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中国普洱茶网 整体品牌升级,更名为「茶友网」

老班章09年

找到约188条结果 (用时 0.005 秒)

市场观察:老班章限产,山头茶分化严重(下篇)

 

 

天价山头茶和廉价山区茶并行的茶产业

 

上篇我们提到毛茶的收购,我把它尽量简单化,是便于读者理解,这是表面的,真正要钻进去,其实是很复杂的。坝子茶讲级别,山头茶讲风味,两个茶一拼,老师傅也无法辨认山头。更何况,现在很多收山头茶的茶商,其实连坝子茶和山区茶都无法区别,何谈专业?

 

版纳的原料总体分为坝子茶和大山茶(山区茶)两种,这是沿用1949年之前的旧茶庄收茶的习惯。同样是山头茶,大厂和小厂(茶商)收茶方式有很大的差异。

 

仅仅从山头茶和山区茶的名称差异上来说也可以一窥究竟。山区茶包含了大树、小树、老品种、新品种等等,总之,是该山区所产之茶的统称。茶商收山头茶,往往是指古树茶(也叫大树茶),对于小树则有单独的名称称为“生态茶”,对于密植化的新品种,一般来说,纯料商人不会收购。

 

大厂收山区茶同样按级别定价收购,小厂收山头茶按名气、树龄、风味、单株定价收购。

 

这两者审评方法和价格差异都很大。

 

 

 

与大厂分级收购的方法不同,山头茶的收购“重滋味而轻外形”,当然,所谓的轻外形并不是完全不顾条索、嫩度,而是山头茶按照山头名气定价,茶农采摘不按标准的一芽一叶或一芽二叶采收,而是采摘一芽三四叶,甚至五叶。

 

按级别收购,芽头多则评级高,比如特级、一级茶的评定,一芽一叶都要占到70%以上的比例,这在山头茶来说是无法想象的,所以,即使是大厂收山区茶也是最高5级茶评定。

 

正常来说,夏茶比春茶便宜,这在各个山头都是如此。举个例子,今年老班章春茶行情约为混采(小树)6000元/公斤,古树12000元/公斤(单株则另议),夏茶的价格则不到1500元/公斤。

 

与法国葡萄酒严格的分级制度不同,普洱茶行业如今还没有一个准确的产区分级制度,更多是媒体、资本、茶商、茶客自然选择的一种结果,而且,这种分级选择局限于茶山原料。比如勐海片区的老班章,双江片区的冰岛,易武片区的薄荷塘,都是被认为是普洱茶顶级原料产区,其实都是这种相对自然的自我选择的结果。

 

正因为这种自然的选址并没有一个完整的标准体系,导致大多数销区的茶商判断纯料与拼配仅仅是凭包装纸,或者厂家传导的信息,再把这种信息传导给市场。

 

大品牌和个性化的玩家茶,都是普洱茶这个大蛋糕中的一块,两者的市场不同,一个是基础,一个是普洱茶多元化的一个反映,完全是两个不相干的市场。

 

然而,市场奇怪的是,明明是大众化品饮的茶品,产量巨大,偏偏要去做奢侈品的概念。明明是玩家茶,根本就不可能市场化的产品,偏偏要想放大。这两者一错位,自然假大空产生,自然庞氏骗局产生。

 

 

 

 

老班章限产,山头茶分化严重

 

 

很多朋友都说过,上茶山收茶就是一场斗智斗勇,和茶商斗,和茶农斗,和加工厂斗。

 

这形成了一种教育体系,全中国最优秀的富豪都上山培训一遍茶农。

 

开玩笑的说法,老班章茶农都是MBA毕业生,而且都是实战派精英教育,否则,就不会有限量定产,留夏茶,采春秋茶的说法传出。因为,原本这就是无意义之举,农艺并没有所谓多采就不好的说法,留叶采是农艺的一种要求,没有茶农连老叶子也一起抹光的做法。相反,老茶树不采才不发芽,很多市场所谓采摘过度的说法,不过是文人的一种想象,只不过,大家都是这样想象的,于是,以讹传讹。

 

