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是饮品、藏品,还是理财工具?

  2016年,普洱茶行业表面上热闹非凡,实则面临着严峻挑战,格局悄然改变。传统渠道日渐式微,大众品牌渐失优势,普洱茶店延续关门潮,零售模式在混沌中摸索。
 
  面对层层危机,普洱茶市场也在酝酿新的商机,高端熟茶、中期茶等概念层出不穷,小青柑成为市场炙手可热的“网红”。普洱茶消费群体日渐增加,小众个性需求受到厂家重视。2017年的普洱茶行业危机与机遇并存,成为普洱茶市场的变革之年。
 
  古树茶价格阴晴不定
 
  “尚燃藏茶”是杨尚燃创办的品牌,2016年秋,其以100万元高价与老班章村“茶王”“茶后”所有者签订收购协议,以获得这两棵树龄达千年以上的古茶树2017年的采摘权,这一价格也成为了普洱茶原料的最高价。杨尚燃介绍,两棵树的产量预计3.5公斤至4公斤,每公斤均价约25万元。
 
  老班章村,距离云南西双版纳勐海县城大约有3小时车程,生态植被保存完好。这里出产的古树茶,近年来炙手可热,价格更是从2000年的几十元一斤上涨至如今的上万元一斤。上世纪90年代,这里的村民还是缺衣少食的状态,随着2010年后不断升温的古茶树热,老班章一跃成为整个西双版纳最富裕的村寨,每年普洱茶的资金流量在6000万元至1亿元,家家户户仅每年的春茶采摘收入就上百万元。
  推动古树普洱上涨的诱因之一就是古树普洱茶的发烧友——当地人称这些人为“茶疯子”。茶商张龙回忆,在2013年至2014年疯狂抢购古树茶时,“3天前还是5000元一公斤,再去就变成5500元,而且没有讲价余地,不买就被别人买走了。”
 
  2007年,普洱茶从疯狂走向低迷。2010年后开始,普洱古树茶价格又一路飙升。2014年,古树茶的价格比2013年普遍上涨50%以上,个别高端古树茶涨幅达到100%。云南勐海深山老林茶厂负责人张兴粉介绍,2014年采摘春茶时,正山纯料古树茶上涨幅度为70%到100%。2013年3000元到5000元每公斤的毛茶,2014年上涨到5000元至1万元。
 
  自2014年以来,在大环境和普洱茶市场急转直下的境况之下,以生茶、古树茶为主导的普洱茶市场似乎举步维艰。2016年,中国农科院虞富莲教授在大众平台发声:“茶叶界对云南古茶树树龄的判断几乎是错误的,云南根本没有超过1000年以上的茶树。”这一观点虽几乎遭到普洱茶行业的一致反对,但无疑也让处于回调期的普洱茶雪上加霜。古树茶逐渐陷入“越贵越采,越采越少,越少越贵”的恶性循环。1510Tea总经理张阳表示,古树普洱缺乏相应的行业标准,其价格背离价值。
 
  说到古树茶的价格,杨尚燃表示:“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主要还是个人的喜好,每个人的偏好不一样。”他从长远收藏的角度品评古树茶:“普洱茶与其他食品不同之处在于越陈越香,但前提是做出来就要好喝,垃圾原料做出来的茶,再怎么放也不会好喝。”
 
  杨尚燃还表示,介入古树普洱茶,完全是出于个人喜好:“好茶的量是有限的,厂商最好的茶不一定能到我手里,且市场品牌不能满足我的需求,深思熟虑后,才萌发做茶的念头,自己把控质量关,通过高级定制的方式,生产出能够传世的茶。”杨尚燃介绍,从2011年到现在,“品味布朗”“品味班章”“品味易武”三个系列的产品总量不超过2000件,而他已投入大约1亿元。“到现在没有任何回报,如果茶企这么做,早就倒闭了。我会坚持我的初心,相信以后普洱茶界会认可我的做法。”类似杨尚燃这种想法,按个人要求做定制茶的个人和机构不在少数,这也是一到春茶采摘时期,茶山异常热闹的原因。
 
  据古树茶资深人士估算,古树茶占有茶原料的比重也就2%至3%,肯定到不了5%。一个山头的古树茶最多也就2万多吨。但市场遍皆古树茶,每年老班章村出产的毛茶不过几十吨。而市面上的产品高达数千吨,假货率超过90%,整个行业都面临信任危机。在采茶季,很多收茶人全程监督采茶过程,一不小心,拿到的茶和喝到的样品就不一样。一袋毛茶收上来,上、中、下的茶叶还要分开尝。老茶人周渝到感叹:“云南茶区风气变坏了!”
 
