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茶需营造茶镜

  唐代大诗人元稹曾说:“香叶,嫩芽。慕诗客,爱僧家”,我也是爱诗之人,于是喝茶时就讲究起了一种心境,我相信茶是有灵性的,且自以为懂得它的语言,每天一杯龙井茶,我往往泡得简单,都说“饮酒一时醉,品茗十里香”,茶能让我保持好心情。

  茶境需要营造,时下流行的午后茶歇是让疲倦的双眼和身体暂时放松的时候,这时一杯嫩绿的龙井茶是最适合的,翻翻杂志休闲度过午休时刻。晚上的时间是真正与茶低语的时候,我喜欢透过玻璃杯壁观察茶叶在水中上下飘舞、沉浮,以及茶叶如心情一样徐徐展开,喜欢在茶的氤氲雾气中领悟它的淡然与清幽,喜欢捧一杯清茶在手,在电脑前任朦胧的水雾在眼前缭绕萦回,然后打开心中的那一片绿地,在盈满热气的空间写我的文字,让心情跟着茶香渐渐弥漫,直至融合。这时我再小口喝入,在口中稍作停留,让茶水在舌间舞动,犹如一双柔软的手抚摸着我的感官,从唇口喉咙到心肺。宋人范仲淹茶歌所说的“斗茶味兮轻醍醐”、“茶香兮薄兰藏”,我想一定也是这种心境。

  千岛湖银针的秀气,碧螺春茶芽之细嫩,武夷岩茶浓郁的鲜花气,铁观音的满口生香,黄山毛峰的采制精细,可能因为乡土情结,同是龙井,大佛龙井胜于西湖龙井,普洱茶只是很单纯地为了养身,而崂山绿茶除了汤碧色青外,更能带给我的一个意外的温馨……

  友人送我两小盒泾县的琴鱼,让我很新奇,看了介绍后让我更是心动不已,此鱼长寸许,龙首鹭目,口出龙须。置数尾琴鱼干放入玻璃杯中,随着沸水冲泡,杯中升起一团绿雾,待绿雾过后,清澈的茶汤中,琴鱼可死而复生,个个摇尾游弋,争相戏水,情趣无穷。一饮满口幽香,清泉润喉,这个罕见的沏茶奇品还有许多美丽的传说,是当地人招待贵客的上品之茶。

  “夜后邀陪明月,晨前命对朝霞”,茶如心境,与茶低语,是想取那一杯茶的馨香,用一颗清心,抵达自己心灵的彼岸……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