然而,老班章限产,的确是一条高明的策略,传导于市场的信息就是明年的产量将大减产了。

我的一个朋友范大哥,本身胃不好,其实不能喝生茶,今年春茶很早的时候就打电话来问,是不是老班章古树被抢光了。他自身产业做得大,喜好普洱,当地的名声也传得大,在当地买过很多品种老班章,都让各种人评论味不对,干脆自己上山守树收鲜叶,这样你总不能说我不真。

 

正逢今年春茶季节,我虽然在茶区,但是特别忙,一堆人一堆事尾随,实在无法脱身,只好安排他自行与老班章的茶农自行对接,吃住在茶农家。

 

不懂行的人,见到什么都怀疑,见到什么都会打听,这很正常。然而,茶山有茶山的规矩,即使是父母兄弟也是各做各的生意,我要晒茶,你要晒茶,得我把自己的客户先做了,才能轮到你。父亲的客户,儿子不能打听加微信,女儿的客户母亲也不能多问。他开着豪车,带着司机,再低调,别人一看就是有钱人,于是,山上各种伪装的茶农,其实是二道贩子,今天拉他去贺开、南糯,明天拉他去易武,老班章的毛茶各种版本一大堆,结果都不对版。

 

我事后听见传闻,瞠目结舌,茶山进化到如此地步了?各种套路齐全啊。

 

也特别感慨,普洱茶受众生欢喜,为一杯茶而不辞艰辛,不远千里的群体,大有人在。

 

(图片说明:老班章黄片)

 

32万老班章之后,老班章山头成为了普洱茶神一样的存在,到茶山不到老班章就好像没有到过茶山,到老班章不到茶王树朝拜等于不到老班章。

 

若问市场,当然老班章。

 

昆明到版纳的公务舱里人不多,我和一个老人家一人各坐了一个靠窗的位置,下机来才发现原来是一个以班章茶为主的企业主,打了招呼,各自乘车奔向勐海。心想,心念所致,见人是缘。

 

从勐海县城开车去老班章的路上,一路无车,偶尔下来一两张茶农的皮卡车春茶时节一路豪车汇演的情景不在,道路已经补修过,比之前年已经要好很多,即使在下雨,也没有了泥泞不堪的路段。

 

适逢雨季,如今的雨季很长,之前的年月,版纳的雨季一般都是6、7、8三个月就结束,然而,近三年雨季基本都到了11月份才截止。雨季长,对于茶叶的生长及毛茶的制作都有影响。

 

夏茶季节的老班章,空无一人。毛茶价格降到1500元/公斤也还是卖不完,有个茶农把茶发成熟茶卖6500元/公斤,据说卖得还不错,这也算一条路子。

 

然而,老班章茶叶的价格和数量却是个谜。

 

老班章茶叶年产量约为40吨,假设134户人家春夏秋每家卖出了1吨茶,就是134吨,这茶叶怎么会多出来了呢?

 

市场上,几乎每一家茶厂都有一款老班章,每一家品牌都保证正宗,甚至很多茶厂都号称在老班章有基地。然而,老班章纯料的定义何在?是都是100%古树才算,还是小树100%也算?是一饼100%都是老班章的原料才算,还是10%也可以?其实无法确定,正因为无法确定,所以,卖树上的鲜叶才成为最可靠的保障。

 

这形成了一个现象,老班章既是生产的源头,又是销售的终端。

 

这可以成为中国茶叶销售史上的一个奇迹,每年春茶有数亿元现金在一个山头流动。

 

这也可以成为中国茶叶销售史上最奇葩的营销案例,一群群在山下人五人六的大老板,在山头上陪着小心给茶农点烟敬酒陪笑脸,砸出巨款“抢”点老班章。 

 

现在的名山老班章、薄荷塘、冰岛都有这样的现象存在,这不禁让人疑问,难道茅台酒厂长会围着东北高粱农民转,还是法国葡萄酒庄主都围着葡萄农转,才能打造奢侈品?

 

让茶农富裕,茶叶普涨,产业链才能完整,但是,现在都是产业的第一端把所有的利润都吃完了,然而,出了寨门,所有的老班章,无论是9块9,还是32万,满市场都是疑问,这样的模式难道可以持续?

