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中国普洱茶网 整体品牌升级,更名为「茶友网」

十年黑茶的价格

找到约737条结果 (用时 0.022 秒)

普洱茶二十年风华 六大茶山董事长阮殿蓉受邀参加2019国际普洱茶论坛

  2019年10月11日,14:00-17:30,在厦门国际会展中心4楼观海厅开展2019年国际普洱茶论坛。阮殿蓉女士受邀参加2019国际普洱茶论坛会议。

  2019国际普洱茶论坛以“普洱茶二十年风华”为主题,邀请云南六大茶山茶业股份有限公司创始人、中国茶业流通协会副会长阮殿蓉女士;台湾茶文化协会理事长,台湾中华茶艺促进会顾问陈怀远先生;中国著名茶叶专家、原中国茶叶流通协会秘书长云南省普洱协会副会长吴锡瑞先生以及来自意大利茶文化协会主席查立伟先生。四位专家将从茶行业的整体格局出发,用不同角度和身份,以小观大的去分享普洱茶的国际影响力,市场变化和行业发展,深入浅出的为您展示普洱茶近二十年来的发展历程,为广大茶商、茶友提供了一场兼具时效性与前瞻性的普洱盛会。

  论坛开始由《五行图书》罗英银总编辑介绍演讲嘉宾及会议主题,然后阮殿蓉女士、陈怀远先生、吴锡瑞先生、查立伟先生分别对这二十年普洱茶的发展历程进行演讲。

  国内的普洱茶市场在1999年开始萌芽,一个普洱茶的风起云涌的起点,也是中国创造普洱的新时代,开始了普洱茶的新世纪,喝老茶比喝新茶更健康,这也是促成普洱茶涨价的一个因素。2004年是国营茶厂统治时代的结束,私人茶厂开始大肆出现。在07年的时候,普洱茶市场被打开,但是有行无市,然后供不应求,价格被哄炒抬高,这样的行景对于做茶人来说无疑是一个噩耗。到了08年,普洱茶行业走回正轨,在规范下慢慢发展了起来。文化带动产业的结构的变化,二十年过去了,普洱茶的发展也逐步进入正轨。

  普洱茶发展的二十年也是阮殿蓉女士从事普洱茶行业的二十年,这二十年间发生了很多事。在这二十年间,因为机缘巧合能在1998年进入勐海茶厂,所以创造了很多个第一。例如开创了普洱茶编号、人民币防伪用于普洱茶,创造了99绿大树、傣文青、纪念饼系列等。这些一点一滴的创新都在推动着普洱茶行业的发展,普洱茶的发展也逐渐走向正规化和制度化。

  1999年1月份走进老班章,办有机认证和绿色食品证,为办证请了欧盟的专家青睐,走进了老班章,行走在从没有人走过的山里,她自己带了人开辟道路,花了6个小时,终于到达班章,然后采集树叶做了认证,因为有机认证的标志像一棵大白菜,所以这批茶就叫班章大白菜,这也是班章大白菜的来源。

  越是在困境下,越能激发人的潜在创造力。在二十年前的普洱茶发展困难时期,阮殿蓉改革行业结构,创新生产方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普洱茶的面貌、工艺乃至存在形式,这些都增加了对普洱茶的认知成本。也因为如此,普洱茶反而显得魅力四射,让人横生重塑欲望。

  很多人在十年前都觉得普洱茶越陈越香这个说法是在忽悠人,怎么可能普洱茶越老越好喝,到现在,大部分的人开始相信,普洱茶是真的越陈越香。这二十年来,最主要是让中国人重新认识有这么一类茶可以通过存放提升品饮价值。普洱茶这二十年间的发展,不仅影响很行业,也影响到黑茶和白茶的行业结构的转变。

  普洱茶二十年间的变化主要有两个。第一个变化是茶可以存放的理念带来了行业的转变,投资茶的行业开始出现;第二个变化是以前大家喝茶是关注茶的外形,类似选美,过分依赖手工,为制作茶带来很大的麻烦;而普洱茶是压成饼,压成饼以后,减少了对外形的追求,我们开始把茶的价值转向茶的滋味。普洱茶的发展带来很多产业的联想,年份茶的价值,会形成一个体系,体系催生市场,这个市场已经建立起来了,现在更多地是提倡寻找茶的源头,溯源成了普洱茶新的价值理念。

  演讲结束后进入现场提问环节,大家都对普洱茶普洱茶市场的前景表示很关心,爱好收藏普洱茶的热则是提问了仓储等专业的知识,然后也验证了一些普洱茶野史的现场。

  提文环节结束后,2019国际普洱茶论坛完美落幕了。二十载风雨,让我们期待下一个普洱茶二十年芳华!

