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中国普洱茶网 整体品牌升级,更名为「茶友网」

大益普洱方茶

找到约353条结果 (用时 0.017 秒)

大益普洱方茶产品

指数
指数
指数
指数
大益

普洱方茶 100

生茶 2003年
指数

【大益茶史05】你普洱崩盘,关我大益肾么事?

友情提示:

本文篇幅近5000+字,宜为睡前读物或者私人时间读物

书接上回,咱们接着来啊!

之前写大益茶史,多是按照时间顺序,然后以历任厂长经历作为线索进行记录。随着吴远之接任,厂长这个概念成为了过去式。04年之后,普洱成为“风口上的猪”,吴远之也乘着普洱的春风,着手操盘着复兴大益的宏图计划,但正是这股风刮得太猛,也导致了市场07年的崩盘,这一期我们就聊聊茶人耳熟能详的普洱崩盘事件,严格来说并不属于大益茶史的范畴,但是在乱世之中能够活下来,也能间接佐证吴远之的超前眼光。

我们先把时间线拉回2002年,这时候的吴远之还在保山水泥“玩泥巴”,11月24日(一说23日),广州茶博会正如火如荼的进行中,由云南茶商提供的“宫廷普洱”被广州茶博会评选为当年普洱茶王,净重100克,也就是二两,再加上鲁迅先生收藏过的故事,起拍价格便来到一万元,拍卖一经开始,茶王受到了茶迷的疯狂追捧。一时间,竞拍号牌频频举起。整个竞拍过程中,一位来自顺德的梁姓买家,手持93号牌,时年55岁,无疑是现场最靓的仔,他一出手便报出2.4万元的价格。一众买主一看,大叔你不讲武德啊,于是纷纷拿出斗地主的魄力,大你,压死。价格随即被抬到了10万,在场的人们以看热闹的心态将现场围的水泄不通,竟然情不自禁的鼓起了掌,直呼好家伙。梁先生本来心里价位是12万,也许受人追捧的虚荣,一举祭出王炸16万。现场安静了,竞主沉默了,主持人懵逼了,再三询问后,各路竞拍者表示要不起,不要。最终茶王以16万元被梁先生带走,留下身前身后功与名。

如果你对16万/100g感受不是很强烈,我们可以换算一下。

16万/100g,每g便是1600元,折合成散片价格是在57万,换做一提,直逼400万。这是一个会让轩辕号哭泣,让千羽流泪的价格,任何的明星产品,在这个价格面前,都会泯为众人,黯然失色。更何况,那是在18年前,那年,京城内城四区的房价也不过4300元/平方米(数据源自房天下)。毫无疑问,2002年震古烁今的16万元人民币,创造了自茶叶拍卖史以来的最高记录。即使在那个2G网络的时代,依旧让普洱茶在一夜之间成为国内顶流,曝光度丝毫不低于一年后的艳照门、汶川地震等事件。

分享一个2004年的小故事:时年,身为云南省青联常委的胡明方同志远赴北京参加一场会议,与会某位领导人听说他来自昆明,就随口说了一句:“你们那的普洱茶不错啊!”出生在湖南的胡明方一头雾水,啥是普洱茶?现场的空气突然安静下来,胡明方只能向领导报以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大家都是官场混的,这次进京自己是代表云南省,对普洱的无知是一个极度丢面子的事情。

回到驻地,胡明方当即翻阅各种资料,才勉强洞察普洱茶一二。当晚,他与云南省团委、茶协等各方人士的协商下,有了马帮进京的想法,旨在以政府视角,组建一波马帮举行了一场全国性的营销活动,以此来体现政府对普洱的认可与重视,这不是广告公司开两场头脑风暴会就能完善的营销活动,因此这时候也仅仅是个想法,属于少年的血气方刚,三分钟热情。后续还需要做好各项准备。谁知2004年底,云南茶协赴广州茶博会期间,马帮要进京的消息不胫而走,胡明方听到消息的时候,虽然嘴上还在问候“内奸”身体健康,但是已然被逼上了“绝路”,只能硬着头皮启动计划。

马帮进京不仅仅是一群牧马人进京那么简单,医疗,补给,宣传,贡品等等资源需要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为了避免打上劳民伤财,浪费公共资源的标签,马帮进京需要“师出有名”,即一个正当理由。胡明方与一级演员张国立取得联系,拟邀张国立作为马帮进京活动的代言人,并且承诺沿途募集到的资金建筑希望小学,为自己套上了公益的名号。

