喝茶不是一种文化,而是一种需要



  是夜,浓黑的静谧。放下手中的书籍,信手端起茶杯,啜了一口。茶微凉,正合口。一股茶香就这样从口里一直透到心里。闲闭双目,随着起立的动作深吸一口气,继而慵懒地伸伸腰。复开双眸,凝视杯中。茶语微启,舒缓的伸展,游于并不盈樽的茶水中。
 
  城市密集的楼房,阻隔了月色的进入。借着房里的灯光,目光所及,全是黑通通的窗户,一重又一重,密密麻麻。只有窗台上的几棵小植物,似乎在向我提示着什么。杯中的茶,此时,常常成为我凝视的对象。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喜欢上了喝茶,喜欢上茶水的味道,喜欢欣赏茶叶在水中缓缓舒展的优雅姿态。
 
  我爱喝茶,也渴望喝好茶。偶尔也会摆开阵势,冲点功夫茶:按着洗茶、沏茶;关公巡城、韩信点兵;闻茶、品茶之类的步骤摆弄一翻。也曾经翻过一些关于茶文化的书籍,知道中国的一些名茶佳茗,了解到一些泡茶的方法,也知道一些关于茶的闲人逸事。
 
  茶须静品。只有在安静的环境中方能领略到茶的滋味。《茶疏》里面写到最宜于饮茶的时候和环境是这样:饮时:心手闲适披咏疲倦意绪棼乱听歌拍曲歌罢曲终杜门避事鼓琴看画夜深共语明窗净几洞房阿阁宾主款狎佳客小姬访友初归风日晴和轻阴微雨小桥画舫茂林修竹课花赏鸟荷亭避暑小院焚香酒阑人散儿辈斋馆清幽寺观名泉怪石;宜辍:作事观剧发书柬大雨雪长筵大席翻阅卷帙,人事忙迫及与上宜饮时相反事;不宜近:阴室厨房市喧小儿啼野性人童奴相哄酷热斋舍。盈窗小雨,几人闲坐,丝竹弦音;壶里蒸汽氤氲,茶香四溢,且饮且聊,偷得浮生半日闲。品茶之道,大抵如此。
  然而,我并不精于茶道,对茶文化也没有深究。更多的时候,我喝的茶都是茶壶里或者是在杯中泡出来的。因此,我喝茶,喝的不是一种文化,而是一种需要。茶水,茶水,就是以茶当水。出于习惯,桌子的右边,总会放着一杯茶水。不时信手执起杯耳,翻开杯盖,抿一口。复又把杯子盖好放回原处,继续之前所做的事情。
 
  有时候,一片茶叶触抵唇边,才发现,杯中水尽,于是起身,端着杯子走到茶水间,冲点开水,又回到原处安坐。时间长了,原本光洁的杯子便覆上一层茶渍,不浓不淡,在斜阳的余晖中透出几许古朴的味道。日常生活,在茶水的氤氲中,便有了一种闲适的味道。
来源:敬茶坊
 
责编:深水鱼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