  对普洱茶而言,时光是静止的,百年千年如一日走过。但是对于阮殿蓉女士来说,和普洱茶结缘并在普洱茶的陪伴下走过的21年却是一个行业蓬勃发展历程的见证。钟摆不停地摆动,时针循环了一轮又一轮,21年岁月成就一片普洱茶,同时21年的岁月也让一个女人从青涩走向成熟。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古人吟唱惜时如金,时间,摧毁了多少美人打败了多少英雄,唯独成就了一片普洱茶饼。21载的岁月沉淀,让一片普洱茶从生到熟,让一个茶人从稚嫩到老练,也让一家企业从青涩走向成熟。仰望虬曲苍劲的古茶树,手握沉睡多年的普洱茶,成长的道路上,阮殿蓉时刻提醒着自己不能忘记种茶人的艰辛,不能忘记前辈们的筚路蓝缕,更不能辜负六大茶山,这四个字背后的绿水青山。

  普洱茶的二十年不过弹指一瞬,但是对于阮殿蓉和更多的茶商、茶人来说,这是一个跨越式的发展,二十年,普洱茶经历了太多风雨。作为一个普洱茶发展历程的见证者,阮殿蓉与普洱茶的故事却是多于二十年,她亲眼见证了并参与了普洱茶的发展,从规则的制定到行业结构的转变,每一步都有她的脚印,这些脚印丈量着普洱茶发展的路程与辉煌。

  普洱茶,这积淀了厚厚时光的普洱茶,就是生命中“能喝的古董”。21年的岁月成就了一片普洱茶,同时也成就了一个企业家。

2020年黑茶市场预测,产量减少,价格不涨价

  已近五个月的新冠肺炎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尽管中国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但在世界部分国家仍有蔓延之势。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影响已经显现而且是深远的。我们看到,疫情对投资和生产有一定影响,但更重要的冲击是消费。作为横跨一、二、三产业的茶产业,从目前来看,在生产、加工端尽管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影响较小,即使有影响也是由于流通受限而导致的减量生产、加工,影响较大的依旧是终端的流通和消费。

  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全媒体已于5月11日推出2020年普洱茶市场预测,5月14日推出2020年白茶市场预测,5月25日推出2020年绿茶市场预测。今天,就2020年黑茶(除普洱茶外)市场做一预测,供消费者参考。

  出身并不光鲜

  居于王者地位

  本文所指的黑茶是指湖南安化黑茶、广西六堡茶、四川雅安藏茶和湖北青砖茶,安徽安茶因产量较少,在此不做预测。而云南普洱茶因其特殊性,已经单列并做过预测,在此不再赘述。

  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全媒体记者发现,近十年来中国茶叶市场可以用“黑白当道”四个字形容,黑茶和白茶可谓出尽风头。细心的业内人士和消费者会发现,在各大宣传平台、展会、市场营销活动中,黑白茶类最为活跃,消费者的参与度和兴趣度也最高。 

  根据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发布的数字,2019年,黑茶产量37.81万吨,占当年中国茶叶产量的13.54%,是继绿茶之后中国第二大产量的茶类。但从国内销售均价来看,黑茶每公斤仅为93.73元,排在红茶、白茶、绿茶、乌龙茶、黄茶之后,在六大茶类中均价最低,主要原因是黑茶市场中的边销部分因受国家价格限制而导致,据悉,2019年,黑茶总产量中边销茶产量占到8万吨。近年来,黑茶产量在茶叶总产量中的比例逐年上涨,2019年比2018年增长了5.92%,是六大茶类中增长率最高的茶类。

  中国黑茶是中国独特的茶类,历史以来主要供西藏、新疆、内蒙古、青海等西北少数民族饮用,直到现在,边销茶仍然属于国家统购统销的商品,国家统一指定63家边销茶生产企业完成边销茶生产任务,销售价格执行国家指导价格,并享受国家给予的政策优惠。2000年之后,随着普洱茶在内销市场逐渐兴起,特别是人们对黑茶开始有了认识,其他曾经主要生产边销茶的企业也开始针对内地消费者生产黑茶。特别是2010年之后,在所有黑茶类企业的集体努力下,黑茶市场开始红火。

