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中国普洱茶网 整体品牌升级,更名为「茶友网」

大益2015年出07年7542

找到约2条结果 (用时 0.004 秒)

【大益生肖史(六)】善美祥羊:从敷衍的设计窥探市场14年的低迷

大家好,我是茶不多先生,

一个有点点骚的普洱人。

友情提示:

我的内容普遍很长,本文篇幅4000字,需要花点时间。

想看短小精悍茶内容的,我推荐:大师时代、涂涂说茶、八克茶资讯、大益行情网、东和茶叶服务号、芳村老茶骨、大益论坛、大益报价网、中国茶友会、茶友网、普洱杂志、找找茶,甚至是星茶汇。他们中的大部分都是优质的原创内容写手。也是我在搜集资料时重点拜读的渠道。

但想看长内容的,并且还能第一时间回复您留言和评论的,可能只有我了。

这次更新耽搁了很久,其一是 本职工作的忙碌,另外毕竟涉及到了又一场「崩盘」,希望尽量严谨一点。本来浅谈一下,但是考虑到本文的篇幅,也不算浅了,废话不多说了,开始吧。

2015年,正逢《喜羊羊与灰太狼》开播的十周年,大益也推出了羊年生肖纪念饼,虽然两者没有什么关系。羊饼的上市,意味着大益生肖系列走了一半,半程回顾,生肖系列也并非每年都是大益产品线的重中之重,虽然品质良莠不齐,该拉胯的时候一样拉胯,有高有低,但依旧很好的守护着臻品系列的定位,尚未越线。

开坑生肖系列之前,我从来没有完整的叫过一次羊饼的名字,每次看到羊饼,脑海中浮现大多是“美善美羊”,“善喜美羊”,“善喜洋洋”的称呼。单看版面,真的很难一眼辨识出来产品的名字,现在开始创作生肖的内容,才正儿八经的看清了羊饼——原来你叫善美祥羊啊。命名上看,个人认为有点拗口。一个本就拗口的产品名,还费尽心思的在字体上做加法,实在难以让人缕清设计师的脑回路。最终呈现的结果,便是版面上硕大无比的「四头羊」。我很难说服自己,羊饼的设计是合格的。对比下兔饼,兔饼在设计上的不足,更多的是没有设计导致的,这是决策上的失败,而羊饼从外观到命名,个人看来都算不上优秀,这是设计本身的失败。

版面来看,羊饼的设计不乏有「致敬」龙饼的嫌疑,因为版面都有占据大面积的手写字。但是龙饼至少还有一条龙纹盘旋在侧作为点缀,而羊饼整体设计的既没有凸显出羊的温顺可爱,也没有表达出羊本身的吉祥之意,真的有点太不走心了。

为什么对羊饼要求如此严格?因为我属了25年的羊,直到我来了广州,才发现我™原来是属马的。

好消息是,羊饼的配料沿用了勐海大树茶,这一点再一次将蛇饼钉在了生肖系列的耻辱柱上。配货信息方面, 善美祥羊的配货价为5500每件,标准店2件,形象店4件,旗舰店8件,体验馆S1为10件,S2为12件。

我觉得,羊饼是有一点敷衍的,而这种敷衍,也反映出大益,或者整个普洱行业在2014年的低迷,具体有多低迷呢?低到执着与文艺人设,将微博当朋友圈的吴老板,连微博都懒得发了。

回顾2014年,老茶人普遍会丢一句「普洱又崩盘了」来概括。你要问他为什么,他说马饼补货的锅,你问为什么马饼补货导致崩盘,他就丢一句“你不懂,我懒得跟你说”。

……

2014年2月13日,人们陆续从老家赶回各自的岗位,准备在新的一年乘着大益改制十年的春风再接再厉。去年已经还清债务的茶商,今年可以考虑换台车了,而去年换了车的,今年可能就开始考虑换房了。茶市就是这样,总让人产生一些不必要幻想,但又总是有人确实实现了。

