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观音,一品草木

杨子笠

茶,总给人以清净,以淡然。

宋人善饮茶,在词里道,“窗外炉烟似动。开瓶试、一品香泉”,一杯茶汤在手,细啜慢品,在清泉绿汤的洗涤下,此时,人的心犹如一轮明月,照着竹影,姗姗一片,映衬一室,纤尘不染。

饮茶,注重环境,“寒夜客来茶当酒,竹炉汤沸火初红”,尤其山中,夜雪纷纷,一人独坐,烧一盆火,泡一壶茶,此时有客到来,两人对品,是品茶,更是品一种温馨。当然,也有友人稀疏,一人独品,于是,就有了“叹息老来交旧尽,睡来谁共午瓯茶”的叹息,就有了独坐窗下,对着芭蕉细雨独品的身影。

一种种名茶,就如名姝美色,或绿纱飞扬,或素丝如梦,带着一缕清香,带着一种素雅,缓步走入茶界,走到人们的案头,在一缕氤氲的水汽中,让一个个士子,细啜慢品,连连赞叹。

信阳毛尖,其香高雅,其色清新,其味鲜爽。

西湖龙井,茶芽嫩净,茶汤清明,香味馥郁。

君山银针,芽形秀媚,汤色净绿,清香氤氲……

它们,如西施,如赵飞燕,纤细,清瘦,团扇一顾,倾城倾国。

其间,唯有一茶,与之相反。

此茶形体丰腴,色泽青绿,一杯在手,汤色黄亮,洁净柔和,不起波纹,如唐宫女子的微笑,如回眸远望脉脉含情的眼神,如“妆罢轻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的一低头的娇羞。

这茶,如是人,应是“养在深闺人未识”的女子。

这茶,如是书法,应是苏轼的《黄州寒食诗帖》。

这茶,就是安溪乌龙茶。

名茶的出现,总是带着传说,带着故事,在历史的翰墨间,香气习习,迎风漂浮;总是带着传奇,带着诗文的清香,让人读了,满嘴清润。

仿佛,不带着故事,茶,就落入下品。

仿佛,没有了诗文,茶就少了精神。

西汉之时,升平之中,成都那畔,茶香缭绕,在市井,在高楼,在琴音悠扬中,总有一缕茶香,浮荡不散,清韵如梦。于是,文人王褒忍不住提笔铺纸,蘸墨写下:“烹茶尽具,武阳买茶。”武阳茶随着墨香,随着丝竹管弦之声,沁润入铁马秋风塞北,也浮荡入杏花春雨江南。

唐朝诗仙李白,白衣飘飘,行走江湖,绣口一吐,便是半个盛唐,他是酒仙,也是茶仙,一个名叫中孚的僧人,赠茶于他,细品之下,清香绕舌,于是,欣然写下“根柯洒芳津,采服润肌骨。丛老卷绿叶,枝枝相接连”的句子,认为玉泉仙人掌茶,简直就是玉液琼浆,茶中极品。

茶圣陆羽,一部《茶经》,笔笔生香,缭绕满纸。对茶,更是痴迷欲狂,得到紫笋茶,一片赠与母亲,一片和兄弟们煎泡同饮,并在给友人的信中道:“顾渚山中紫笋茶两片,此物但恨帝未得尝,实所叹息。一片上太夫人,一片充昆弟同啜。”这儿的片,应是饼,唐人茶压为饼状,故称片。

这些茶,随着诗词,一直流布人口。

读诗,一盏茶汤,就恍在眼前。

读诗,一缕香气,就缭绕鼻端。

可是,有一种茶,却不需凭借诗文流传,不需依附传说四布,它生于深山,长于雾中,。采摘制茶,茶汤纯净,在静谧淡然中,散发着一缕清香,经久不息,在文人的案头,在隐士的瓦屋纸窗之中,如月夜的笛声,如小巷的一缕扯不断的二胡音,悠然挥洒。

这,就是安溪的铁观音。

有古书道:“清水高峰,出云吐雾,寺僧植茶,饱山岚之气,沐日月之精,得烟霞之霭,食之能疗百病。老寮等属人家,清香之味不及也。鬼空口有宋植二、三株其味尤香,其功益大,饮之不觉两腋风生,倘遇陆羽,将以补茶话焉。”书中所写即铁观音,作者言下很是不平,意味鬼空口这地方有好的铁观音,恨未遇陆羽。

铁观音不须陆羽,它的清香,自会流散天下茶客间。

就如绝句是唐诗明珠一般,铁观音是茶中极品。

这茶,是安溪人精心制造的。

安溪是古地,在鼙鼓声声的春秋时期,就已经出现在古籍上。由于地古,文化味浓,这儿的人性情平和,细腻婉转,犹如琵琶弹奏的音乐;内心净白,清亮无尘,犹如竹箫吹奏的音符。他们读书,饮茶,几个人面对着窗外竹影,满室月光,一个火炉,一壶水,品着茶,谈着闲话,一颗心风清云白,犹如荷花。大概是性情所致吧,他们制造的铁观音,和他们的为人极为相似。他们在一阵春风一阵春雨后,走上茶山,细心采摘下青嫩的茶叶,经过采青、凉青、炒青,接着是揉捻和烘焙,再辅以他们细腻的心思,精致的手艺,终于,一道名茶出现在世人面前,香气习习,沁人心魂。

