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中国普洱茶网 整体品牌升级,更名为「茶友网」

20年七子饼价格

找到约197条结果 (用时 0.014 秒)

15万一饼的假茶还有价无市!88青普洱茶的炒作乱象何时才肯罢休?

30年前,一家茶厂濒临倒闭,派人四处兜售库存品缓解压力。最后以亏本价,将20吨普洱茶全部卖给了一位香港茶商。

这名港商当年买入价仅10.71元一饼。而到了现在,已经涨到了恐怖的15万元一饼,一片普洱茶,居然能与月薪过万挂上等号!

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即使花费十几万,也不一定能买到真货,明知真假难辨,还是有人敢带着全部身家入局!

惊人的利益,催发贪婪的人心,这场名为“捡漏”的局中局,已经进行了十多年,今天就来揭秘翻价万倍的传奇普洱茶——88青!

无人问津的压仓茶

88青的诞生,与特殊的历史时期密不可分。现在如日中天的勐海茶厂,在上个世纪80年代末期却处境艰难,甚至一度到了要倒闭的地步。

这时国家还在实行计划经济体制,国营茶厂工人的工资由国家发放,茶品出厂后没有销路,就一直积压在仓库里吃灰。

80年代中期,改革开放的春风吹遍祖国大地。勐海茶厂结束了吃大锅饭的时代,开始自负盈亏,如果不将这些库存推销出去,工人们就没工资,茶厂就会倒闭。

然而由于产销不对路,这批茶在云南、广州、台湾均无人问津。茶品推销,回笼资金,成为了茶厂存亡的关键点。

1992年,勐海茶厂驻港代表陈强在香港四处推销,但香港人喜欢的是褐色的熟茶,这种青绿色泽的生普,苦涩味重,茶味太浓,并没有人愿意购入。

陈强带着最后一点希望,带着茶样板上门拜访香港茶商陈国义,陈强没有贸然推销,而是冲泡好后才请陈国义品鉴,陈国义试泡后,顿感这茶的品质惊人,生津回甜,连续冲泡7次后仍茶香不绝。陈国义询价后更是大为震惊,不是太贵,而是太便宜!

由于茶厂急需资金,这批茶最后的成交价仅10多块钱一斤,要知道同时期的西湖龙井,已经卖到了400元一斤!

经商多年的陈国义,发掘了这里面的巨大商机,确认所有茶品质如一后,他调动自己的全部资金,折合每片10.71元港币的价格,买断了茶厂积压的20吨库存!

陈国义为了纪念自己在1988年创办的“茶艺乐园”,也为了图了“一路发”的好彩头,遂将这批茶命名为“88青饼”。88青的价格神话也由此正式开始!

只看外表,很难想象一饼就要十几万人民币

翻价万倍的神话茶

在刚买下这批茶的前几年,陈国义有些焦虑。这批茶价格极低但数量巨大,以至于套死了所有流动资金,他有些怀疑自己究竟是把握住了商机,还是一时脑热?

2003年,在经济大环境萧条,和自身资金链断裂的的背景下,陈国义迫于经济压力,将自己手上的绝大部分存茶,都转给了普洱茶大藏家白水清。

2005年,有内地茶商多方周转找到了陈国义,询问那批货还剩多少,他想高价买入,陈国义这才知道,88青在内地的价格,已经像坐了火箭般的暴涨!

1992年,茶厂以亏本价,向陈国义抛售了近20吨88青时,价格仅为10.71元一片。

2003年,面临债务危机的陈国义,以每饼200元左右的批发价,将88青的货源转给了白水清。

2005年,国内的普洱茶逐渐陷入狂热,88青的价格随之攀升到了2500一片。

2007年,截止普洱茶市价格崩盘前,一片88青,最高被炒作到了12000元!