  而在众多终端消费市场上,也出现众多形色各异的老班章、冰岛、易武等各大名山名寨古树茶,从10元到1000元,饼、砖、沱各型一应俱全。为了迎合市场,哪个山头有名、好卖,就打哪个山头的名号,就连大茶企也按奈不住市场的躁动,干起了这种名不副实的行当。消费者也一头雾水,有的人甚至喝了多年古树茶,也不敢确认自己喝的到底是不是真的。
 
  小青柑莫名火了
 
  众多行内人士也都表示,2015年以来异军突起的柑普茶成为普洱茶市场的一根救命稻草,有人将柑普茶视为继古树茶之后新门类。
 
  柑普是用新会大红柑掏出果肉,填入普洱茶,使柑皮(陈皮)与茶叶相互吸收,因二者均有越陈越香的相似性,则其结合水到渠成,产生了不一样的味道。
 
  国家职业资格一级评茶师、普洱茶收藏家许怡先表示,柑普成为2016年的热点,也是传统普洱茶收藏向消费品饮转型、消费市场细分化的结果。一方面是普洱茶和陈皮本身的保健作用;另一方面,小青柑方便携带和冲泡,喝起来方便。
  从长远而言,许怡先表示,普洱茶产能过剩是业界共识,深加工和综合利用是普洱茶未来发展的方向之一。这样不但能有效利用茶资源,延长产业链,解决产能过剩危机,缓解日益突出的产销不平衡矛盾,还能大幅提高茶产品技术含量和附加值,优化普洱茶产品结构,促进产业发展。
 
  柑普茶的出现,不但丰富了普洱茶产品的种类,更消化了普洱茶熟茶产能。芳村茶商温先生表示:“普洱茶两极分化严重,消费者理性消费。柑普消耗了很多普洱茶的原材料,如果柑普能便宜,又能惠及大众,就很好。”
 
  蝴蝶效应加上入市门槛低,及现在盲从的茶商太多,便就造成了南北东西大联动、千军万马卖青柑的热火场面。据新会柑普商陈生介绍,2016年柑普茶总产量超过5000吨。若没有柑普茶的消耗,这几千吨熟茶就将积压在厂商与经销商的仓库中。有消息显示,2015年柑普茶爆发式增长,闯出8亿元大市场,成为细分品类耀眼的“黑马”。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看好柑普茶。荣宝茶文化(北京)有限责任公司执行董事周海燕表示,小青柑只是所有茶类的单品之一,是众多普洱茶产品里的小门类。通过对2016年的观察,其认为,柑普并不如传言的火,“只是一款普通的大众产品,不可能占领很大的市场份额。”周海燕说。对于传言的8亿元销售额,她表示,大益普洱茶一年产能为4000吨,销售不过7亿元,而小青柑作为单品份额,不可能有8亿元的销售额。
 
  茶人徐新也并不看好柑普:“我们要喝的是普洱味,不是混合了陈皮的花果茶。”他认为,作为一种后加工茶,对尝试过的柑普反应并不好,青柑味强盖茶味,尤其是新做的柑普,融合度差,新柑皮味偏重,口感并不好。
 
  “现在商家就爱个抓噱头炒作,小青柑火得莫名其妙,来势、手法与当年昆仑雪菊轨迹如出一辙。”每一轮茶叶上市炒作都需要一个有话题的新面孔,小青柑便是这一轮的“网红”,小青柑的火爆,是从朋友圈刷出来的。
 
  普洱茶炒作未休止
 
  2016年12月18日,第13届深圳国际茶产业博览会上,国内首次推出“互联网+金融+普洱”的新模式。
 
  广投天下宣称:搭乘“互联网+”的东风,推出了普洱茶电子盘新模式。广投天下介绍,茶叶电子盘就是将各类具有投资价值的茶叶,经过茶交所审核,鉴定合格后挂牌上市,供投资者们通过交易客户端和手机客户端进行交易,像买卖股票一样投资茶叶。
 
  当然,广投天下并不是首家试图打造“互联网+金融+普洱”的企业。于2015年12月10日上线的“普洱+互联网+金融”的大圆普洱交易中心(以下简称“大圆普洱”)迎来了一周岁生日。大圆普洱首席市场官黄大炜介绍,目前,大圆普洱日交易额稳定在6亿元至8亿元,在线投资人近40万人,交易额突破10亿元。
  与此同时,普洱茶的炒作从未休止。普洱茶行业从表面上各种形式乱花迷眼,但本质还是炒作。北京普洱茶经销商张先生表示,普洱茶可以炒作,但必须有题材,年份和品质就是最重要的题材。“不过,当制茶人主动把茶当期货股票炒作时,他的茶再好,也已没有茶本身的功能,只是理财工具。”
 
  近年来,普洱茶炒作使得部分价格虚高暴涨,表面好像是普洱市场极度繁盛,但实质上从侧面反映了普洱茶离消费者越来越远,正在走下坡路。西南大学茶叶研究所所长刘勤晋说:“它身上所有的亮点都已被炒没了,没有更新的东西可挖掘,因此制造出了所谓的繁荣。
责编:米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