相传,这一天的马饼,成交价来到了24000的高点,虽然现在看起来这个价格还好,但是在6年前,对比马饼7000+的配货价,这个价格已经翻了三倍有余。庄家好不容易用了大量的资金控制了货源,造成了供不应求的假象,开开心心过了个年。大益却在这天突然宣布,将对经销商实施马饼等额补货,震惊我妈一整年!此举意味着又有6000件马饼化身「天马流星拳」从天而降,爆锤市场。此时控制了货源的庄家,直接被货源反向控死了。价格当即意思了一下,小跌三千。并且成功拉动其余明星产品也开始了一场长达一年低迷期。时至今日,24000的马饼,依旧是高点。虽然在今年5月份短期回升过,但6年前的24000,和现在的24000,已经不再是一个概念。

天马流星拳爆锤市场的初期,大多数人认为是短时间的一次回调,并没有放在心上。云南的春茶尚未大面积上市,茶商们便早早的奔赴茶山薅茶,更早进山,意味着收购的价格更低,利润空间更大。但是每年山上的茶叶就那么多,茶商你方薅罢我登场,茶叶「好像」供不应求。我奶奶说过:"供不应求"会导致物价上涨,普洱茶也不例外。但咱们这个行当中,这个现象是存在炒作概念的,不一定是真实的消费需求。

之后,成品的价格也不出意料的上涨了,普洱的门槛也被进一步拔高,看着普洱一年一个价,那些追求高端普洱的喝茶人突然觉得自己像个傻子。过去人们没得选,但是到了2014年,人们有了新的选择——白茶,更高的姿态,更高的价格,而且当时的白茶相比普洱而言,稳的一P。因此,白茶成为2014年度"黑马",让久负盛名的普洱茶遭到了背刺。整个2014年,普洱茶价格一降再降,都没能挽留住前女友一样的消费者,投身白茶的怀抱。头部资金开始向白茶靠拢,一度让普洱成为不那么高端的茶品。

除了白茶以外,前文提及的杜姓男子继8848之后,再次跨界,带着自己打磨多年的铝罐成立小罐茶,进军茶叶市场,要说小罐茶对普洱造成的直接影响,那是是没有的,但是小罐茶背靠的电商模式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势力,作为送礼佳品,小罐茶凭借铺天盖地的广告,打开了礼品市场大门。中国人送礼是很讲究的,不怕礼品贵,怕的是收礼的人不知道礼品有多贵。而电商解决了这个痛点,也不可避免蚕食着线下日渐萎缩的交易量,最终造成库存积压,资金难回笼的困局,在互联网极速发展的铁蹄下,传统商业被踩成了重伤。

更骚的还要属股市,装死多年,突然诈尸,营造出一幅傻子来了都能赚钱的假象。茶叶炒作,信息差是唯一的竞争力,但是存放茶叶又是另一门学问,无异于隔行隔山。相比之下,股票就粗暴多了,只需要及时买卖即可。反正都是赌博,少一门学问,即少一门风险。因此,大部分的资金又跑到股市去了,在这样一种情况下。继续传播普洱的投资价值就有点搞笑了,真正的大丈夫只有保证自己能屈能伸,既然重振遥遥无期,那就猥琐发育,悄悄囤货。

因此,将将马饼补货看作这次崩盘的始作俑者是不全面的,马饼只是一款产品。即使没有马饼,也可能会有妈饼,麻饼之类产品。只是好巧不巧,马饼是当年的第一款产品,毫无争议的出头鸟。所谓的崩盘是指大盘突然暴跌,并且长时间在低位苟延残喘,持续走绿。今天掉6万,明天涨8万,这种行情就不叫崩盘,叫刺激。因此,崩盘是需要诸多原因共同促成的成果,一味的将大益,甚至是马饼视为崩盘元凶,不可取,换个观点来看,甚至可以假设是大益预见了这次崩盘,才紧急推出了数千件马饼逐步拉低市场,回看多款明星产品在14年的行情图,其实都没有出现断崖式的下滑,也是给人们一个逐步下车的机会。

