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雕刻看明式家具的艺术意蕴

 精美的雕刻是明式家具中主要的装饰手法,涵藏着无穷的美学意蕴,它的美学价值远远超出了传统家具本身的外在价值,实为中国古典艺术之奇珍。
 
  明式家具雕刻制品最注重材质的选择,对材质的要求几乎达到了百般挑剔的程度。材质要具有坚韧的质地,厚重的色泽,细密而透明的纹理。中国传统木制家具的黄金时代之所以产生于明代,正得益于在此时获得了大量名贵硬木良材。
 
  明朝以降,海禁日开,海陆交通贸易发达,大量名贵木材从海外运往内地,其中尤以紫檀木、黄花梨木、鸡翅木为贵,不仅为明式家具,也为明式家具雕刻艺术的发展提供了极为重要的物质载体。
 
  紫檀木从深黑到紫红,有金属般的色泽和绸缎般的质感,它的材质坚硬、纹理缜密,适于雕刻。可以说,明式家具中以紫檀雕制而成的优秀作品足以代表中国古典家具的最高制作水平。
 
  黄花梨木呈棕黄色或棕红色,华贵而富有耐性,具有不易开裂、不易变形、便于造型、利于雕刻等诸多优点,是与紫檀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制作家具的最优良木材。
 
明式家具中的精品雕刻,把紫檀木纹路中细若游丝的精微、凝重沉穆的圆润、劲健浑厚的质地发挥得淋漓尽致,又把黄花梨木温润似玉的情调、行云流水的纹理、不翘不裂的特性运用得炉火纯青。明式家具雕刻珍品历经几百年的风化,在器物表层形成了厚厚的包浆,宛如剔透莹润的美玉。
 
  明式家具其造型及做工源于汉唐,恢弘于明初,极见当时文人追崇古朴自然的风气;又由于经典明式家具主要用于宫廷及官宦之家,其形制在浑厚古朴之中增入诸多华美艳丽的雕饰以展示其贵族气象。其发展演变有两大特点,第一,崇尚古朴与崇尚华丽两种审美观念并存。第二,代表经典明式家具制作的宫廷家具恰恰体现了追求华美雕琢而兼含古朴内致的审美取向。
 
  经典明式家具的制作者大都是工艺制作高手。据文献记载,明代开山派竹刻大师朱松邻、濮仲谦二家并不专事竹刻,而兼刻犀角、象牙、紫檀等。由此可知,竹、木、犀、牙刻件是不分家的,因而,许多不同材质的雕刻精品很可能出于一人之手。
 
  明式家具雕刻是我国雕刻艺术的集大成,就雕刻内容而言,山水人物、飞禽走兽、花卉虫鱼、博古器物、西洋纹样、喜庆吉祥等无所不包,丰富多彩。倘仔细推敲,其中颇有一些规律可寻。比如,明式家具雕刻中常见的飞禽走兽纹明显带有先秦及魏晋南北朝造像的遗风,雄浑而博大,使人不由地想起汉代宫阙的深厚拙朴,六朝陵墓石兽那般奔放劲健的风姿;花卉人物吉祥图案,继承并弘扬了唐代的遗风,充分体现出一种强烈的雍容华贵、饱满豪放的审美追求;山水人物则往往是带有情节性和故事性的画面;博古纹案雕工细致,意境高古,俨然有金石拓本之美;西洋纹饰则反映了外来艺术的美学影响。从而不难发现:明式家具的雕刻艺术与先秦两汉传统艺术有着一脉相承的渊源。
 
由于历史的原因,把明式家具称之为艺术品,至今不过几十年时间,对其认识与了解仍处于起步阶段。一个时期以来,有些人认为明式家具的特征是简洁而朴素,因而排斥明式家具的纹饰与雕刻,乃至出现了非光素不足取的偏激观点。事实上,纹饰与雕刻在明式家具中无所不在,即使被列入光素家具的一类,也充满着奇异的装饰色彩。其主要表现在:
 
  优美的造型即是完整的雕塑杰作。我国传统家具造型,把建筑艺术的连接有序、穿插有度,以及壶门床、须弥座的稳定牢固、平衡和谐、美观通透的东方美学神韵发挥到极至,无一不体现出方正凝重的三维造型。
 
  曲线结构是明式家具雕刻艺术的灵魂。明式家具中的罗锅枨、三弯腿、透光、彭牙、鼓腿、内翻马蹄、云纹牙头、鼓钉等,既具备了加固、支撑、实用的功能,又起到了点缀美化的作用,体现着雕刻工艺的特征。
 
  线脚的走势产生极富动感的韵律。根据不同的家具风格,采用不同的线脚,会产生截然不同的装饰效果,通过自然畅达的线脚走势,我们完全可以品味到明式家具雕刻艺术中富于流动感的美妙韵律。
 
  鬼斧神工的雕刻手法。精美的雕刻是明式家具中主要的装饰手法,其雕刻技法包括圆雕、浮雕、透雕、半浮雕、半透雕等。圆雕,多用在家具的搭脑上,浮雕,有高浅之分,高浮雕纹面凸起,多层交叠;浅浮雕以刀代笔,如同线描。透雕,是把图案以外的部分剔除镂空,造成虚实相间、玲珑剔透的美感。它有一面作和两面作之别,两面雕在平面上追求类似于圆雕的效果。透雕多用于隔扇、屏风、架子床、衣架、镜台等。半浮雕半透雕,主要用在桌案的牙板与牙头上,展示出一种扑朔迷离的美感。
 
从明式家具诸多雕刻作品的艺术形式观之,笔者以为足可归纳出三项颇为突出的美学原则:一曰点睛之笔,这是指在明式家具的显要位置点缀以纹饰,给家具安上“眼睛”,使家具富有生命力。这种装饰在椅具中常放在靠背板上方,力求创造灵动通透、主题突出的美学效果。二曰流动之线,这是指在桌案的牙板四周施以雕刻,以求家具在静态中展现动态感,给家具环绕上一条流动的“飘带”,以产生流动之美。这些家具腿足肩部多雕兽面,牙板多雕螭纹、凤纹、花草纹,纹饰异常生动活泼。三曰工巧之韵,这是指家具雕刻极力表现奢华与繁缛,以达到热烈华丽的审美效果。
 
  中国传统家具就其整体造型而言,立足于沉稳端庄,方正严谨,但雕刻纹饰却与造型有着迥然不同的风貌,无论山水花卉、鸟兽鱼虫,或是人物故事、神话传说,大都具有热烈奔放的特征。这与端庄肃穆的明式家具造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给沉静的形体平添了一笔流动的性情。
责编:红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