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点茶拉花

杨子笠

宋徽宗赵佶是有史以来古今中外最大的玩家,登峰造极,无与伦比的。他是艺术品味上的旷世奇才,琴棋书画无所不能,吃喝玩乐样样皆精,诗酒风流本色当行。

关汉卿在套曲《不伏老》中说自己是个玩家:“我玩的是梁园月,饮的是东京酒,赏的是洛阳花,扳的是章台柳。我也会围棋、会蹴踘、会打围、会插科、会歌舞、会吹弹、会咽作、会吟诗、会双陆。”虽然关汉卿浪迹元大都,自诩风流盖世,比起前朝的宋徽宗,档次就低得多了。人家是皇帝,倾全国之力玩高雅、玩精致、玩闲情、玩清灵、玩风韵、玩云淡风轻、玩天清气朗、玩九天阊阖开宫殿、玩阁道回看上苑花、玩落霞与孤鹜齐飞、玩秋水共长天一色,谁能比得上?想在京城开封修筑艮岳园林,老百姓就胼手胝足,辛辛苦苦,到太湖水底去挖掘玲珑剔透的太湖石,再千里迢迢跋涉过半个中国,好让他可以御苑赏花,让他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

宋徽宗懂茶,会点茶,会拉花,写过一本《茶论》,后世称作《大观茶论》,总结宋代点茶实践的真知灼见,可以誉为茶道圣手。他在序中提到,自己这个皇帝奉天承运,当得称心满意,经济繁荣,物产丰富,是个太平盛世,喝茶也就喝得讲究,“采择之精,制作之工,品第之胜,烹点之妙,莫不咸造其极。”普天下都过上好日子,无论阶级贫富贵贱,都有闲情逸致,讲求精致高雅的生活,“莫不碎玉锵金,啜英咀华,较箧笥之精,争鉴裁之妙”。人人都喝茶,都蓄茶,都点茶,都斗茶,“可谓盛世之清尚也”。

宋徽宗在这里提到的“啜英咀华”,不只是文学修辞,随便说说喝茶要喝茶的精华,而是具体而明确的描绘,点出了唐宋时期品茶的关键。他说到不懂点茶的人,掌握不好使用茶筅的方法,“击拂无力,茶不发立,水乳未浃,又复增汤,色泽不尽,英华沦散,茶无立作矣。”这里讲的“英华沦散”,就是点茶拉花失败,本来应该泛起的泡沫不能凝聚成乳花,无法形成沫饽,达不到点茶拉花的效果。

唐宋时期喝茶讲究拉花,本领卓绝的可以在四只茶盏中拉出四句诗来,技艺之精湛,远远超过今天新新人类自以为了不起的卡布奇诺拉花。古人不用“拉花”一词,用的是“沫饽”、“英华”、“乳花”、“粟花”、“琼乳”、“雪花”、“白花”、“凝酥”等等充满华丽意象的词语。苏东坡有《西江月》词,下半阕说:“汤发云腴酽白,琖浮花乳轻圆,人间谁敢更争妍,斗取红窗粉面。”使用了一连串美妙的词语,形容拂击茶汤所呈现的乳白色泡沫,可以媲美倚着红窗的美女,让人浮想联翩,从诗中得到无限的视觉美感。

关于“沫饽”一词,陆羽在《茶经》中解释得很清楚:“沫饽,汤之华也。华之薄者曰沫,厚者曰饽。细轻者曰花,如枣花漂漂然于环池之上;又如回潭曲渚青萍之始生;又如晴天爽朗有浮云鳞然。其沫者,若绿钱浮于水渭,又如菊英堕于鐏俎之中。饽者,以滓煮之,及沸,则重华累沫,皤皤然若积雪耳。”可见唐朝烹茶重视茶的泡沫,把饮茶的视觉与味觉感受连在一起,同时又在审美想象中,移用了提炼酥油醍醐的概念,认为沫饽是茶之精华。到了宋朝,发展出调膏击拂的点茶法,更是精益求精,把拉花的技艺发展到了极致。

宋徽宗这位点茶圣手还亲自示范,教我们如何点茶拉花。你看——

一是“先须搅动茶膏,渐加击拂,手轻筅重,指遶腕旋,上下透彻,如酵糵之起面。”

二是“击拂既力,色泽渐开,珠玑磊落。”

三是“击拂渐贵轻匀,……粟文蟹眼,泛结杂起。”

四是“筅欲转稍宽而勿速,其真精华彩,既已焕然,轻云渐生。”

五是“筅欲轻盈而透达……结浚霭,结凝雪,茶色尽矣。”

六是“乳点勃然,缓绕拂动。”

七是“乳雾汹涌,溢盏而起,周回凝而不动,谓之咬盏,宜均其轻清浮合者饮之。”

宋徽宗点茶会拉花,厉害吧!

【摘自2016年第5期《吃茶去》杂志;作者:浮云(浙江慈溪)】

暂无评论

最近更新

在山头上,遇到一些茶友,问我普洱茶到底会怎么样,感觉普洱茶已经彻底垮掉了,不是降价的事,而是降价也卖不动,甚至是完...

6月23日,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委统战部举行“健康饮茶·送茶入户”边销茶发放仪式。白沙溪战略合作伙伴青海省茶...

6月24日,“世界屋脊 陕茶飘香”陕茶进藏产销对接暨阿里地区招商引资会在拉萨市举办。陕西省政府副秘书长、阿里地委副...

峥嵘二十载,盛世展风华。“我与兴海茶”主题有奖征文活动,经过2个多月的征集、整理和评审,圆满落下帷幕。 本次征文活...

6月23日晚,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四次会晤以视频方式举行。会晤以视频方式举行,主题为“构建高质量伙伴关系,共创全球发...

海上生明月 天涯共此时 本品以“海上明月”为开发理念 版面中秋意浓 明月、蟾宫、木兰、群山等元素 勾勒出一副花好月...

烟韵茶,一直以独特的辨识性受到资深普洱茶爱好者的追捧,它的稀缺性更备受收藏流通市场的欢迎。历经市场大浪淘沙脱颖而出...

2022年6月24日,海峡两岸茶业交流协会在福建省福州市组织召开由建宁县农业农村局、厦门茶叶进出口有限公司等有关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