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与佛门之缘

  
  我国地域辽阔,名山遍布,名山有名寺、名寺出名茶。中国茶的发现、利用、栽培和名茶制作及茶文化的传播,佛门僧人立下不朽之功。
 
  僧人饮茶盛于中唐,比世俗茶事早几百年。唐封演《封氏闻见记》有记载:唐玄宗开元间,泰山灵岩寺有降魔师大兴禅教,学禅时不睡不吃晚餐,只许饮茶禅僧各自怀侠,到处煮饮,从此仿效,遂成风俗。正如唐诗人李咸用《情僧寄茶诗》所说:“空门少年初志坚,摘芳为药除睡眠”茶与佛门结下了不解之缘。
 
  中国茶圣陆羽木身就是佛门出身,他生于唐开元一十一年(733)。3岁时育于竟陵龙盖寺,由主持僧智积抚养,9岁跟积公学佛,11岁逃离寺院,流落江湖学艺有成,28岁后交了个和尚朋友,就是诗人皎然,又称僧胶然,长住湖州杼山。陆羽自幼就跟着积公学习煮茶技艺,并爱上这门技艺,终于在建中元年(780)48岁时在湖州完成了《茶经》的写作。这是一部中国僧人种茶、制茶、烹茶、饮茶的生活经验和技艺的总结,是世界第一部茶学专著。
 
  我国历史名茶,多数与佛门有关。如蒙顶茶产于佛教胜地的四川蒙山。蒙山,古木参天,寺院罗列。天盖寺、永兴寺、千佛寺、静居庵等几十处寺院如星罗棋布。寺院周围、道旁山间、遍布茶园。蒙顶茶远在东汉时代,人们就称它为“圣杨花”、“吉祥蕊”,僧尼采制后泰献给地方官,从唐朝开始作为贡茶,一直沿袭到清朝、千年岁月,皆为贡品。历代许多名人学士写了不少称颂诗篇。如唐代李白诗句:“扬子江中水,蒙山顶上茶”,流传千古。华顶云雾茶产于我国佛教天台宗的浙江天台山。据记载早在汉朝东汉道士葛玄植茶上华顶。第五世纪茶叶又有发展,隋唐以后已很有名。北齐佛僧慧思的子弟智凯来天台撰述佛教经文,成为天台宗,实行戒酒坐禅,提倡饮茶驱睡,并在寺院周围山峰发展种茶。茶除供僧侣饮用外,还作为招待来“朝拜”的客人之用。天台寺后称国清寺,建于隋场帝为,晋王时。国清寺拥有僧侣四千人,规模之大,盛况空前,传到唐代,声名远播。日本僧最澄于公元804年到国清寺学佛,归国之际,携带茶籽试种在滋贺县阪本村山中。次年日本弘法大师空海再度入唐,又携回大量茶籽,分种各地。公元1189年日本荣西禅师来我国研究佛教,走遍浙江名胜和寺庙,归国时也携回茶籽,在日本传授种茶技术,极力提倡饮茶,并著《吃茶养生记》一书。天台山国清寺成为我国佛教天台宗,也是日本佛教天台宗的发源地。武夷岩茶产产于福建武夷山。宋朝范仲淹斗茶歌:“年年春自东南来,建溪先暖水微开,溪边奇茗冠天下,武夷仙人自古栽”。赞美武夷僧人栽制的茶品之佳。相传有一崇交县令久病难治,武夷山天心寺和尚以茶进献,县令饮后感觉神奇,病疾消除,十分感激而亲临茶崖,把身上穿的红袍披在茶树上,焚香礼拜,此茶得名为“大红袍”。武夷山三十六座峰,九十九奇岩,岩峰交错,翠岗起伏,溪流纵横。山中悬崖高耸,峪坑深幽,佛殿寺院,罗列其中,是我国的名山胜地。
 
  佛教僧人对我国茶叶栽培、制作有很人贡献,创造了许多历史名茶,并长盛不衰,至今延续发展如:云南昆明五华寺产“五华茶”,大理荡山寺产“感通茶”,四川峨嵋山黑水寺产“峨蕊子”,湖北远交鹿苑寺产“鹿苑茶”,浙江台州天台山普门寺产“紫凝茶”,杭州灵隐寺、龙井寺产“龙井茶”,舟山群岛普陀山寺产“普陀茶”,湖南岳阳君山寺产“君山银针”,安徽敬亭山则神庙产“敬亭绿”,黄山松谷庵、吊桥庵、云谷寺、慈光阁、半山寺产“黄山毛峰”,福建长汀玉泉寺产“玉泉茶”,安溪松头乡佛徒魏饮产“铁观音”,江苏东山洞庭寺产“碧螺春”,苏州水月寺产“水月茶”,广东惠州罗浮山寺产“罗浮茶”,江酉庐山东林寺院产“庐山云雾”等历史名茶都是僧人创造出来的。
 
  寺院僧人品茶是参禅的序曲,是以参禅为目的。早在宋朝名山寺院举办品茶宴会,坐谈佛经就已成寺院活动内容之一。明朝寺院茶宴已经十分盛行,寺院煎茶敬客已制度化,大寺院一般都有专用茶室、茶堂、斋会茶寮、茶棚。佛门饮茶是一种特殊形式的佛教仪式,禅的含义是“静虑”、“思维修”,是一种宗教,而茶能使人静心、轻身、益思、慰孤独,能使人宁静,催人奋发、润人肠胃、荡涤人的灵魂。基于茶有“三德”形成的茶禅一味的禅宗茶道,表现出海纳百川,虚怀若谷的风度,从茶中寻味,认为茶道就是求知之道,追求茶更内在的涵义,进入更深的探究和思考,禅宗茶道促进了中国茶道的形成和发展。
责编: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