2011年,普洱茶市恢复,出现在该年深圳茶博会上的88青,价格为38000元。

2013年,到了这个时候,88青早已有价无市,甚至有人以500万的拍卖价溢价购入。

至此,从一开始的积压在仓库吃灰,到现在的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批生产于80年代末期的普洱茶,用30年的时间,缔造了一场百万级的价格翻倍神话!

万不存一的正品茶

重温这段历史,陆离在感到不可思议的同时,也对其中的一些细节存疑。从当年的这份购茶合同上,陆离发现了故事背后的真相。

这份合同的交易双方是,联合国际贸易公司(勐海茶厂),和茶艺乐园(陈国义),普洱茶唛号为7542,种类为云南七子饼。

这里就引出了88青的定义问题,从上文中我们知道了“88“只是一个吉祥寓意,按照当时的叫法,这批茶的真名应该取自唛号,也就是叫“7542”。

但这批茶的具体年份,其实是存疑的,当年交易时,这批茶已经在仓库积压多年,而且合同上也没有注明具体的生产年份。

因此,88青为1988年产的说法与事实明显不符,而前些年盛传的“1988年-1993年的7542,统称为88青”的说法,其实是手上有货的茶商,放出的烟雾弹。

据陆离所知,现在业界对88青的统一共识为,勐海茶厂在20世纪80年代末,按照75年研制的7542配方,以4级茶青为主料制作而成的常规品种。

解决了定义问题后,我们再来看数量问题,合同上写的350枝/4200筒/10500kg,单价为“港币7500元/筒”,到货方式为“四批交清”。

而这份合同上最重要的信息,就是这批货的数量了。当年交易过来的88青,按十二提一支计算,仅有20吨出头,而并不是某些人盛传的30多吨。

这是因为当年的老勐海茶厂经营不善,最差的那一年总产量才不过百吨,像这批交易给陈国义的88青,数量就这么多,而且已经是茶厂数年的存货了。

更何况在88青真正打出名气的03年,以白水清为首的大茶商已经将这些茶瓜分殆尽,从那时消耗到现在,越到后面供给越少,价格越贵,假货的可能性也越大。

因此,真正的88青,总数量为29400饼,总金额为315000元港币,也就是说单价仅为10.71元一饼,至于分次提供的方式,主要是因为当时陈国义的现金不足。

88青的盛名不仅在于稀缺,还在于其堪称极品的茶质。历经三十年岁月沉淀,88青的茶饼乌润油亮,汤色红浓透彻。入口饱满厚滑,梅子香四溢,回甘连绵,经久耐泡。

顶尖的品饮价值,极其稀少的存世量,让88青成为了普洱茶界的无冕之王。极其高昂的存世量,也让无数茶商闻风而动,88青再次站在了炒作的风口浪尖!

真假难辨的炒作茶

前年年末,陆离朋友圈里的茶商像集体策划一样,开始疯传一个茶商,捡漏88青一夜暴富的“真实事件"。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一茶商到广西出差几天,在当地的茶叶店蹭茶时,居然遇到了传说中的“88青”,他抓住老板外出,店员看店的时机,捡漏了一整件88青。之后连夜赶往芳村,以天价转手卖出。

一夜暴富的故事很诱人,但疑点实在太多了:明明是芳村的大玩家,为什么会到小茶店蹭茶淘货?要有多高的品鉴能力,才能一眼认出这88青是真货?

既然是真货,那店员怎么敢在不问老板的情况下,擅自售出?连夜赶到芳村,就有人愿意以天价接盘了?

就是这么一个低劣的故事,居然能引得无数茶商尽折腰?这是陆离听到这事的第一反应,但看到88青的价格一夜暴涨后,这场好戏的主谋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由于经过了多方周转,88青现存的区域很杂。香港、芳村和东莞都可能会有存货,其中传得最神的,当属芳村的大炒家。

芳村的万家茶叶店,其中售卖普洱茶的起码有七千家,走进这些茶叶店,凡是上点档次的,都声称自己这有88青。数量上更是一桶不算少,一件不算多。

每家店的老板都拍着胸脯,说自己的是真货,你要是被迷住了,老板说不定还会拉你坐下,泡壶热茶,让你听他讲当年他与陈国义的感人故事...

