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统复兴与云南茶产业的三个时代

茶叶是三产融合的产业,按照三产的培育程度的不同,可分为农业时代、工业时代和服务业时代,即:

农业时代(前现代,1938年之前)→工业时代(现代,1938—2008)→服务业时代(后现代,2008年至今)。其中,农业时代分为两个时期:自然经济(明清之前)→商品经济(明清——1938)。

自然经济横跨原始部落农业、封建领主农业两个时期(中国没有西方意义上典型的奴隶社会,部落联盟意味着公有制开始解体,封建领主出现,比如哀牢国时期的大王柳貌统率77个小王)。在原始部落时期,茶叶经济以公有为主。到了封建领主时期,茶农种茶以自用、送礼(送亲戚朋友)和承担封建负担(贡赋)为主,极少量的茶进入市场交易。

由于部落原始农业与封建领主体制下的原住民农业,其分配茶叶产品的形式是公有制或者等级分配,而不是市场交易分配,故云南古代茶产业在明代以前一直没有培育出上规模的交易市场,加上部落与封建领主割据,很难存在统一的大市场,故茶叶长期停留在自然经济阶段,商品化程度极低。元灭大理国,在云南建立土司制度,明朝进一步控制土司,甚至在局部地区搞改土归流或土流并治,并通过军屯、民屯与商囤大量汉人定居云南,这样就给落后的云南带来了先进的生产力、制度与文化,推动着商品经济的兴起、原始部落的开化与封建领主制的解体、地主经济的崛起,并逐渐形成统一的大市场、专业化种植加工基地与日渐繁荣的交通运输经济。

云南茶产业进入商品经济的标志,是明朝后期古六山出现商品茶基地。在工业革命之前的农业时代,茶叶商品经济的兴起会推动一产二产的进步:茶树培育出原生良种,并得到大面积推广,勐库冰岛到缅甸或版纳引种,倚邦小叶种为四川引种等传说,以及晚清、民国滇西南新兴茶产区纷纷引种勐库大叶种,就反映了云南茶业良种化的进程在加速;种植密度极低的混林茶园、混农茶园开始加大种植密度与专业化管理,最终进化为追求量产的满天星纯茶园和藤条茶采养法;散收,无采造法的云南茶叶,开始名茶化、贡茶化,出现了专业的手工制茶作坊、茶庄与商号。

农业时代的商品经济高度发展,会催生资本主义萌芽,晚清与民国茶庄商号的兴起,就带有一定资本主义的生产经营特点。但真正的现代资本主义是建立在工业革命的基础上,科学技术成为第一生产力,工厂式机器生产取代家庭手工业、工场手工业,进而农业采用现代科技与工业的集约生产方式,并不断升级交通运输与通信条件,让资本与土地、劳动力、人才相结合,在全球采购原材料、销售产品与投资,进行技术扩散。1938年,中茶云南公司成立,相继建立了顺宁茶厂、佛海茶厂、复兴茶厂、宜良茶厂与康藏茶厂,这标志着茶叶现代科技与工厂式生产落户云南,云南茶产业进入了工业时代。

工业时代与农业时代的最大区别,是人类利用资源资源的能力得到极大解放,不断提升的劳动生产率可以在不断降低成本的同时,增加产品的数量。由此,云南茶产业在现代科技与工业化的加持下,进入了讲究规模效应的量产时代。

种植要讲高产,过去的混林、混农茶园种植太稀,亩产太低,肯定要被纳入“低产茶园改造”范围,就连农业时代的高产专业茶园——满天星纯茶园,也被视为产量达不到现代种植的要求,被改造。新式茶园,先是等高条植茶园大量出现,然后是密植丰产的台地茶园一统天下。量产、品种单一、整齐划一,追求外形好看与香气滋味的快速释放,有利于打造标准化的工业产品;农药化肥的施用,也有利于提高产量,控制杂草与病虫害,让芽叶变得肥硕好看,人类在改造大自然方面走得太远,人与自然关系紧张,我们很久不知道大自然的原味是多么美妙!

量产,外在的色香味形也主导了茶叶加工与品质审评,中国式的高端茶叶审美,让位于满足老百姓温饱型消费与国外的调饮市场,内在的韵味之美被束之高阁太久……

原生良种要不视为落后的事物,被摒弃,要不被现代育种技术改造,升级为现代良种。以勐库种为代表的云南原生大叶良种,因迎合了云南茶产业主打大叶种金字招牌的需要,得到进一步选育,推出勐库大叶茶、勐海大叶茶、凤庆大叶茶三大国家级群体种,在全省乃至全国产茶区得到大力推广与广泛种植。为发展红茶、绿茶产业,省外的优良中小叶品种也被引进云南,云南本土的科技专家也培育出云抗10号、紫娟等现代良种。云南原生小叶良种就没有那么幸运,在重视培育本土大叶种与积极引进省外中小叶良种的时代浪潮中,以倚邦小叶种为代表的云南原生小叶种淡出了人们的视野,以至于普洱茶在2003年在大陆崛起之后,从业者才发现滇西南的普洱茶的主产区还有小叶种,当年皇帝老儿喝的普洱茶,有许多就是小叶种做的。

2008年,云南普洱茶进入古纯时代,量产的东西不再受资深茶客欢迎,稀缺难得的大自然原味受到追捧,山头气韵成为高端普洱茶的代名词。滇红也由对标国际调饮市场,回归中国传统清饮市场,由调奶,讲口腔刺激的“浓强鲜”逻辑,转型为讲清雅式的香甜韵如何。

这表明,从晚清的洋务运动算起,中国逐渐纳入近代与现代工业化进程,尤其是改革开发后与现代社会深度接轨,工业化程度极大提升,越来越多的国人摆脱物质的匮乏,由温饱型消费向品质型消费过渡,中国在加速工业化的同时,也出现了后工业化社会之趋势。在后工业时代,物质非常丰富,老百姓的收入提高,数量与外在的东西不再是衡量事物价值的唯一指标,更多的精品与内在需求被挖掘出来,以满足消费升级需要。同时,工业时代人与自然的紧张关系也得到反思,“人与自然和谐发展”成为21世纪主题,改变增长方式,以获得更环保、更绿色与健康的产品,成为许多农民、厂商与消费者的自觉行动。

在这一时代背景下,普洱茶的山头主义与新派滇红就应运而生,掀起了中国茶产业的后现代革命,推动着云南茶产业从2008年以后进入服务业时代:

温饱型消费向品质型消费跃升;追量产到品控,乃至追稀缺性,茶的审美、文化属性加强,变成内外结合的色香味形韵;山头茶与金融茶横空出世,大健康茶应运而生,仓储中老期茶交易平台、三产融合的茶庄园、茶文旅地产开启新天地;原生良种复兴,稀疏留养茶园与藤条茶遍地开花,生态经济主导未来……

文/白马非马 请上帝喝茶工作室出品

评论 / 1

青山巍峨
#157410

三个时代。好。分析鞭辟入里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