图片描述

图片描述

· 部分产品2014年整体行情

举个例子,当人们站在4楼,大益一波操作将你推到了2楼,最后跟着大盘摔到一楼。这种摔法可能会比较疼,但是大多还能站起来。不然我们看到的就是4楼的茶商,被疯狂的价格追到了8楼,最后一次性摔到一楼,这种摔法就不是疼一下的问题了。回到市场上,如果真的走到这一步,卖农药的老板可能又会在被窝里面笑出猪叫声。

换言之,如果没有大益马饼的补货,剩下的无非两个结果:

1、普洱飞涨,门槛越来越高,10万配货的7542指日可待。

2、普洱飞涨,接着出现断崖式下跌,一场规模超过07年的崩盘迎面走来。

2014年,在猝不及防下的情况下,普洱茶又陷入了被动局面,市场开始受冷,茶价迅速下跌,订单减少,这次的“崩盘”,长达一年多时间。如此行情的表现,可能是对去年部分产品疯狂上涨的回调,完全看作一个去除泡沫的过程。

无脑吹大益救市吗?不不不,我只能说大益是在保住自己利益前提下,最大程度稳住了茶商的根基。减少了风险。但你要说大益具体犯了什么错,可能就是马饼的定价上,确实有点飘了。

这时候我们再来回顾07年卢云厂长的那段话:当茶价涨到某个高位,没有人再以更高价格购买时,价格回调就在所难免,这也是市场的一种理性回归。然而,这样一种正常的价格回落现象,却被部分媒体频频加以“崩盘”、“缩水”等词。在卢云看来,这背后必然有一只看不见的利益“黑手”。所以,真理都是经得起时间考验的。

行情下跌的时候,彼时的大益,专营店高达3000多家。但并非每一家都在赚钱,甚至大部分都是不怎么赚钱的。那时候的大益茶,已经从商品变成了投资品。因为越陈越香的属性,许多茶并没有被消耗掉。产品回流芳村,滞留东莞的现象非常严重,成为大益布局全国的绊脚石。于是,大益在2014年渠道服务商会议上,提出了“寻找真正的消费者”年度营销主题,5月份启动称为“凤凰计划”的商圈营销,目的是提升大益茶全国专营店盈利能力,旨在通过对终端门店全方位的升级优化,为消费者提供更优质的茶饮消费与体验服务。

大益2014年所启动的茶行业的“凤凰计划”,可以说是一种品牌的升级或者转型,意味着大益主动去刺破投资市场价格虚高的泡沫,重新寻找真正的消费者。这时候,再回过头看马饼补货的事件,也不排除是凤凰计划的问路石。

茶市不佳,反应到茶商便是心情不好,让年轻人不想努力的阿姨不见了。享有「普洱华尔街」的芳村也遇到了一件火上浇油的事情——涨租金。2014年前,芳村铺租的的上涨比例大概在2%,但是2014年,也许是看到13年行情大好,却跟自己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于是也想捞一笔,于是将过往2%的涨幅的租金上调到了10%,就连入场费也跟着涨了一大截。茶商不是二愣子,如果市场大好,大家其乐融融,物业适当涨租是OK的,赚钱的继续留在村里,赔钱自行离开,优胜劣汰,蛋糕在长大,吃蛋糕的人在减少,完全OK。但我赔钱了,你还涨我租,那就是你王八蛋,你是在落井下石。你要问我去年那一副看破红尘视钱财如粪土的嘴脸的是装的吗?其他人我不知道,反正我是装的。你跟我聊茶,我可以是文化传播者,你跟我谈钱,那我必须是生意人。