按照现在的88青交易量,芳村就起码有几千件,算上东莞和港台,再拉上各种网购旗舰店,普洱茶界的88青流通量在万件以上。茶友们觉得能有多少真货?

鉴定过的88青假茶,猜猜是怎么判断的?

88青是普洱茶界永远的传奇,它用自身印证了,自然干仓对普洱茶存放转化的正确性,也因此身价暴增,证明了拼配茶的地位和价格,能与尊崇的号级茶并肩。

但可怕的是,在某些人的狂热追捧下,88青已经成为了可悲的投机品,不仅自身地位褒贬不一,也几近丧失了最根本的品饮价值。

根本没见过,也没喝过88青的人,都敢冲着这份稀缺,压下自己的身价性命,去搏一搏,那被虚假价格泡沫层层夹裹着的88青。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无人问津,现在高不可攀。不管现在还有多少正品,只要价格神话没幻灭,只要贪婪人心没醒悟,88青的买卖就永远不会结束!

2001年7542与2020年7542的比较分析

01、“特别版7542”重演翻江倒海之术

近一月,“大益行情网”公众号,几乎每天都在推送有关2020年“7542”上涨与回调的文章,9000元/件的配货价,不到1月,涨幅将近5.5倍,飙至5万左右每件。中途偶有回调,不过三五百元,就是人为的炒作和谋生的手段罢了。

大益不愧是普洱茶行业的“龙头老大”,即便是屡以富含智商税的营销和炒作,总是有那么一群忠实粉丝附庸左右,跟风埋单。

很多茶企,他们为了销路,炒茶套路“日新月异”,从形式和方法上无所不在标新立异。然而,在这方面,大益的手段与招式,数十载如一日,换汤不换药,它却能做到看起来如日长春。

这回大益借80周年庆典,出品2020年款7542,号称在不改变拼配方案的情况下,对原料进行升级,并赐于多个佳名,一说“特别版7542”,又说“7542PLUS”,别出心裁,别有用心。

如无记错,2020年款的7542,是近十年以来,大益发行数量最少的一批7542。6000件左右,甚至不过往年的1/10。即便如此,6000件的货,每件15kg,共有60吨,每件42饼,共有252000饼左右,按照出厂价的9000件/元,出厂货值5400万人民币,总额看来是少的。

据大益行情网解释,2020年特别版7542是“在不改变拼配方案的情况下,对原料进行升级,不能简单的用一个包装外观去定义这样一款产品。”

然而,他们又进一步指出,将这样一款产品称之为7542PLUS的好处,一是使它有很高的辨识度(强调包装视觉上的辨识度),二是保取7542经典产品的零售市场宠儿的地位(产品知名度的辨识度),三是想进一步延续市场利益,搞出一套以包装为主要内容的“翡翠版7542”,诸如“2001批7542PLUS,2021批7542PLUS......”

所有强调的内容,都只凸显对包装的变革,强调包装的重要性,与“对原料升级”一语,似乎几无关系。而茶叶是好是坏,第一因素即是用料,其次才是工艺、储藏等流程。对于一款茶叶的基本品质都存在疑虑的产品,却在市场上风起云涌,着实令人惊讶。

02、“2001批7542”与“2001年7542”之渊源?

“渊源”一词,说有也有,说没有,确实也没有。说有,是因为二者都出自勐海茶厂,并都属于标杆7542系列。说没有,是因为一个出自改制前国营勐海茶厂,另一个则出自改制后民营的15年多点的勐海茶厂。

那么,大益茶“2001年7542”与“2001批7542”区别何在?