它不像青茶那么清秀,那么纤细婉约。

它不像红茶那样抢眼,那样显眼。

它朴拙,厚重,如唐人笔下一首古体诗;它婉约,修长,如“梳洗罢,独倚望江楼”的女子形体;它清光流淌,如爱情一般洁净。

铁观音的出现,是茶中绝唱。

它茶条卷曲、壮结,呈青蒂绿腹蜻蜒头状,色泽鲜润,砂绿显眼,红点明明朗,叶表带霜,如《霓裳羽衣舞》中的女子,如醉酒的贵妃,宫妆轻盈,回眸一笑,仿佛在唱着“海岛冰轮初转腾,见玉兔,玉兔又早东升……”

泡茶时,取少许茶,放入茶器,其声叮叮,清脆悦耳,如女子燃香之后,调试琴弦,声声在耳,声声润心。

至于其色,黄亮而净,清澈无尘。

后来,在街上行走,看一颀长女子,穿一旗袍,颤动如水。旗袍是黄色,上绣青绿树叶。人很韵,衣服也很韵,我看了,想到了铁观音茶汤的样子,就是如此。

品铁观音,很少人注意到一点,即品香。

铁观音之香,清,有草木清华之韵。

铁观音之香,净,没有丝毫它味入内。

铁观音之香隽永,很多茶的香味,如人的歌声,渐去渐远,最后消失在月光下。可是,铁观音不,香味经久,如韶乐,绕梁三月,不绝于耳。

因此,泡铁观音时,最好方法,以水冲茶,稍盖一会儿,揭开盖子,不饮,细细嗅此茶香。此时,鼻端香气清新,浓郁,纯净,如明月在天,如流水在野。

饮铁观音最好的环境,我觉得,应在山里,瓦屋纸窗之下,或粗柳大树之下,一个人,泡了茶,慢慢地品着,清风吹衣,蝉鸣如雨。此时,一口茶入嘴,在舌尖下轻轻环绕,缓缓吞下,齿颊生香,喉内生润,灵魂里也浮荡着一缕细细的香气。

心净,是品铁观音最好的时候。

心中了无红尘,最宜于饮铁观音。

多想选一个假日,带着几本书,去深山里,品一杯铁观音。这时,人,远离了红尘,远离了嘈杂,清闲闲的,如一朵浮云,有的是时间,有的是空闲。

屋旁,就是泉水。

屋内,就有碳炉,就有木炭。

用陶罐烧了水——有的人爱用铁器,水中含铁,会败了茶味——洗壶,放茶,冲泡。然后,拿起壶盖,将上面的白沫轻轻刮去,听着壶盖刮过壶边的声音,清润,悦耳,滋,滋,滋……那一刻,不是刮去泡沫,是刮去心里的灰尘。

如果有客人,一人一杯,无声斟茶。

茶气氤氲,犹如缥缈的音乐。茶汤荡漾,犹如女子温婉的微笑。然后,举杯,和朋友啜着茶,谈论着茶的口感,茶的颜色,或者,谈

论着古诗词中的事情。即使这些都不做,就那样默默地品着茶,对着山中的白云,或者听着远山的山歌,也是一种心灵的享受。

可惜,我们早已远离了故乡,行走在都市里,面目全非,心,也日益结茧。

那么,就借着一杯铁观音,浇灌一下自己的心吧,让心重新变得饱满,富有弹性,富有感情吧。

一杯铁观音,让我们找到心灵的归程,真好!

【摘自2019年12月《吃茶去》杂志(总第72期);作者:余显斌(陕西商洛),系《读者》《意林》《格言》等签约作家,出版文集若干】

暂无评论

最近更新

齐聚庄园 共襄茶事。 6月23日,鼎白2022首届藏茶节暨鼎白女儿茶首发仪式在鼎白茶庄园如期召开,领导嘉宾、院士专...

初夏,气温逐渐攀升,又到了安徽省安庆市太湖县牛镇镇羊河村高山茶叶基地养护的关键时期,茶园里又出现了许多忙碌的身影,...

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中考,愿所有的学子们考神附体,旗开得胜! 而对寿宁高山茶来说,也是一场“大考”! 6月25日,以“...

对于爱喝茶的人来说,盛夏暑气蒸腾,要喝一些清凉解暑的好茶。 而对于茶叶来说,盛夏季节,同样需要做好保存。 如果说,...

金花的学名叫--冠突散囊菌(Eurotium cristatum),属于散囊菌目发菌科散囊菌属的一种真菌,可生长在...

布朗山,一座以民族之名命名的茶山,这里保留了无数的古茶园,茶树与原始森林混生共长,气韵独特,在数千年的历史中,这片...

世界白茶中国,中国白茶在福鼎。白茶,以一年茶,三年养,七年宝为人熟知。白茶以可以长期储存且越存越香的特点备受青睐,...

6月16-18日,由杭州和厚堂文化创意有限公司策划实施的“大茗云集·大佛龙井专场”活动,在新昌县人民政府、新昌县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