在10月23日,300多家商户在喷泉广场举行集会,抗议不合理的租金上涨,场面异常热闹,却也异常文明,不惹事,不闹事。也体现了茶商的高素质。最终,管理方不得不推出新的续约方案与收费标准,让闹剧暂时告一个段落。但租金上涨的背后,是人们对茶市暴利的眼红,是许多人渴望进来分一杯羹的信号。未来,很难避免还会有类似的事情发生。

虽然大益在普洱茶的龙头地位延续在了同年的双十一上,继续稳坐普洱行业的头把交椅。但是在全品类茶行业中,大益已经被甩到了三甲外。对于大益而言,进军互联网是势在必行的,这是一块绝对不能丢的市场。快乐品茗的故事依旧历历在目,于是,一场关于电商革命在此时,可能已经埋下了火种。最终,在2015年的双十一上,大益成功问鼎全品类茶业的第一名,我不认为这是一年的时间就能做到的成就,因此这个第一,可能在14年,甚至13年就已经着手布局了。

再具体的事情,留着明年再聊吧。

从当年损失惨重的北方投资客说开,聊聊北方市场的过去与未来

2007年的思茅,大到城市地标,小到街头巷尾,到处都贴满了一个荒谬的标语:“存钱不如存普洱”,甚至整个城市都因一饼普洱茶,改名为普洱市。

从“早上一背箩,下午开摩托”的普洱茶农,到带着一麻袋钱到市场成件买普洱茶的大小老板,再到存了满屋子茶的单位领导,没经过的很难想象那时疯狂。

这股炒茶大军中,不仅有对普洱茶较熟悉的云南人和广东人,还有大量一无所知,只知道“这个能赚钱”的北方投资客,同时损失最惨重的也是这些大哥。

当年的那次疯狂,至今仍留有哪些影响?对未来的北方普洱茶市场又会有哪些影响?这篇文章,我们就来坦诚聊聊这个问题。


头脑发热的投资客

前些年陆离在北方考察时,结识的一位普洱茶商(以下简称老张)的经历,就很能说明问题,他之前主要经营福建茶叶,2006年才随大众做起了普洱茶的买卖。

当年老张租下的那间门面,不过百余平米,还要为家人留出起居的空间,2006年勤勤恳恳地做了一年生意,过年时简单算了下开支,余下了十多万的利润。

听起来还不错对吧?但当时大家都觉得挺正常,老张还说了个真事,当年他对面那家普洱茶二线品牌经销商,光那一年就拿下了近千万的销售额。

就这人家还觉得很惭愧,年终回云南开会时,都是灰溜溜地坐在角落,毕竟比起前面那个年销过亿,胸带“最佳经销商”的广东大经销商相比,还差的很远。

说到这里,老张还感叹道:“那年来店里的客人络绎不绝,我和老婆每天从早忙到晚才勉强招架,而对门那家比我还辛苦,光桶装水每天就要用十几桶。”