2005年5月,由120匹马、11个民族、46个马锅头组成的大马帮,驮着六吨普洱茶从云南出发,途径成都、西安、太原、河北的80多个县、市,行程4000多公里(说8000公里的都是缺心眼,官方记录是8000里),于10月9日到达北京。

浩浩荡荡的前往数千公里外的京城,成就了普洱茶行业迄今为止最为成功的营销案例,没有之一,4个月之后。当马帮行走在北京的大街上,引起了北京市民的空前热情,在全国各路媒体的狂轰滥炸下,马帮新闻事件引发了全国性的普洱茶热潮,从而推动着普洱茶迅速升温。

· 马帮进京路线图

这一年的大益也没有闲着,北京的马帮在10月27日计划返回昆明,另一支马帮也即将迎来启程,大益拉上云南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也组建了自己的马帮,以重走茶马古道,弘扬传统文化的名义,走进了西藏,同样捐建了不少学校。

· 马帮西藏行路线图

整个05年,在马帮的带动下,普洱彻底火了。

06年全年可以说是高调炒作普洱茶概念的一年,从主流媒体到门户网站都将普洱茶描述成可以长期投资的理财品。其中CCTV多次在财经频道播放相关题材的节目,更有一期长达49分钟的专题节目,详细的讲述了那年的火爆。(原视频已经上传至公众号后台,可回复关键词“疯狂的普洱”查看完整版)同时,各大拍卖行大量普洱老茶成交,进一步堆高了人们对普洱茶收藏的热情。

这一系列的曝光操作,让普洱的名声如日中天,社会的热度飞升也就图一乐,真要拉价格赚钱还是得看资本的骚操作。

2006年初,大量的资本开始涌入市场,让人们产生了不必要的幻想,认为普洱行业支棱了起来了,整个行业忘乎所以,刮起了浮躁风,最终形成全民热炒普洱茶的狂潮。各行各业的人都来投身普洱茶事业,炒房的已经举不动刀了,还是炒普洱的骚,热门产品一天一个价,甚至一天几个价,价格哗哗的直往上窜,平均升值100%-200%。要说最骚的还是某些品牌,给个批号自己做都行,甚至有些包装的纸箱子都能卖几千。。。可以说,但凡我奶奶在那个时候还能扑腾两下,必然也会投入到潮普洱的大军之中,这股势头异常恐怖,恐怖到连普通茶商都觉得不安的那种。

不完全统计,从2004年到2007年,进入云南普洱茶茶界和周边行业的资金,大概在140个亿左右。这个风气一路追到2007年,但是,资本的目的是用钱赚钱,跟建设行业,发展行业关系不大,当钱赚够了,当即一招釜底抽薪,抽走资金,剩下那些来不及跑路的,全部成为高位接盘侠。

简而言之,普洱大热,资本进入,价格飞升,资本跑路,市场崩盘。

可以说04-07年的普洱,是一股汹涌的浪潮,但退潮的时候,总有裸泳的人。

· 退潮的时候……

07年是大部分茶人的痛,史称“普洱崩盘了”,对于彼时还在暗恋初中女同学我的来说,没有参与过,以后来人的姿态去回顾这段历史,显然就佛系了很多,但是对于深陷其中的人,那段时间必然不好过,满仓的普洱,这茶汤苦涩,才下眉头,又上心头。反正就是不断上头。

然后我们来看看系列的主角,前面已经剧透了,07年的大益并没有受到太多的影响,这时候就不得不感叹大益董事长再次展现出超前的眼界,大益一直以来都有提前备货的习惯。0405年原料价格极其便宜,按照大益的习惯一般是提前1~2年收购第二年产品的原料,但是对于其他高价收购0607年毛茶的商家来说,崩盘造成低价销售产品是要产生巨额亏损的。而大益则因为07年原料收购较少躲过一劫,纵观整个07年的营业额,谈不上多优秀,但也超过了06年,斩获6个亿。

于是,在整个市场一路唱衰的时候,大益高调宣布,成立集团制,集团的好处,除了大家都能想到的便于管理,资源再利用等客观优势,最重要的是,这是一件极度有面子的事情,尤其是整体大盘崩塌的时候,唯有大益能释放一些积极的信号,这是自身实力的体现,更是向人们灌输一个概念,任凭市场萎靡,我大益依旧临危不惧。天时、地利、人和,大益占完了,这个行业巨头,也就没什么悬念了。

