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锁布朗山,云开班章峰

  雾锁布朗山,云开班章峰。香飘十里外,味酽一杯中。——这是对云南著名的普洱茶产地勐海布朗大班章茶区的赞誉。

  云南是世界茶树的原产地,勐海更是世人皆知的大叶种茶树集聚地。而我毫无保留、全心全意的爱上普洱茶,就缘于勐海布朗山的大班章茶区,这充满神奇的地方。

  普洱茶的历史是迷蒙的,她的起源没有文字所证,她的工艺随着时代的变迁而变迁,她的运输方式有着说不尽的故事。绵绵茶马古道,悠悠马帮驼铃。而今,马帮已消失,给我们留下的或是传奇,或是浪漫,或是忧伤,更多的则是永远的铭记和那依稀回响在乡间僻古的马铃声。如果说茶马古道的源头是易武,那么茶马古道的兴盛却离不开布朗山的身影,要知道大部分运往东南亚的茶叶都是起自布朗山,在这里,茶叶是云南百族世世代代赖以生存的主要经济来源。

  在未进入茶行业之前,我也是喝普洱茶的,可真正与普洱茶结缘,并成为终生依傍的好友,却是在这古老而神奇的布朗山大班章中。那是一个哈尼族新年,我们一众外来人受哈尼族兄弟邀请,从勐海赶来,参加在野外举办的新年盛会。

  山间钟乳石沥出的清泉,快乐的围绕着简易的泥土舞台,舞台上的哈尼族同胞用悦耳的欢歌迎接着每一位宾客,台下有同来的茶艺师用煮沸的泉水,将壶和杯具再一次清洗,手势繁复变幻中,新茶的芳香已经流动在口鼻间。这里喝到的茶,与山下喝过的普洱茶是断然不同的。这种鲜香、清爽,还夹裹着一种山野自然之气,沁透心脾,一下子,便抓住了你的心!

  有了第一次,便有第二次,再往后,我常常不请自来。自那时起,我没事就会来上一趟,在各个山寨间走走看看,接触久了、多了便发现,大班章的普洱茶一如班章茶人般纯朴、厚实,似乎有一种自然之气铸就了他们低调温和的本性,与世无争,轻松自在,却又有着布朗山的厚重、大班章的沉郁。

  自从结缘了布朗山,我开始疯狂迷恋普洱茶,深入来大班章,此生再无转圜的余地。布朗山告诉了我宽容、博大,大班章教会了我沉稳、大气。曾经有朋友问我,你每天都在重复地做着一个动作——泡茶,累吗?我回答不累,因为在泡每一泡茶时我泡的是感动、是真情,而我和品茶人一道,品的不仅仅是茶味,它也是人生的每一个点滴。

十大热门
活跃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