  生产整体减量

  价格不涨

  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全媒体记者观察发现,无论是安化黑茶、梧州六堡茶还是雅安藏茶、湖北青砖茶,多年来均保持了价格逐年上涨的态势,只是各茶类上涨的幅度高低不一。过去三年,梧州六堡茶在黑茶类里价格上涨最为强劲,如六堡茶头部企业广西梧州茶厂,过去三年,三鹤六堡茶价格每年递增至少20%以上,且产品供不应求。中茶梧州茶厂也有不俗表现,价格呈逐年上涨趋势。其他梧州大大小小的六堡茶企业,都或多或少的享受到了六堡茶整体趋势上涨带来的红利。

  受今年新冠疫情影响,产量和价格方面,各主要六堡茶生产企业表示维持去年水平,有的表示会略加减少,而价格方面与去年持平。中茶梧州茶厂总经理张均伟表示,个别老茶、品质较好的茶价格会稍做调高,也有个别调低的, 整体来看价格维持了去年水平。疫情对六堡茶今年的出口市场有一定影响,但内销市场影响并不明显。  

  而对于安化黑茶,中国黑茶界的这批黑马,过去十年应该是中国茶叶界公共品牌打造成效最为明显的品类。2019年,安化黑茶加工量达到了9万吨,连续10年蝉联全国茶叶产量第一县,拥有白沙溪、中茶、华莱、云上等在全国较有影响力的企业品牌。记者从安化县茶旅发展领导小组了解到,今年,安化黑茶的总体产量不会增加,安化县正在实现由茶叶大县向茶旅大县跨越。而在价格方面,茶周刊全媒体记者从白沙溪茶厂股份有限公司了解到,白沙溪茶厂根据今年经济环境和市场形势,将减少产量,价格维持上年水平。由此看来,无论哪家品牌的安化黑茶,今年产量都不会增加,价格维持过去水平或略有下降。

  四川雅安藏茶是主要供应西藏的边销茶,目前在黑茶类中的影响力略高于湖北赤壁青砖茶,雅安市政府打造雅安藏茶的公共品牌起步较早,尽管政府财政并不宽裕,但政府主导的市场推广活动长期以来坚持不懈,为雅安藏茶在黑茶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奠定了基础。雅安藏茶主要生产企业有雅安茶厂、兄弟友谊茶厂等,这些企业也同是国家边销茶定点企业。雅安藏茶在黑茶类中的价格一直相对平稳,没有大起大落。

  产于湖北省赤壁市的青砖茶是主要供应内蒙古、甘肃、青海等地区的边销茶,在湖南安化黑茶的启发下,近几年也逐渐开始拓展内地市场,相比其他黑茶家族兄弟,虽然起步晚,但在赤壁市委、市政府的重视下,成效凸显。赤壁青砖茶拥有赵李桥、长盛川、羊楼洞品牌的主要生产企业,产品大多出口到蒙古和俄罗斯等东欧国家,出口和边销的青砖茶整体价格较低。面对今年的特殊市场环境,再加上湖北青砖茶公共品牌在内销市场中的影响力还有限,产品销量和价格长期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创新产品

  打造品牌依旧是王者之道

  面对此次疫情,所有黑茶生产企业的痛点是感受到了销售渠道的不畅。线下销售受阻,所有黑茶厂家都面临着同样的痛点。

  黑茶的加工、包装特点和陈化特点决定了黑茶线上营销的难度。疫情期间,黑茶多年来主要依靠的线下模式受到阻碍,大部分黑茶企业积极尝试线上销售,从目前看来,大多效果不佳。原因之一是黑茶出身于边销茶,但始终没有摆脱边销茶块状、篓状的体积大、紧压型特点,而这些特点在饮用、携带等方面非常不便,严重制约了线上产品销售。

  尽管有些企业也在积极创新产品,但大多没有实质性的突破,企业多是在产品概念上做文章,产品形态和口感并无太大变化。原因之二是黑茶的陈化特点更加注重体验性,加大了其在线上营销的难度,且远远大于绿茶、红茶、乌龙茶等,从长远来看,传统的线下销售依旧是黑茶的最佳销售模式。