上文我一直将有“特别版7542”、“翡翠版7542”、“7542PLUS”等众多“美名”“2001批7542”称为“2020年款7542”,其实就是为了引导读者简单明了的将其与“2001年7542”区分开来。

一字之差,即是20年的差距,不得不说,大益“2001批7542”的命名,深有混淆或者偷换大益“2001年7542”概念的意思,手段不可以说全无高明之处。

“2001年7542”又名“101批7542”,是2001年大益7542生茶中的最佳款,因为其茶饼外包纸“云南七子饼”的“云”(简体字),相对于一般“雲南七子饼”的“雲”(繁体字),而被茶人惯称“简体云”7542。

“2001批7542”(2020年款7542),对“2001年7542”的印象混淆,本身就是一种营销手段。说2020年时极其吹捧之词,过犹不及,其中却蕴含着清晰的金融逻辑。

有人提出,从产量来看,7542PLUS(特别版7542)就足以与俗称88青(1989年左右7542)对标,但又在原料的品质问题上言语不定。说什么“7542PLUS(特别版7542)的用料相对于88青来说或许超过,或许不及。这事恐怕只有老天才知道。这是不确定因素,也是最容易出现问题的地方。”

从国营中茶土产畜产公司合并,到后来的改革开放市场改制,以及农业改良产量增加,再到7、80年代茶菁的五等十级划分,茶菁按季节区分品级。一定程度上,已经注定了俗称88青不可复制的历史,读者可以找出我过去的文章读读。

“特别款7542”根本不能望其项背,充其量不过在以往同系产品的基础上,于宣传中做了提升,原料的20年历史因子,没有可比性,什么复刻版之类茶,都是骗人的。

如果茶叶的品质,只要以最生态、最科学的方法放养和保护,以最精优的选材采摘方法供给,为何还要担心原料品质,闪烁其词,不见一个应有的真实。

总之,你必须了解的一点是:“20017542”,不是2001年的“简体云”,传统无法继续,这是现实的本质。

03、“80周年特别款7542”的“80”是何用意?

“80周年特别款”中的“80周年”也有待商榷。用意之深,细思极恐。

80年前,中国社会尚处民国时期,抗日战争尚未胜利,后来又经解放战争、新中国成立、社会主义改造时期、全面建设社会主义时期、文革十年、改革开放,直到2004年,勐海茶厂改制,吴远之先生改制接手勐海茶厂,才有了今天的勐海茶叶有限公司,期间经历了多少次发展断裂?我们今天看到的大益(大益商标也是90年代中后期才启用),是否真正继承了茶厂初始的优秀制茶理念和工艺?

真正属于吴远之先生的大益,不过15年。15年的历史,吴远之先生和大益,在市场经济的滚锅之内,大益茶在茶叶营销史上一次与一次“推陈出新”。

吴远之先生,商业天才,其轩辕号、千羽孔雀、岩韵等一路飙涨,风靡市场。

然而其中滋味,恐怕只有厂家心知肚明,是好是坏,也只有买家自食其果。但勿论好歹,花大钱买来的,总不能自暴自弃罢了。

这其实反倒也顺了一些藏家的心,手里有货者,大多顺势而下,摇身一变成为“大师”、“之父”、“教父”、“专家”、“嫡系”,云云,大师遍野……

吴远之先生的本意,每一片茶顺理成章,附着了80年的文化历史底蕴。炒起来好炒,卖起来好卖。不是好茶,胜似好茶。

正如此次,“特别版7542”突如其来,芳村市场利益者的发声支持,很多初来乍到,入行不深的茶友,争先恐后,急着向他们缴纳智商税。而这些吃瓜群众的目的只有一个,拿下几件存货,等待日后,像那些“大师”“之父”一样发财。