这个时候,老版的《蜘蛛侠三部曲》都已经上映,大益深知“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规则,既然成为了龙头,必然就需要承担起“救市”的责任,除了上述的马帮进藏以外,大益还以合作伙伴的名义参与了崔永元主持的“我的长征”栏目,同年,大益不仅在北京建立了大益国际茶文化交流中心,让更多的人来认识大益的茶,体会到品茗的快乐与神韵。还出资成立了云南大益爱心基金会,让人们看到大益不仅仅是一个只会谋利的企业,更在公益上有突出贡献。

2008年,更是以5000万的价格中标了央视黄金时段的广告投放权,成为第一家在央视招标中亮相并获得成功的茶品牌。“5000万显然不是一个小数目”,但是吴远之在采访中说到,“这笔钱花的值,今天大益是有能力来做这件事的,如果我们不做,可能三年,五年后其他企业也会来做,现在我们占领了这样的品牌高点,无论对企业自身还是行业整体,意义都是非常重大的。”

可以说07年大益,与市场的茶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多数茶人表示自己年轻不懂事,跟错了队伍,也悟出了一个人生道理:人这一辈子,选择比努力更重要。于是纷纷转投吴总麾下,自此成为大益忠实的拥趸。并在后续的十余年,作为大益的基本盘。10年初,大益“瑞虎吉祥”粉墨登场,作为生肖系列的首款产品,凭借庞大的客户群,一举成为普洱茶圈每年的保留节目,引得众多品牌争相模仿,如果说苹果发布会是科技圈的春晚,那么大益生肖饼的发布会,无异就是普洱圈的春晚,因此,你不得不感叹,那时吴远之先生屡次打开了天眼,提前洞察了市场。

本来还想聊聊14年的“崩盘”,但是看了各项数据,14年PK07年,难免有点小家子气了。完全不是同个量级,现在字数3000字,为了体现本系列的厚重感,我决定加更到4000字左右,为此,在这里我想聊聊“崩盘”的概念。先说结论,任何一款金融产品,不是在崩盘中,便是在崩盘的路上。理论上而言,各行各业的崩盘理应是一种必然的事件。但如今巨头林立的普洱茶市,在国家的认可与推广下,很长一段时间内,断不会因为单款产品的发布导致整个大盘崩塌。这个时间很长,至少看完这篇文章的大部分人应该是等不了的。

但市场上有不少茶人喜欢将崩盘二字作为口头禅,假装是自己是07年的过来佼佼者。于万千磨难中,坚韧的存活下来的人中龙凤,拥有丰富的普洱操作经验,拉倒吧,正儿八经靠普洱发了大财的人,大部分已经实现财务自由,再不济也不会道貌岸然逢人便传播崩盘论。前段时间沧海跌破8万的时候,便屡屡有人高瞻远瞩,表示市场要崩盘了,集体装死吧,震撼我妈一整年,你让他卖货跑路吧,他又表示自己还可以一战,扶她起来。与立牌坊的小姐无异。试想即使沧海跌破4万呢?市场依旧不会崩盘,但是因为炒家个人实力不足导致的自我崩盘,这是可能的。将崩盘二字屡屡挂在口中,不会为自己贴上丝毫的光彩,也不会受到后浪门投来羡慕的目光,现在后浪们的眼界骚多了。反而会体现出个人风控能力的不足,塑造自己十余年人傻钱多的憨厚样。当然,对于年迈的老茶人而言,我们需要保留足够的尊重,毕竟就连当年16万拿下普洱王的梁先生,如今也是73岁的古稀老叟。

但有些年纪轻轻的市场后浪就比较搞笑了,但凡明星产品走绿的时候,就开始大放崩盘厥词,试想07年的时候,这群后浪,不过还在嗷嗷长毛的年龄。这里没有对任何人不敬的意思,只是觉得既然大家都选择了这个行业,相信大益这种话大家可能听烦了,我们不妨相信自己的选择,还是那句话,选择永远都比努力更重要。当然,如果只是普通外围,那这段对你就不受用了。

·崩盘?

字数凑够,就此打住,如果确实有人希望我聊这个话题,我们再单独开一篇内容。这个时候,如果还有人支持崩盘论,不妨想想十年前那群告诉你房价会崩盘下跌的朋友,如果你们还是朋友的话。

大益茶史差不多也快结束了,往后,可能还逐步回归到行情的探讨,如果各位朋友关于大益,普洱之类的信息希望了解的,也可以私信或者评论联系我,如果有需求,我这边会再进行整理讲解,谢谢。

最后,我再抛一个投票,涉及到个人文章的字数问题,不少人反馈过字数太多了,但是个人认为这样的阅读体验会更有沉浸感。提出的观点也能做到有理有据,不知道看到这里的朋友,你对我内容的字数有和看法吗?