 

出了寨门的老班章不叫老班章,出了冰岛的不叫冰岛,这几乎成为山头茶的定律,这才催生了“单株”这一产业。

 

 

云南普洱茶的历史上是没有单株这个概念的,单株既是个性化的一个产品,也是现实社会诚信丢失逼迫出来的一个产品,普洱茶和单丛不同,没有更多的香气区别,用花果香即可一语而概括云南大叶种的香型。实际上做一个名山头的单株并非想象的那么容易。

 

单株这种茶在我看来,无所谓好不好,就是一种诚信的保证。选地、选茶树、谈合同、亲自采茶、监控揉茶、加工、全程录像,做一颗单株,实质是一种诚信体系的建立,虽然这种建立还是一种品牌的缺失,然而,却是比之前茶山的混战前进了一大步。

 

我与杨培成先生同行,他去签订三颗单株的合同,我粗略看了一下价格,即使按去年4.3公斤鲜叶做一公斤毛茶的价格来计算,一公斤老班章收购成本约合8.6万元人民币了。三颗茶树如果明年收成好即可达百万,我和茶农开玩笑,你守着三棵树就可以当百万富翁了。

 

 

正因为丢失了专业的背景,所以导致了“单株”茶的兴盛,因为这是最简单、最直观判断古树与否的方法。近几年从守山收毛茶变化到守树收鲜叶,都可以说明社会诚信丢失到了何种地步。

 

做单株已然不容易,我以为山上收茶人都不易。可是,市场上无论你采用何种方法保证纯料,仍然是怀疑论盛行。

 

大部分人奉行的法则是——凡是自己做的纯料,才叫纯料,其他人做的都不纯。凡是收茶价格超过自己的,统统叫炒作。凡是炒作的,统统目的在造假。

 

这是茶叶天下的逻辑。

 

这和很多人开车没区别,别人开的慢,傻逼,开这么慢。别人开得快,傻逼,开这么快去找死。

 

也许,我们只有宽容地对待他人的茶品,才有真知?

 

也许,我们只有弄通我们到底喝普洱的哪一段,才有真知?

 

 

老班章茶,即使按照最低价计算,也非普通人日常消费的茶品,挑树做则比茶农按茶园片区采收价格要高,如果单挑最大的茶树,则一定都是天价。

 

这其实就出现了分野,老班章茶分为了三六九等。之前因为名气大,大家见“老班章”三个字即收,而现在经过了差不多十余年的训练,大家的审评标准提升了。这也意味着,今后的老班章同其他山头的原料一样,很可能出现100元与32万老班章共存的现象,他们之间的差异不仅仅是品质口感的差异,也有广告效应的差异,甚至也有情怀的差异。

 

(同样是老班章的古树茶叶子,两棵树是不同的叶形,靠叶底鉴茶的方法有多靠谱?)

 

 

 

编者注:吴疆,茶文化学者。2006年写作震动普洱茶界的《普洱茶营销》一书,其书批判了普洱众多伪概念,被称为业界第一奇书,一时洛阳纸贵,盗版无数,也是唯一被盗版最多的专业性书籍。时至今日,淘宝上销售其盗版的商家,多达150余家,成为专业书籍类被盗版第一人。

 

2016年12月发行《普洱茶营销--七子饼鉴茶实录》,再次引发市场震动,创造总码洋450万人民币的销售奇迹。其作品之观点,自出版之日至今持续引发茶行业多年大讨论,屡屡引发轩然大波。其行文特点在于用独立、新颖的视角观察普洱茶现象,受到国内媒体、业界重视,其文字展现了一个本真、独立人格的魅力。

 

新书《吴疆说普洱》7月8日正式上市,即将再创传奇。

老班章茶农“被代表”,引发茶界轩然大波!

 

前言:近年来,老班章价格一涨再涨,屡创新高,成为众多茶企必争之地。继去年“茶王树”创下32万天价后,今年更是涨到68万一公斤!除了炒作,根本原因在于稀缺性。但奇怪的是,市场上的“老班章古树茶”随处可见,渐渐陷入一场严重的道德危机。

 

 

回忆,在那是个江湖一片混乱的岁月,雨林古茶坊横空出世,他向世界保证:雨林严格把控采收标准,每一片茶叶都是100%的老班章古树茶,从此老班章茶有了老班章,云南普洱有了希望!