有时,我甚至以为,一款私制生态、好喝、能喝的小树茶,换了大益的那些所谓的“大品牌”包装,也能在未来的消费市场上“芝麻开花”。

因为,80年这个数字,拥有太多的商机和意义。吴远之先生以15年的历史,溯源到80年,是事实的宣传,这一招实在有些“厉害”。

不过,这些都是不是最重要的。重点在于,作为茶人,你要清楚地认识到:80周年特别版7542,实际只有15年的历史文化支撑。

04、“2001批7542”与“2001年7542”的产出比较

2001年,前勐海茶厂尚在国营阶段,所以,我们所谓的“2001年7542”,事实上是计划经济的产物,它的产出,包括茶叶原料的收购,以及产品的销售,皆由政府统一调配,全省统销统购,产品产出都是有计划的面向消费市场,总体不愁销路,是一款典型的标杆性的口粮茶。

“2001年7542”产出的目的,即是供应市场消费、饮用,并没有今天茶业这般复杂。

按照当时的茶叶收购、制作成本,“2001年7542”,其成本不过3、4元/饼,产出销售价格也不过7、8元/饼。

这批茶叶,经历并见证了市场经济中普洱茶行业的发展史。2015年,我曾买了几饼“2001年7542”,那时每饼单价2000元左右,已比14年前昂贵250多倍。5年后的今天,每饼价格已接近2万了,这一现象,除了应当记给通货膨胀一“功”,大益茶市的“有形之手”,才是首要“功臣”。

当然,“2001年7542”(简体云)的品质是有目共睹的,从普洱收藏茶的角度来看,它确实荟萃了优质的茶菁原料和精良的工艺。

“7542”唛号系列,至今仍然被不断“升级”,这个“升级”,我用双引号。因为时至今日,我所喝到的2001年后,尤其2004年勐海茶厂改制以后的“7542”唛号系列的茶产品,没有一款可以与“2001年7542”(简体云)相媲美。

今天的“7542”的生产者,早已不是过去国营企业计划经济体制下的前勐海茶厂,而是一个以追求“最大效益与利益”为目标的市场经济私人利益体。原材料的收购、深度精选等,都已很难达到统一调度。

因而,从最初的追求利益最大化,到逐步重新注重品质维持(或改良),属于吴远之先生大益的15年,经历了市场经济的洗劫,对利益更大化的追求,日益驱使这一由传统国有企业改制而来的民营企业,吸纳了最优势最利己的市场营销手段。

在保持基本品质的同时,我们无法判断,“2020年款7542”的生产,从用料、拼配、工艺、产出等诸多方面,是否真如他们的宣传所言,“对原料升级”,更精更优了。

但可以肯定的是,他们的团队,对包装的设计和产品的命名,确确实实花了不少心思。不然,如何能扑朔迷离的模糊“2001批7542”与“2001年7542”,附庸“7542”最好的产品“简体云”,又怎能搞得“80年”这么乌绿。

很显然,“2001批7542”是想再续“2001年7542”的经典传奇,但历史终究不可复制重演,惊天炒作、天价营销中的大益茶,是茶,还是金融产品?是饮品,还是古董?是为饮用,还是为收藏?

维特根斯坦说:“良心,它就是对它自己有了确信的精神。”身为茶人,对做好一款茶的坚持,和对茶文化本身的“敬畏之心”,就是做茶的确信精神和良知。

“支撑普洱茶的金融逻辑,是步步为营的资本黑洞。”大益“80周年特别版7542”就是这类资本黑洞的一种延续与升级。而这种所谓标榜的“升级”将在普洱茶行业为祸多久?我们无从知晓。

做茶喝茶,从来都是图茶好喝,图喝茶安适消闲。能喝口生态健康的茶,本身就是一种天赐的福分,“7542”唛号系列茶产品亦是如此,如果彻底背离了饮品的本质,以外观设计和客户视听印象来促销,主次颠倒。不仅大益茶本身会陷入本末倒置,整个普洱茶行业的都会走向绝境。

