憨的甜菜。尽管其貌不扬,但一经粉身碎骨的压榨,便现出了精华——糖,一种结了晶的甜蜜。

  尽管我们早早过了有一小块糖就不再哭闹的年龄,但我们注定与各式各样的糖相伴一生。
 
  令人羡慕的事业,是一块糖;美好的爱情,也是一块糖。招摇的人爱含在嘴里,腮帮子总爱鼓着一种没有涵养的炫耀;而真正的智者放在心里,等待糖块悄悄地融化,悄悄地滋润心底里的每一片记忆……
  不过,有些时候也有这样一种人:明明知道自己吃的是一块糖,偏偏疑心是一种裹着蜜的砒霜。于是这种人注定一生都在没病找病——不是心口疼,就是头疼……
 
  说实在的,我这人不太爱吃甜食,但对于饮茶,情有独钟。我始终认为——如果说喝咖啡是一种情调,那么喝茶就是一种逍遥。
  人生一世,有情调的日子并不太多,可以逍遥的岁月却可以自己把握。无论是红泥巴的简陋,还是景德镇的神气;无论是城市茶馆的尊贵,还是乡下大碗茶的惬意,清茶一杯,溶解了上下五千年的荣辱,冲的开潮涨潮落的主题。
  见过茶树,那种称不上伟岸的茶树;识的茶花,那种不起眼的小花。但从心底里,一直对她们存有一种敬意——尽管没有了生命,但生机仍在延续:经过滚沸开水的洗礼,一种再生的馨香扑鼻……这虽然不叫脱胎,起码算得上是一种换骨:芸芸众生,何尝不需要这种骨气?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