 

 

2018,雨林献给中国茶人的一份厚礼,将拥有悠久历史的老班章王者古树开启,并在全国举办了2000场老班章品鉴会,与数以万计的茶友分享。

 

 

就在活动热火朝天举行的时候,却遭到老班章原住村民抗议,痛批雨林古茶坊造假,并且“雨林”多年来都没收过老班章的茶,舆论一片哗然!

 

老班章茶农指证,铺天盖地广告上的所谓”老班章的茶农“并不是老班章茶农,而是移花接木,用南糯山一户人家冒充的!

 

更让茶农气愤的是,广告上的南糯山茶农把老班章460户人家给强行代表了,老班章尊严受到了极大伤害!

 

 

面对雨林浮夸的广告,虚假的宣传,强奸式的“被代言”,老班章村民愤怒了!

 

 

业界一片哗然,上了热搜,成了焦点,“雨林”陷入了一场信任危机!

 

 

面对此次老班章村民集体被南糯山茶农代表,众多老班章原住民认为有被欺诈,被操控的感受,心里毕竟不是滋味。

 

 

记得很早以前,听一位大哲学家说过,“被代表”是比”被压迫””被剥削”更严重的痛苦。

 

在我看来,这个「被」字之所以能够触动老班章村民的自尊,其最重要的意义就在于老班章茶农民主意识的觉醒,即这种尊严「被」强奸之觉性。它既反映了人们对社会现实的一种无奈,同时它也是一种时代的进步;因为今天认识到了这个「被」,或许就是今后不再「被」的一个开始吧。

 

大陆“被代表”事件案例:

 

 

【前央视著名主持人芮成钢“代表亚洲”向奥巴马提问,掀起轩然大波】

 

2009年4月,芮成钢在G20峰会上,自称代表亚洲向前美国总统奥巴马提问,引起外界嘘声一片。

 

峰会期间,奥巴马说最后一个问题留给韩国媒体,但芮成钢却站起争抢说,“我来自中国,我代表全亚洲提问……”

 

奥巴马再次说,我刚刚说的很清楚,最后问题留给韩国,芮成钢仍说,“在场的亚洲记者同意我代表……”此事引起了社会轩然大波。

 

大陆学者和民众表示,最反感的是现实生活中经常动辄“被代表”,认为自己被冒犯,芮成钢没有资格代表中国和自己。

 

新浪网友评论说:“首先我不认为他的提问代表中国——任何人都不能也没必要来代表。其次我更不认为他的提问可以代表亚洲。因为这个世界上的利益、观点、群体太多。”

 

上海市茶友“听雨”:“这有悖外交礼仪,也缺职业操守,再说亚洲地域之广,各国奉行不同制度,我国与绝大多数国价值观不同,各自利益也不一致,这句代表亚洲有点擅越了,太牵强了,他怎能代表亚洲?”

 

茶友卡特:“你没权力代表亚洲,你以为你是亚洲他爸?”

 

作家王小东表示:“他上次代表中国、代表世界,这次代表亚洲,里面都有我,没经授权。我经常被代表,敢怒不敢言。”

 

《壹茶刊》评论:尊重每一个个体哪怕是最微弱的意见与诉求,是一个社会从野蛮与愚昧走向文明与先进的象征,是一种进步。当然,这种进步第一步要摒弃的就是那种随口而来的“我代表××”。

 

 

【于丹代表北大师生向艺术家致敬,被轰下舞台】

 

2012年,北京大学百周年纪念讲堂里上演了昆曲专场,国宝级大师云集,精彩纷呈,然而最后却出现了意外的插曲:当主办方邀请〝北师大〞教授于丹上台做最后发言时,却被观众高呼〝下去〞。在众人的集体〝嘘〞声中,于丹不得已尴尬离场。

 

事情起因是,一身超短裙装扮的于丹刚一开口说〝我先代表大家给各位老师深深的敬意……〞,就惹恼了观众。台下有人大喊〝你代表不了我们!〞、〝我们不用你代表!〞。

 

于丹因解读孔子的《论语》而在中国大陆出名。有人说于丹被哄下台,是因为于丹的超短裙装扮有碍观瞻,我看还是于丹不应该随便代表别人,惹怒了北大师生。

 

“被代表”是一种冒犯,老班章茶农有自己的尊严,也拒绝“被代表”!