聊一聊八八青的价格泡沫与炒作神话

30年前,一个四处碰壁的年轻人拿着茶样到处推销,最后以几块一饼的价格,将数十吨普洱茶全部卖给了一位初入茅庐的茶艺老师。

30年后,这款茶的价格已经翻了数万倍,达到了数十万一饼的天价。茶皇、干仓鼻祖、价格神话...人们从不吝啬对八八青的夸赞之情。

少有人知的是,八八青的传奇,其实是建立在一系列的历史巧合上的。  

无人问津的积压货

1988年,正是香港茶市头盘商南天贸易公司如日中天的时期,一个名叫陈强的年轻人却从南天公司离开,孤身一人创办了“联合国际贸易公司”。

虽然公司名字很唬人,但白手起家的陈强之前在南天任职时,并没有积累多少人脉,手上也没有云南普洱茶的货源,应该从哪里赚来第一桶金呢?

思来想去,陈强几经周转到云南,找到了省茶司主管普洱茶的昌金强经理,希望能从这个实权部门中走走后门,拿点茶回去买。  

这下轮到昌金强犯难了,毕竟普洱茶每年生产指标都是有限的,尤其是粗老的散熟茶,基本都被南天公司包圆,幸好到仓库一看,还剩下了一批积压的7542青饼。

货品有了,但还是没法直接卖,原来经济经济时代有规定,按照正常流程,双方要先签合同,再经北京总茶司上报给经贸部,拿到批文和许可后才能买卖。

据省茶司的老人透露,陈强当时打通了与某位领导的关系,才让这件事有了可能,为此,昌金强还亲自到达香港,帮助打通各个环节。


昌老(右)原云南省茶叶进出口公司特种茶部经理

1988年9月,经由华润集团的德信行(当时负责国内对港茶叶出口的香港大公司)出面,获得经贸部批文和铁道部港澳专用车皮运输许可后,这批7542才抵达了陈强手中。

然而,当陈强准备在市场售卖时,才发现了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联合国际贸易公司”并不是头盘商,香港茶叶界不会为了他这些低价茶,坏了“规矩”。

所谓的规矩,就是当时的香港茶叶市场,从上至下分为头盘商,二盘商,茶商,茶叶店,茶庄,每层只能逐级向上拿货,不能僭越,更不允许上下层串货。

急得团团转的陈强,只好带着茶样挨家挨户上门,希望通过茶叶的品质打开销路,也正是这个原因,这批7542才遇到了“神话”的起点——陈国义。

特立独行的茶艺师

1948年,陈国义出身于广东汕头,很小就跟着身为海员的父亲到香港打拼,后来更是成为了英国石油ROCOL公司在香港的独家代理商,成绩斐然。

20世纪80年代,陈国义结识了一位台湾爱茶人士,对茶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在后来离开了石油行业,创办茶艺乐园,进行茶叶经营活动。

不过80年代的香港,虽然人人饮茶,但一般都限于日常消费,茶艺氛围并不像台湾那样浓厚,陈国义的“茶艺馆”虽然装潢典雅,但却很少有客人上门。

后来陈国义想到既然当地没有品茶习惯,那就开办培训所从零培养茶艺,度过起步期后,茶艺班很快就红火了起来,他每天忙碌,但也乐在其中。

1990年(一说1993年)的一天,陈强带着茶样到茶艺乐园推销,当时还不熟悉普洱茶的陈国义,以绿茶的审评角度试泡后,顿感品质惊人,价格实惠。

经商多年的陈国义,发掘了这里面的巨大商机,确认品质如一后,他从陈强那里分批次买走了这批7542饼茶。

不过在刚买下这批茶的前几年,陈国义有些焦虑。这批茶价格极低,但数量巨大,以至于套死了所有流动资金,他开始怀疑自己是把握住了商机,还是一时脑热?