大益生肖史五(五)英雄骏马:蛇饼炮灰实锤了

大家好,我是茶不多先生,

一个有点点骚的普洱人。

友情提示:

本文篇幅近3500字,宜为睡前读物或者私人时间读物

彩蛋还在

· 本人笔墨实属辣眼,故由夫人代笔,但是内容确是由我编写的

不同于大长虫的阴寒与惊悚,在我国的汉字文化中,带有“马”字的正面成语可能是生肖里面最多的,不胜枚举。尤其是每一次马年的春晚上,都会变成一场大型的成语秀,不同于龙的高高在上,虎的凶猛狂野,马,是一种相对温顺的动物,但又不乏铿锵有力,我认为,马更符合传统的中国人形象。

之前说到蛇饼毫无亮点,这个结论仅仅是在生肖系列中,放到整个大益产品线中,还是对得起臻品的名号,再不济,蛇饼也能确保生肖的下限,称之为生肖系列的守门员也不为过。蛇饼的「不走心」,我认为不排除是为了成就马饼的可能性,回到时间线上,我们不难发现两款产品都是在同一年发布的。理论上来说,应该是同时规划的两款产品,也许,大益认为与其让人们的期待值从0上升到100,不如试着从-100上升到+100,200分的落差,双倍的快乐。因此,我们看到马饼发布前后的诸多动作。

马饼是史上最早的一款生肖产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马饼是唯一拍摄了宣传片的,前无古人,后面有没有来者我还没查到

马饼第一次推出了两款产品,前无古人,后有来者

第一次线下9个城市举行了一场公益拍卖会,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版面来看,马饼的设计也是创新的,寥寥几笔的笔锋勾勒出的骏马形象,让人眼前一亮,加上贯穿马身的钻石光斑,将自身的贵族气展现的淋漓尽致。朽叶黄的大底更是脱离了传统的中国风大红大紫的喜庆审美。而800g的珍藏版马饼,虽然保留了整体的设计风格,但是由于分量更足,面积更大,显得更加大气,那场面,丝毫不压于第一次看到苹果6plus的心态。

马饼的设计,可以说是生肖系列从迎合人们的审美,过度到引导人们的审美。无论是横向比较同年其他品牌的马饼还是纵向比较大益自己历年的生肖产品,英雄骏马在版面上来看,都可以说是一个超脱时代设计。不得不说,大益的内部团队的整体审美提高了。

原料用回了勐海大树茶,算是众望所归,并且经过3-5年时光自然醇化,此举也让蛇饼成为14年前唯一的一款澜沧江大树茶,当然,后面的猴饼也用了一样的原料。马饼特藏版更采用了传统手工石磨技艺加工而成,配以大益首款茶品配套定制纪念邮票,极具纪念价值。

以上每一个环节的革新,都是用钱砸出来的成果,但羊毛是出羊身上的,一系列的大手笔,最终体现在价格上,但是配货价便破天荒的翻了一倍有余,标准版与珍藏版分别来到了7480元与6160元。有幸在网上查到了相关配货的信息,标准版英雄骏马,标准店可配4件,形象店可配8件。珍藏版好像是众生平等,标配一件,具体信息未找到,如有错误还望指正。

马饼发布前的2013年,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将近十年的大益产品拉出来,在2020年的今天,每年保底都会有一款产品,价格突破10万,或者突破过10万。但2013年独领风骚,没有一款产品跑到6位数,甚至迈过8万这个门槛的,有且仅有早春乔木一款。情况雷同的2015年,云起目前价格卡在9万,但是这款产品是从14万下来的。2013年,是人们心中的崩盘前夕,属于「最后的疯狂」范畴,因此,我们可以片面认为,2013年是普洱的小年,或者说大益的小年。

· 截止发稿前的13年四大天王,截图源自东和

2013年开始,有一个好消息,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各大平台开始完善明星产品的价格走势,因此,马饼从问世至今,也有了一条清晰明朗的行情表。

马饼标准版(上)珍藏版(下)走势· 截图源自东和

相比前面提到的早春乔木,丹青的话题性应该更强,作为一款极富争议的产品,名字是真的好听。本是绘画用的颜料,在唐代诗人陈子昂作品中,便有「山水丹青杂,烟云紫翠浮」,算是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典范。而回到大益的产品中,丹青是大益“轻发酵”技术的处女作,就口感来看,有回甘,苦涩味显,香气甜香,带醇浓,汤色红浓明亮,明显的生熟兼而有之,喜欢它的人吹上了天,Awsome!Amazing!赞不绝口。不喜欢它的人纷纷表示什么玩意儿,日了狗了,恨不得塞回工厂里重新加工。它注定能吸引一部分人,也会被更多人所摒弃,所以它是普洱这一小众行业里面的小众产品,但这么多年过去了,轻发酵还在,因此,我认为这也是从迎合用户过度到引导用户的尝试。