  2020年几近过半,所有的黑茶企业在这场疫情中或多或少均受到了影响,但整体来看,无论安化黑茶、梧州六堡茶、雅安藏茶、赤壁青砖茶,每个茶类的头部品牌企业影响较小,其他无品牌或品牌影响力弱的企业受冲击较大。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可能要持续一两年,近期茶叶经销商反映,疫情带来的消费者消费信心不足,消费力下降已经显现,这必将加快茶行业的洗牌,一批创新能力弱、无品牌的小微企业必将淘汰出局。

  普洱茶圈有句玩笑话:三年不生产普洱茶也不缺普洱。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文中所指的黑茶,黑茶市场产能过剩是所有黑茶企业需要面对的问题,尽管黑茶需要陈化的特点掩盖了这一问题,但是因疫情而减量对黑茶产业来说更是一次良机。

  来源:茶周刊

2020年黑茶市场预测:产量减少,价格不涨价

  已近五个月的新冠肺炎疫情还没有完全结束,尽管中国已经取得了阶段性胜利,但在世界部分国家仍有蔓延之势。疫情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影响已经显现而且是深远的。我们看到,疫情对投资和生产有一定影响,但更重要的冲击是消费。作为横跨一、二、三产业的茶产业,从目前来看,在生产、加工端尽管受到了一定的影响,但影响较小,即使有影响也是由于流通受限而导致的减量生产、加工,影响较大的依旧是终端的流通和消费。

  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全媒体已于5月11日推出2020年普洱茶市场预测,5月14日推出2020年白茶市场预测,5月25日推出2020年绿茶市场预测。今天,就2020年黑茶(除普洱茶外)市场做一预测,供消费者参考。

  出身并不光鲜

  居于王者地位

  本文所指的黑茶是指湖南安化黑茶、广西六堡茶、四川雅安藏茶和湖北青砖茶,安徽安茶因产量较少,在此不做预测。而云南普洱茶因其特殊性,已经单列并做过预测,在此不再赘述。

  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全媒体记者发现,近十年来中国茶叶市场可以用“黑白当道”四个字形容,黑茶和白茶可谓出尽风头。细心的业内人士和消费者会发现,在各大宣传平台、展会、市场营销活动中,黑白茶类最为活跃,消费者的参与度和兴趣度也最高。

  根据中国茶叶流通协会发布的数字,2019年,黑茶产量37.81万吨,占当年中国茶叶产量的13.54%,是继绿茶之后中国第二大产量的茶类。但从国内销售均价来看,黑茶每公斤仅为93.73元,排在红茶、白茶、绿茶、乌龙茶、黄茶之后,在六大茶类中均价最低,主要原因是黑茶市场中的边销部分因受国家价格限制而导致,据悉,2019年,黑茶总产量中边销茶产量占到8万吨。近年来,黑茶产量在茶叶总产量中的比例逐年上涨,2019年比2018年增长了5.92%,是六大茶类中增长率最高的茶类。

  中国黑茶是中国独特的茶类,历史以来主要供西藏、新疆、内蒙古、青海等西北少数民族饮用,直到现在,边销茶仍然属于国家统购统销的商品,国家统一指定63家边销茶生产企业完成边销茶生产任务,销售价格执行国家指导价格,并享受国家给予的政策优惠。2000年之后,随着普洱茶在内销市场逐渐兴起,特别是人们对黑茶开始有了认识,其他曾经主要生产边销茶的企业也开始针对内地消费者生产黑茶。特别是2010年之后,在所有黑茶类企业的集体努力下,黑茶市场开始红火。

  生产整体减量

  价格不涨

  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全媒体记者观察发现,无论是安化黑茶、梧州六堡茶还是雅安藏茶、湖北青砖茶,多年来均保持了价格逐年上涨的态势,只是各茶类上涨的幅度高低不一。过去三年,梧州六堡茶在黑茶类里价格上涨最为强劲,如六堡茶头部企业广西梧州茶厂,过去三年,三鹤六堡茶价格每年递增至少20%以上,且产品供不应求。中茶梧州茶厂也有不俗表现,价格呈逐年上涨趋势。其他梧州大大小小的六堡茶企业,都或多或少的享受到了六堡茶整体趋势上涨带来的红利。

