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

  鲁迅先生曾说:“有好茶喝,会喝好茶,是一种‘清福’。
 
  清福,意思是清淡、安逸的福气,是老百姓的福气。区别于大富大贵的那种福气,区别于富商达贵的那种福气。
 
  在鲁迅先生看来,有茶喝,而且会喝茶,关键是你有那份喝茶的闲心和从容,代表老百姓生活安逸,所谓“清”福。
 
  无论如何忙碌,手边总可以有一盏茶,除了解渴,还可以养心—在某一瞬间,如坐草木之间,如归远古山林,感受到清风浩荡。有茶的日子就是一段好时光。
  寻常茶话,转眼一生
 
  曾经读过汪曾祺先生的《寻常茶话》,里面记载有他和巴金先生以及一些其他朋友的饮茶经历。他们喝的是工夫茶,每人都喝了三小杯。而到作者写这段文字的时候,有两位朋友已经故去了,当时的巴金先生也患了病。岁月无常,仿佛是昨天刚刚发生过的事,可是一转眼,人事已非。
 
  岁月馨香,如茶如人生
 
  巴金先生喜欢喝茶,潮汕工夫茶至少喝过两次,两次喝茶的时间相差了半个世纪。第二次是在他八十八岁高龄的时候,由著名紫砂壶制茶大师许四海先生亲自冲泡,据沈嘉禄在《茶缘》中记载,许四海先生拿出自己的紫砂壶茶具冲泡,还没喝,一股清香已经飘出,巴金先生品尝之后,说道,没想到这茶真听大师的话,大师说香,它就香了,连声称赞好喝好喝,一连喝了好几盅。赞叹声犹在,人已不在。
 
  大师说香它就香了,我们总说岁月无声,也说岁月如流水,悄声无息匆匆就过。岁月也可以如同大师手中的茶一样,散发出醉人的香气。
 
  无论我们是怎样的年纪,是青年或者已经老去,只要在安静饮茶的时候,可以想起一些好朋友,想起一些笑声,便不觉得伤感,只是有些怀念。在沈嘉禄的《茶缘》中我们看到的是缘,在汪曾祺先生的《寻常茶话》中,我们看到的是一份“寻常”,凡此种种,全是寻常事,淡淡叙说,只因为有些怀念。
  做人如茶一般,平淡却回味
 
  好的茶叶就像一种人生,在有限的生命旅程中,虽然没有发生惊天动地的故事,没能捕捉到刻骨铭心的镜头,而只有平平静静、平平淡淡,但这份平凡却令人回味隽永,品位出淡泊名利的心境来。
 
  做人也要像茶一样,坦诚质朴,给人以温暖,繁华过后,唇齿间仍留有淡淡余香,值得人们去细致回味。
 
  有茶的日子,就是一段好时光
 
  无论如何忙碌,手边总可以有一盏茶,除了解渴,还可以养心——在某一瞬间,如坐草木之间,如归远古山林,感受到清风浩荡。
 
  人的一生,曲折往复,犹如这杯中茶叶。无声舒展,淡然收尾,沉静,清苦,那味蕾上的涩涩余香,是生命的滋味,亦是茶的原味。
 
  人在草木间,便成一“茶”字
 
  "茶"字从笔画构成上讲,就是“人在草木之间”。上有草,下有木,人在草木间,得以氤氲、吸收天地精华,是茶真正的秘密。
 
  无论在办公室,还是在家里,即便窗外满眼是都市的水泥丛林,立交桥上车水马龙,只要一盏清茗在手,人就仿佛蓦然走进了草木之间。
 
  《茶录》上有这样一句话,说茶“其旨归于色香味,其道归于精燥洁”。茶从本意上来讲,色香味俱全。表面看来,我们喝的是它的味道,实际上,茶有茶道。这种“道”与一般人理解的泡茶时的繁文缛节不同,而是指向人内心的一种典雅、清静和高洁的大道。
 
  在一杯茶中,自得其乐
 
  当今社会,无论学习还是工作,节奏都过于紧张。让大家经常去闭关,归隐山林,躲到一个偏僻的地方居住一段时间,对大多数人都不太现实。在紧张忙碌中,有没有成本最低、时间最短的方法,让我们的心灵澄净清澈呢?
 
  也许,那就是喝茶。林语堂先生说,“以一个冷静的头脑去看忙乱的世界的人,才能体会出淡茶的美妙气味”。如此看来,品茶训练的不是舌头,而是大脑。在现实生活中,无论喝茶、饮酒,还是抚琴,求得自己心意畅快,自得其乐,就是人间好时节。
 
  世人忙忙碌碌,总脱不开眼前这点烦恼。如今大家邀集一起去茶馆,大多是为了谈事,谈到口干舌燥时,喝茶是为了解渴。喝了接着谈,谈了继续喝,远离了品茶的本意。
 
  真正的品茶是抛开满脑子浮躁的思绪,保持心思的澄澈,让自己的内心油然升起一种草木滋润的怡然自得。
 
  中国人有一个说法:“茶如隐逸,酒如豪士;酒以结友,茶当静品。”
 
  喝酒可以熙熙攘攘、呼朋唤友,而喝茶还真是享了清福。
 
  注:文章为作者投稿至中国普洱茶网,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责编:水方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