同时,两个很现实的问题也让他头疼。一是当时香港人只认红汤茶,也就是熟茶,和经传统入仓后的生茶,茶面由青转褐,茶性更加温和,茶汤栗红。

而陈国义收下的这批未经转化过的新生茶7542,茶面青青绿绿,苦涩感重,市场居然不承认它是“普洱茶”,几年下来,陈国义的茶连十分之一都没卖出去。

后来,陈国义从冲泡技巧上想到了破局的办法,他将投茶量减少一半,使用95℃热水冲泡,并采用5秒快速出汤,结果茶汤清甜生津,苦涩感大减。

同时,他还将自己这套冲泡法编进茶艺课程中,并将7542青饼推销给自己的学生,由于性价比高,口感良好,茶叶的销路被慢慢打开了。

但这批茶剩下的库存还是太多了,在家里和店里都堆满茶叶后,陈国义只得在外租房存茶,但之后租金又让他吃了一惊:租金和搬运费已经快要超过货款了!

这就要说到香港过去存放普洱茶的方式了,普洱茶当时价格不贵,而香港地界又寸土寸金,为节约成本,传统做法就是存放在租金低廉的地库。

香港高温高湿,地库自然潮湿闷热,不多加管理,茶叶很快就会放坏,主流的应对是存新茶,卖老茶,并且定期翻仓,将上下的茶调换位置,定期通风。

而陈国义在见识过传统港仓的环境后,就对这种存茶方式静谢不敏,后来趁香港回归时移民潮房价大跌,他干脆买下了市郊一座大厦的高层存茶。  

在香港茶界都对普洱茶存放环境习以为常时,不属于这个圈子,也不认可这种存法的陈国义,误打误撞地摸索出了之后八八青的一个标志——“干仓鼻祖”。

解决了这两个难题后,陈国义又接到了茶艺学员们的诉苦,茶叶店里卖的“云南七子饼茶”,要么入过仓,要么是熟茶,和他存放的7542青饼味道完全不一样。

其实这也是当时市场的一个普遍问题,由于供需两端普遍缺乏联系,普洱茶的绵纸都没有注明名称和日期,要靠大票才能辨认,如紫天饼上盖章就是这个原因。

说回正题,为提高辨识度,陈国义给这批茶命名为“八八青饼”,一是纪念自己于1988年创办的“茶艺乐园”,二也是图“八八一路发”的好彩头。

不过,在八八青这条锦鲤迈入龙门之前,还有一场最大的磨难在等着它。

翻价万倍的神话茶

2003年,非典爆发,香港的经商环境受到重创,陈国义的事业也一落千丈,他把物业抵押给银行,贷款给自己的员工发工资,但租金压力还是压的他喘不过气。

2004年底,咬牙坚持了一年多的陈国义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好在几个月后,一个从内地打来的电话,让陈国义的事业绝境逢生。

2005年2月,有位大茶商找到陈国义,由于急缺资金,陈以每片200元的价格,将店内标价的588元一片的八八青大量甩卖,抵消了此前的所有债务。

之后,陆续有台湾人、广州人、福建人、香港人找他买茶,陈国义这才知道,八八青在内地的价格,已经像坐了火箭般的暴涨。

1992年,茶厂以亏本价向陈国义抛售近20吨88青时,价格仅为10.71元一片。

2003年,面临债务危机的陈国义,以每饼200元的批发价,将88青的大部分货源转手。

2005年,国内普洱茶市场逐渐陷入狂热,88青的价格随之攀升到了2500元一片。

2007年,截止普洱茶市价格崩盘前,一片88青,最高被炒作到了12000元。

2011年,市场恢复元气,出现在该年深圳茶博会上的88青,价格为38000元。

2013年,到了这时,88青早已有价无市,甚至有人以50万的拍卖价溢价购入...

