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道音乐

  茶人饮茶时伴以音乐,无疑是一种高雅的精神享受。古人在论及茶之所宜时也认为:“茶宜净室,宜古曲”。明人许次纾在《茶疏》中就提出了“听歌拍板、鼓琴看画、茂林修竹、清幽寺观”等二十多个适宜于饮茶的优雅环境和事宜。茶道音乐

  这里的音乐一般都指中国古代音乐。

  我国音乐起源甚古,可以追溯到远古的炎黄时期。相传伏羲氏作琴,神农氏制曲,黄帝鼓琴,虞舜歌南风,以教化万民。其辞曰:“南风之熏兮,可以解吾民之愠兮。南风之时兮,可以阜吾民之财兮。”而真正使音乐归于典雅、并具有教化功用的,当归功于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的编撰。据史料记载,《诗经》中的歌曲大都采自民间,为当时歌谣,因此称作“风”,而其中的“雅”“颂”则为来自宫廷,用作赞唱和祭祀。《诗经》又简称《诗》,为《六经》之一。《六经》也称《六艺》,《易》、《书》、《诗》、《礼》、《乐》、《春秋》合称《六经》,《乐经》不传。据传孔夫子曾亲自删定《诗》三百,用作教授孔门弟子的教科书。始皇帝焚书坑儒,《礼》崩《乐》坏,《书》阙有间,而《诗经》独全,《汉书·艺文志》说这是因为“以其讽诵,不独在竹帛”的缘故。整部《诗经》共包括《风》、《雅》、《颂》三个组成部分,其中的大部分篇章都可以用来歌舞演唱,演唱时大都以琴、瑟、缶、埙、篪等古乐器相伴奏。如《周南·关雎》:“参差荇菜,左右采之。窈窕淑女,琴瑟友之。”《小雅·鹿鸣》:“呦呦鹿鸣,食野之苹。我有佳宾,鼓瑟吹笙。”都是以琴、瑟、笙相伴。而《陈风·宛丘》:“坎其击缶,宛丘之下”,即指用缶伴奏的民歌。

  我国民族音乐发展到今天,不管是乐曲还是乐器,其内容和形式都十分丰富,乐曲如《阳关三叠》、《梅花三弄》、《萍沙落雁》、《高山流水》等,乐器如古琴、古筝、洞箫、竹笛、琵琶、二胡、埙、瑟等,都能发人思古之幽情,也最能入茶。

  饮茶时听音乐,能益茶德,能发茶性,能起人幽思。正如白居易在《琴茶》诗中所吟诵的:“兀兀寄形群动内,陶陶任性一生间。自抛官后春多醉,不读书来老更闲。琴里知音唯渌水,茶中故旧是蒙山。穷通行止常相伴,谁道吾今无往还。”然而冷香斋主人以为,以音乐入茶,不如以大自然的清音入茶为妙。古人曾将“松声、涧声、禽声、虫声、鹤声、琴声、棋声、雨滴阶声、雪洒窗声、煎茶声”列为最清音。《庄子·齐物论》:“女闻人籁而未闻地籁,女闻地籁而未闻天籁夫!”因此,诸如风声、雨声、虫声、密雪声、鸟鸣声等都可入茶,既具有茶“清、和”之意,又能得茶“空、真”之情,堪称绝配。

  茶人饮茶到一定程度时,则连天籁也无,只是一片寂然。寂然中自有生趣,自有禅意,自有百千万种声音,皆能入茶。譬如在庭院饮茶时,四周的亭台水榭及山石林木最堪入茶,如果有一池春水或一曲回廊,则更能增加茶汤的气韵。所以中国古典园林最宜于茶,这里不需要任何人为的布景,也不需要任何解说和音乐。四时景物变化就是最好的布景,风声水声鸟鸣声就是最好的音乐和解说,宜琴,宜箫,宜锦瑟,宜钟罄,可谓声声入耳,色色可心,最宜于茶。

  ——摘编自《冷香斋煎茶日记》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