 

 

 

 

 

 

 

纯·老班章,匠心传承,至臻至纯

茶品信息

品名:纯·老班章

类别:生茶

年份:2018年

原料:云南勐海晒青毛茶

规格:100克/饼,5饼/罐

出厂商:勐海郎河茶业有限公司

老班章,勐海茶区的“名片”,当代普洱茶王。去年一球茶业推出的首款限量纯料老班章,不仅让各地的茶友领略了它的王者气魄,也见证了一球茶业的满满诚意。在2018年,一球茶业怀着诚挚匠心,续写老班章的纯料传奇。

一方山水,孕茶中翘楚

老班章村是西双版纳勐海县布朗山乡一个古老的哈尼族山寨,位于布朗山乡山峦起伏、绿树葱郁的大山之中。海拔1700至1900米,年平均气温18.7度,年降雨量达1314~1540毫米。优越的自然雨林环境,温度、湿度、光线、氧气的适宜,造就了班章的上乘品质,是名副其实的茶中翘楚。

从源头把控每一片茶叶,控源控量

老总亲自收购:今年上市的一球老班章,秉承了一球茶业原料亲自上山收购的原则,为了保证每片原料的纯正,一球茶业品控部门几乎每日往返于老班章,只为从源头把控,筛选出最优质老班章,对于寻真之旅,早已乐此不疲。

把控源头:在保障班章原料的精纯度时,采摘前,一球茶业与合作农户进行深入沟通,并切身参与原料的采摘工作,在现场对具体采摘的古树进行把控,指导采茶工选树。

只选古树头春:选择在早春时节进寨收购,也确保了每片鲜叶都产自头春。进入采摘环节时,一球茶业择优选取百年以上树龄古树、且长势优良,叶脉丰富的嫩芽,符合这些条件,才能延续老班章品质的稳定性。

而面对近年来老班章天价炒作和滥竽充数的现象,一球茶业总经理王小林表示,“老班章村只有一个,我们除了拼资源优势,更考验的是做茶人的初心,老班章这款茶即使不赚钱,也不能丢了信誉和原则,这不仅是对消费者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

正因如此,2018年的老班章依旧限量发行200桶。真材实料,不仅是产品品质的体现,更代表了一球茶业追求本质,不改制茶初心的执着。

包装在变,匠心未改

2017年-2018年

一球纯·老班章成品鉴赏

采用手工压制,石磨定型,其茶饼饼型圆润,松紧度适中均匀,更便于在南北气候差异大的情况下,更好的存放和陈化。

干茶条形均整,饱满有力,银毫紧密且显著,毫光异彩,其外形宛如龙凤跃腾,极具辨识度。

用口感打破一切浮夸描述

一球纯·老班章茶气厚实饱满,入口如万丈川瀑,居高而下;其喉韵深长,如蛟龙入云,有气吞万里山河之势。

一杯入口,便可感受到老班章独特的霸气与厚重。汤水浓厚,齿颊持久留香。几杯入喉,其强烈的渗透力,带来明显体感。

浓厚与甘甜的对比就在一秒之间曼妙转变,停留一两分钟,口腔如舌底鸣泉,生津不断。闻杯底,尽是山野古树芬芳。

叶底条形饱满,内质丰富,山野气息强烈纯正,气韵悠长,水路细腻, 汤感厚实。

茶汤滋味前15泡的霸气高扬,沉稳有力,滋味厚重,甘甜悠长,30泡后汤色依然金黄明亮,回甘回甜明显。

口感表现力外扬且稳定,老班章的纯正滋味贯穿前后,荡气回肠,心旷神怡。

 

 

找到约187条结果 (用时 0.005 秒)
没有匹配的结果
找到约1条结果 (用时 0.0 秒)
没有匹配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