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海茶厂(今勐海茶厂)厂长范和钧和清华大学技师张石城在缅甸的日子

       仰光原称大衮(Dagon),只是一个很小的城镇,主要以瑞光大金塔(ShwedagonPagoda)而闻名。直到一七五五年国王Alaungpaya赐名后才改称“仰光”。一八八五年缅甸成为英国的属地,英国人把缅甸的首都从曼德勒(Mandalay)移到了仰光。
  范和钧和张石城在仰光期间去瞻仰了瑞光大金塔。瑞光大金塔耸立在仰光的新固德拉山岗上。缅甸人把它奉为佛教圣地,视为民族的骄傲。这座大金塔的历史比仰光城更为悠久,与印度尼西亚的波罗浮屠塔、柬埔寨的吴哥窟齐名。阳光明媚的时候走在大金塔周围,人们常常会被强烈的金光刺得睁不开眼。人们都要赤脚行走,以示对佛的虔诚。塔顶宝伞上则悬挂着1065个金铃和420个银铃,塔顶上的钻球镶嵌着5449粒钻石和2317颗红蓝宝石。经历2500多年风雨沧桑后,瑞光大金塔仍旧金碧辉煌,气势恢宏。1939年初,随着祖国抗战形势的恶化,沦陷区不断扩大,激起了侨胞的愤怒,缅甸华侨组织了“叱咤合唱团”,加强宣传抗日救国。把抗日救亡运动推向前进。
  他们编辑出版《叱咤歌曲集》(当时驻缅甸总领事荣宝澄为歌集题写了书名),收集了冼星海等创作的抗战歌曲数十首,分发给缅甸各地的华侨学校和社团。1939年3月底,首次在仰光郊区“柔美里虎”(银禧大厦)举行的赞助中国红十字会救济祖国灾民的晚会上,“叱咤合唱团”演唱了冼星海的《流民三千万》、聂耳的《告别南洋》、黄自的《旗正飘飘》等抗日歌曲,博得了观众的热烈掌声。日寇侵占厦门鼓浪屿后,矛头对着华南的广东和港澳,激起南洋侨胞的更大的爱国热忱,纷纷起来抵制日货,捐资支持祖国抗战。
 
  在一些爱国侨领和进步人士的牵头和广大爱国侨胞的支持下,掀起了轰轰烈烈的抗日救国的热潮。他们利用“一二八”“九一八”“七七”“八一三”“五四”“一二九”等纪念日,举行了各种形式的活动。在缅甸首都仰光,店员与青年学生发起“义卖募捐”活动。长蛇似的游行队伍,推着装满从各商店募捐来的日用品的大车子,沿街歌唱叫卖,挨家挨户劝捐。不仅爱国侨胞踊跃捐献,连同情我国抗日的缅人、印人、欧洲人都纷纷解囊相助。
 
  范和钧和张石城在仰光,深切感受了海外高涨的抗日氛围。一晃已一个星期,还未见到李拂一。3月23日,李拂一已知道范、张二人赴仰光,那么他此时在干嘛?原来,天有不测风云,李拂一公司的800余包藏销紧茶在印度加尔各答遭受大火焚毁了。不得不继续留印度处理后事。
 
  4月17日,范、张二人将一星期来在仰光了解到的情况向郑鹤春作了汇报。这是一封很重要的电报,为了便于理解在忠于原意的基础上笔者在文字上略作了调整。“李拂一兄在加尔各答的茶遇火焚毁了八佰余包现在没法回仰光了。我和张石城只得于19日下午偕佛海李县长的公子和华侨数人先行启程。佛海半开银币听说已与法币同价,推行法币事闻一度实行,但后来缪云台行长松软故未能实行。且反将纸币的价格降低了。
  在此期间,我们与佛海茶商多次了解预计今后的佛海茶叶经营会有数项困难:1、资本要真银子,纸张没用。2、摆夷生活简单知足,不求厚利,无法改进采摘。3、劳工缺乏。……大规模生产今年万难办到。现距雨季已仅半月,故在此地先购置若干钢板、铁管、铜钢等代往佛海,自制各种采烘筛简单机械,不管任何环境,今年总要做些红茶、绿茶、白茶拿到市面上试试看。
 
  确定了佛茶的地位、市場价格,雨季後再来详细规划。如同意请汇5000元国币来。此乃谨慎从事之办法。如果云南省府有决心办理佛茶之魄力我们边筹备边生产也可以……。”人虽未到佛海,但他已决心要在佛海大干一番了,在国家危难之际范和钧决心在边城小镇用制茶来支持抗战,这样的精神是值得敬佩的。同时他也触及到了佛海茶叶制销的核心即:“资本要真银子,纸张没用。”
 
  虽然他后来费尽心血推行纸币,但他始终未料到一场纸币风暴险将他吞没。这是后话。佛海李县长的公子找到了范和钧和张石城,范张准备随李公子赶赴佛海时,事情又发生了变化。原来李拂一在4月20日上午到了仰光。李拂一先生向范和钧详细介绍了佛海全面情况,范和钧收益颇大。1939年4月20日,是范和钧和李拂一第一次会面。从此他们人生的一段经历就与佛海茶厂、佛海服务社交织在了一起。李拂一更未料到他竟伴随佛海茶厂的兴衰走完了全程,比范和钧走得更长,走得更远!
责编:水方子
阅读"佛海茶厂(今勐海茶厂)厂长范和钧和清华大学技师张石城在缅甸的日子"的人还阅读以下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