  受今年新冠疫情影响,产量和价格方面,各主要六堡茶生产企业表示维持去年水平,有的表示会略加减少,而价格方面与去年持平。中茶梧州茶厂总经理张均伟表示,个别老茶、品质较好的茶价格会稍做调高,也有个别调低的,整体来看价格维持了去年水平。疫情对六堡茶今年的出口市场有一定影响,但内销市场影响并不明显。

  而对于安化黑茶,中国黑茶界的这批黑马,过去十年应该是中国茶叶界公共品牌打造成效最为明显的品类。2019年,安化黑茶加工量达到了9万吨,连续10年蝉联全国茶叶产量第一县,拥有白沙溪、中茶、华莱、云上等在全国较有影响力的企业品牌。记者从安化县茶旅发展领导小组了解到,今年,安化黑茶的总体产量不会增加,安化县正在实现由茶叶大县向茶旅大县跨越。而在价格方面,茶周刊全媒体记者从白沙溪茶厂股份有限公司了解到,白沙溪茶厂根据今年经济环境和市场形势,将减少产量,价格维持上年水平。由此看来,无论哪家品牌的安化黑茶,今年产量都不会增加,价格维持过去水平或略有下降。

  四川雅安藏茶是主要供应西藏的边销茶,目前在黑茶类中的影响力略高于湖北赤壁青砖茶,雅安市政府打造雅安藏茶的公共品牌起步较早,尽管政府财政并不宽裕,但政府主导的市场推广活动长期以来坚持不懈,为雅安藏茶在黑茶市场中占有一席之地奠定了基础。雅安藏茶主要生产企业有雅安茶厂、兄弟友谊茶厂等,这些企业也同是国家边销茶定点企业。雅安藏茶在黑茶类中的价格一直相对平稳,没有大起大落。

  产于湖北省赤壁市的青砖茶是主要供应内蒙古、甘肃、青海等地区的边销茶,在湖南安化黑茶的启发下,近几年也逐渐开始拓展内地市场,相比其他黑茶家族兄弟,虽然起步晚,但在赤壁市委、市政府的重视下,成效凸显。赤壁青砖茶拥有赵李桥、长盛川、羊楼洞品牌的主要生产企业,产品大多出口到蒙古和俄罗斯等东欧国家,出口和边销的青砖茶整体价格较低。面对今年的特殊市场环境,再加上湖北青砖茶公共品牌在内销市场中的影响力还有限,产品销量和价格长期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创新产品

  打造品牌依旧是王者之道

  面对此次疫情,所有黑茶生产企业的痛点是感受到了销售渠道的不畅。线下销售受阻,所有黑茶厂家都面临着同样的痛点。

  黑茶的加工、包装特点和陈化特点决定了黑茶线上营销的难度。疫情期间,黑茶多年来主要依靠的线下模式受到阻碍,大部分黑茶企业积极尝试线上销售,从目前看来,大多效果不佳。原因之一是黑茶出身于边销茶,但始终没有摆脱边销茶块状、篓状的体积大、紧压型特点,而这些特点在饮用、携带等方面非常不便,严重制约了线上产品销售。

  尽管有些企业也在积极创新产品,但大多没有实质性的突破,企业多是在产品概念上做文章,产品形态和口感并无太大变化。原因之二是黑茶的陈化特点更加注重体验性,加大了其在线上营销的难度,且远远大于绿茶、红茶、乌龙茶等,从长远来看,传统的线下销售依旧是黑茶的最佳销售模式。

  2020年几近过半,所有的黑茶企业在这场疫情中或多或少均受到了影响,但整体来看,无论安化黑茶、梧州六堡茶、雅安藏茶、赤壁青砖茶,每个茶类的头部品牌企业影响较小,其他无品牌或品牌影响力弱的企业受冲击较大。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可能要持续一两年,近期茶叶经销商反映,疫情带来的消费者消费信心不足,消费力下降已经显现,这必将加快茶行业的洗牌,一批创新能力弱、无品牌的小微企业必将淘汰出局。

  普洱茶圈有句玩笑话:三年不生产普洱茶也不缺普洱。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文中所指的黑茶,黑茶市场产能过剩是所有黑茶企业需要面对的问题,尽管黑茶需要陈化的特点掩盖了这一问题,但是因疫情而减量对黑茶产业来说更是一次良机。

  出品: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全媒体

  监制/安明霞本期编辑/陈浩

找到约720条结果 (用时 0.01 秒)
没有匹配的结果
找到约17条结果 (用时 0.0 秒)
没有匹配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