然而,随着市场崩盘,好日子很快就到头了,老张心有余悸地说,07年初很多人都将身价性命砸进了普洱茶,幸亏他当时把钱拿去买房了,否则也会跳进去。


而老张对面那家店的老板就没这么幸运了,大益7542行情涨至17600左右时,那位老板用毕生积蓄吃进一批货,几天后尾盘就涨到了250000元一件。

但还没等他高兴,普洱茶市场就迅速崩盘,这款茶直接暴跌到8000元每件,大笔资金几乎在一瞬间就被深度套牢,而这正是当年大量头脑发热的投资客缩影。

吸取教训的经营者

普洱之殇后,大批损失惨重的投资客和茶商都黯然退出了普洱茶市场,而留下的这些人则充分吸取经验教训,以名山古树为依托,稳健地进行普洱茶经营。

经过了数年发展,河南茶城经营的品类中,除了早些年成功平飞北方的铁观音,以及当地茶叶霸主信阳毛尖外,普洱茶也占据了一席之地,呈三足鼎立之势。

而到了行业更加健全的今天,河南的十八个地市中,除了信阳这一茶叶主产地外,其他各座城市,普洱茶都占据了不小的市场比重,而且还在稳定增加。

信阳的茶叶实力也不容小觑,茶叶种植面积216万亩,总产量8万吨,总产值150亿元,信阳毛尖品牌价值达71.08亿元,位列全国第三,茶叶消费市场庞大。

而更具有代表性的,则是河南人调侃的“集一省之力发展一个城市”的省会郑州,目前常驻人口1260万,人口密度仅次于北上广深,茶行业进展飞速。


日新月异的新茶城

2003年左右,在芳村茶城已成气候之时,整个河南地区,只在郑州分布有一家规模不大的普洱茶经销商,而且选址还是在华中食品城,在当地影响非常小。

到了2004年初,河南首家茶叶批发市场“郑州茶叶城”开门迎客时,整个市场220家商户,只有3家经营普洱茶,而且专营店只有一家,剩下两家还只是兼买。

而接下来的发展就按下了快进,随着那一百多匹满载普洱茶的老马在北京街头招摇过市,全国各地都吹起了普洱茶热潮,普洱茶市场进入了疯狂炒作模式。

仅仅是两年后的2006年,郑州茶叶城内基本所有商户都在经营普洱茶,同年新开的郑州北茶城,门面供不应求,里面近9成的茶商都在炒作倒买普洱茶。

然而,热潮来的快去的也快。2007年,随着普洱之殇的降临,全国普洱茶市场都降到了冰点,各地茶城萧条一片,炒作普洱茶的茶商也早已不知影踪。

好在之后不久,随着古树茶概念的强势崛起,普洱茶界迅速恢复了元气,而郑州普洱茶行业也重新振作,经历了之前的疯狂,很多商家都追求稳扎稳打。

2010年,郑州茶城数量新增数家;2015年初,河南茶城数量新增到20家以上,而且不断有新茶城在筹划开业,折射出的是当地旺盛的消费需求。

其他北方省份的普洱茶市场也都前景良好,如西北地区的代表城市西安,常住人口过千万,茶叶门店过万,茶馆茶楼逾千,茶叶吞吐量占西北市场近三成。

而更西边的宁夏,甘肃,新疆等省份,自古以来就是边销茶的主力消耗地区,哪怕近些年来茶叶品类大大丰富,很多人人不忘记忆里的那份砖茶香。

尤其是清真大省新疆地区,饮食偏向重口味,油腻和多脂,需要茶叶来消食解腻,这里的冬季漫长又寒冷,与普洱熟茶温和养胃的特性也十分符合。

目前新疆地区共有一千三百余家茶叶经销商,“炉院街茶叶一条街”则为当地最大的茶叶集散地,整个新疆能占到西北市场四成多。(数据来源:新疆茶叶协会)

此外,茶企北上时,还需重视茶叶在北方的送礼属性,500元的消耗茶叶在当地已经是较高的消费,但逢年过节时买几千元的礼品茶送礼的却大有人在。


国家方面的政策也是值得考虑的因素,尤其是国家已经稳定推行多年的一带一路政策,将带动西北经济的发展。此外,政府国企单位的采购也不容小觑。

2013年时三公消费被控制,很多人预测礼品茶将失去生存空间,实际上只是减少了过度包装与华而不实的现象,品牌茶,老茶,古树茶依然是目前的送礼热门。

以上就是北方市场的发展浅析,一路分析下来,我们会发现在2020年之前,普洱茶在北方的发展是非常迅速的,奈何之后的疫情影响实在太大了。

茶客去不了市场,茶企卖不动新茶,情况最严峻的还要数千千万万的茶叶店,房租,人力,进货,疫情下已是入不敷出,经营上更是困境重重。

经济下行,远离资讯中心的北方茶店该如何自救?“南茶北上路迢迢”专题的最后一篇,让我们把目光投向处境艰难的茶叶店。

来源:陆离茶寮,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找到约1条结果 (用时 0.003 秒)
没有匹配的结果
找到约1条结果 (用时 0.001 秒)
没有匹配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