饮茶:自古佳茗似佳人

  《木兰花令拟古决绝词》
 
  纳兰性德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等闲变却故人心,却道故人心易变。
 
  骊山语罢清宵半,泪雨零铃终不怨。
 
  何如薄幸锦衣郎,比翼连枝当日愿。
 
  川端康成在《花未眠》中说,"美是邂逅所得,是亲近所得。"仿佛在邂逅茶的那刻起,茶叶缱绻飘舞于茶汤间,鹅黄清雅,清素淡雅,宛如琥珀久藏其中,那一刻的清新可人,如宋词的温婉尔雅,暗香浮动。每段茶缘似乎像一名女子的情缘。颦眉嬉笑间,暗藏着一个女人的故事。被人爱,爱别人爱生活,忧伤着,幸福着,时光倏然流转,曾经隔岸低眉浅笑少女,变作平和成熟的妇人,修行在光阴里,静成生活的禅。若人生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比翼连枝当日愿,何道故人心易变。
 
  东坡有云:"自古佳茗似佳人".会品茶的女人似是有一种幽然的魅力,摄人心魂。啜一口清茶,口吐芬芳,那时的她,眼神迷蒙或是明朗,然而萦绕脑海的是什么,是细腻如她的生活,丰富的情感世界,还是岁岁年年的他。
 
  曾有一个女子写下:"赌书消得泼茶香,当时只道是寻常".那便是李清照。谁人不知他和赵明诚的爱恋,茶余饭后随意翻开一页书,互问出处,输者,直接将茶泼起胸间。留于心间的爱意,曾经的两人相对,轻言细语,或不置一词而心有灵犀,到如今的独自饮茗,只求茶洗尘埃,心静如水,物我两忘,茶香依旧缕缕,只是"凄凄惨惨戚戚".若人生只如初见,如果茶叶在惊艳绽放后不会沉入水底。
责编:火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