至此,从一开始积压在仓库吃灰,到现在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批生产于80年代末期的普洱茶,用30多年的时间,缔造了一场百万级的价格翻倍神话。

万不存一的正品茶

从当年的购茶合同中,我们能发掘这场价格神话背后的一些蛛丝马迹。


这份合同的交易双方分别是,陈强的联合国际贸易公司,和陈国义的茶艺乐园;普洱茶唛号为7542,种类为云南七子饼。

这里就引出了八八青的定义问题,从上文中我们知道了“八八“只是一个吉祥寓意,按照当时的叫法,这批茶的真名应该取自唛号,也即“7542”。

而这批茶的具体年份其实是存疑的,因为当年交易时,这批茶已经在仓库积压了一段时间,而且合同上也没有注明具体的生产年份。

目前市场上流行有几种说法,一种从合同中茶品分数批交清的说明上推算生产日期,认为“1988年-1993年的7542,统称为八八青”。

一种则从云南省茶叶进出口公司志,和当年经手这批茶的省茶司老人口中寻觅线索,认为“这批茶是在1988年之前生产的,而且多为86年和87年的存货。”

这两种说法的差异,引出了一个关键问题:当年那批7542到底有多少?买方视角,陈国义曾在多个场合声明,货分三批,首批10吨,总数约20吨出头。

而在卖方视角,省茶司的老人曾明确表示,1986年指标80吨,1987年指标100吨,均超过了市场需求,剩下的库存又陆续走了些,陈强接手时才只有10吨左右。

两种观点谁对谁错,且留给茶友们去评判,实际上稀少的存世量,高昂的市场价格,都已让八八青被层层的故事和泡沫所裹挟,站在了炒作的风口浪尖上。

此前,一个茶商捡漏八八青一夜暴富的“真实事件",就曾在圈子广泛传播。

真假难辨的炒作茶

故事大概是这样的,一茶商到广西出差几天,在当地的茶叶店蹭茶时,居然遇到了传说中的“八八青”。

他抓住老板外出,店员看店的时机,捡漏了一整件88青。之后连夜赶往芳村,以天价转手卖出。

一夜暴富的故事很诱人,但疑点实在太多了:既然是整件,那店员怎么敢在不问老板的情况下,擅自售出?连夜赶到芳村,就有人敢以天价接盘?

图片就是这么一个故事,居然能引得无数茶商尽折腰,但之后两天八八青的价格再次暴涨后,这场好戏的主谋是谁,就不言而喻了。

由于经过了多方周转,八八青现存的区域很杂。香港、芳村和东莞都可能会有存货,其中传的最神的,当属芳村的炒家。

芳村万家茶叶店,其中售卖普洱茶的起码有七千家,走进这些茶叶店,凡是上点档次的,都声称自己这有八八青。数量上更是“一提不嫌少,一件不算多”。

每家店的老板都拍着胸脯,说自己的是真货,不知底细的顾客被迷住了,老板说不定还会拉你坐下,泡壶热茶,让你听他讲当年他淘货的故事....

按照现在的“八八青”交易量,不算各种电商平台店,芳村就起码有几千件,算上东莞和港台,流通量在万件以上。茶友你能觉得能有多少真货?


陆离鉴定过的八八青假茶,有茶友知道是从哪些方面判断的吗?

八八青是普洱茶界永远的传奇,它用自身印证了自然干仓对普洱茶存放转化的正确性,也因此身价暴增,更证明了七子饼茶的地位和价格,能与印级茶乃至号级茶并肩。

但可怕的是,在某些人的狂热追捧下,88青已经成为了可悲的投机品,不仅自身地位褒贬不一,也几近丧失了最根本的品饮价值。

根本没见过,也没喝过八八青的人,都敢冲着这份稀缺,压下自己的身价性命,去搏一搏,那被虚假价格泡沫层层夹裹着的八八青。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当年无人问津,现在高不可攀。不管现在还有多少正品,只要价格神话没幻灭,只要贪婪人心没醒悟,八八青的买卖就永远不会结束。

来源:陆离茶寮,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找到约190条结果 (用时 0.006 秒)
没有匹配的结果
找到约7条结果 (用时 0.0 秒)
没有匹配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