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青木堂——光明磊落 大器天生

升华空间与家具融通后蕴藏的美感,家具不仅是一个对象,而且是一种生活观念的寄托,一种审美品味的象征,一种人生教养的符号。

\

精细可以雕琢,大器只能天生。型于内,成于外,出满榫,做明头,它不属于古典红木家俱的范畴,而是现代东方家俱的典范。依据人体功能力学原理,只对整块木材做部件形体塑造,摒弃一切伪装涂饰,曲尽花梨木天然纹理,本色天然见尊严,顾盼自若见自信,铅华落尽,淳朴敦厚,任何一件作品放在面前,都有顶天立地的精神,光明磊落的气概。

“大器•天生”系列作品自1997年诞生以来,在台湾多次获得设计奖项。据设计者卢圆华博士介绍,“大器•天生”系列家具希望纯粹地与建筑空间作一融通,展现其独特的生命张力和内敛风格。当家俱设计的时代意义被定位在“代人立物,以代物立言”时,一种结合工艺传统、时代美学、用物哲学的价值意识,就凝结成了器物的生命。

\

用条形木材做有弧度的椅面和椅背,用合抱粗的木材弦断面做汉瓦型小阿凳,用整块木材的天然纹理构建餐桌、茶几、写字台的整体台面,材料挺括,结构牢固,像修炼成性,功夫深厚的罗汉,浑身充满着一种巍然磅礴之气。无微不至的匠心,都润物无声地渗透在每个细节的交代处理上。满榫出头结构,不仅是对材料质量和工艺技术水平绝对一丝不苟的挑战,更是对传统红木家俱理念的突破。因为与生俱来的顶天立地气概,沙发椅子的扶手才敢于出人头地。一个茶几八条腿,相互谦让,共同担当,寄寓着为人处事四平八稳的嘱托。餐桌、写字台的腿成45度角侧立其间,稳固含蓄智慧,不张扬,不显摆,谦虚谨慎,大智若钝。百年以上花梨木才具有金黄色纹理脉博的,更赋予了“大器•天生”系列家具仁者的慈怀,智者的温馨。“直的要直,平的要平,弯的要顺”,精湛的工艺水准,是传承经典的保证。数百年的日月光华,融会古典与现代的生活艺术,化成了冬温夏凉的品质,可近,可亲,可扶,可卧。

这是当之无愧的现代东方家俱的经典,这是许诺给未来的世界家俱古董。

责编:红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