回看2013年的大益产品布局,平庸是真平庸,但是平庸的好处,便是门槛不高。那一年的普洱班,在大益同学的带领下,几乎复刻了07年的炒茶盛世,当然,主要还是炒大益。你说你是普通茶商,那你就一档口老板,但你要是表示自己玩大益的,你就是期货操盘手,喝茶品茗间,决胜千里之外,整个身子骨都不一样了。这一年,卖茶叶的不一定能赚,但是玩大益绝对不会亏。反映在每一个茶人的脸上,人人面如桃花,慈眉善目。邻里和蔼可亲,嘘寒问暖,市场俨然步入了社会主义高级阶段。但凡你在市场遇见的那些阿姨,普遍都是「阿姨我不想努力了」的那种阿姨。

不仅仅是芳村,这群阿姨在云南也同样存在,有数据显示,2013年普洱老茶风头之劲可谓“一时无两”,一改往常平稳向上的态势,呈45度角“发射线”’飙升。往年年均升值幅度在10%-30%之间。但是2013年仅半年的时间,价格普遍飙升30%以上,个别内质特别优秀的品种,升值幅度更是达到50%。新茶方面,台地茶普遍涨幅为20%-30%,古树茶的涨幅则在50%以上,名山茶更是倍涨。

回顾13年前,普洱圈近十年的行情,即使有07年崩盘事件的影响,但是部分普洱老茶的升值幅度依旧超过1000倍,跑赢了股票、房产、艺术品等所有投资品种。有数据指出,以勐海茶厂出品的普洱老茶“大白菜”系列为例,由十年前的10余元/片(357克),飙升至13年10000+/片(357克),价翻千倍。这么一看,所谓的崩盘,更多还是对自身的抗风险能力产生了误会,而导致的个人崩盘,就市场而言,不过只是一场阶段性的回调。哪怕这个阶段有点长,覆盖面有点广。有些人还没见到曙光,便倒在了黎明。市场从来都没有崩盘,崩的是自己。有些朋友,维持一天的早中晚三餐都能导致个人资金崩盘三次,你还跟他扯个贾斯丁 · 比伯儿?

2013年,吴总写了一年的博客,但是发现反响并不是很好,博文阅读量跟茶不多先生在全网的阅读量差不多,对于我而言,能够有幸与集团掌门人处于同一个水平线,是让我坚持创作的动力,但是对于吴老板来说,与这就是一种耻辱了。另外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加速了互联网的「碎片化」进程,吴老板的分享平台,也逐步向微博靠拢。

人设方面,虽然指掌大益集团这样体量的企业,但我认为吴老板内心深处,自我认知还是一名「文艺中年」,旨在成为一名传播茶文化的使者,不争不抢,在成为尔虞我诈的商场中,化身一股清流,用浅显易懂的文字,觅一方知音那种。为此,我翻遍了吴总2013年全年的微博,可以拍着胸脯告诉大家,吴老板并没有过多宣传自身的产品,年初的蛇饼,吴老板用一条微博带过,年尾的马饼,吴老板微博都懒得发了,吴老板,这tm可是双倍快乐的马饼啊!

对于很多热衷炒茶的朋友,吴老板告诉大家:

也揭示了普洱茶涨价的原因是炒作和炒作带来的副作用。风险与机遇总是并存的。

蛇饼上市前晚,吴老板分享的一本书的读后感。

马饼上市当天,吴老板宣传着自家的基金会。

以上总总,可以再次佐证,吴老板在微博上,或者说互联网上给自己竖立的人设,更多是倾向于文化的传播,而非唯利是图的商人形象。因此,我们有理由猜测,吴老板指掌的大益,已经脱离了商业买卖这类低级趣味,更像一个将军,沉迷于战场上的列阵布局,排兵布阵,活成了13年众多茶人心目中,幻想的自己。品牌大起大落,皆在掌握。当茶人茶商还在第一层为了生活与物质奔波的时候,2013年的吴老板可能跑到了第五层。

2013年还有一件事可以哔哔下,云南迎来了两位贵宾——马云、李连杰两人携手,先后拜访了景迈、南糯山两座古茶园,他们此行的目的谁也不清楚,当时大家都以为马云可能会进入普洱茶行业,这还了得,一时流言四起,谣言纷飞,马家普洱,不得镶个金边裱起来的那种?

“正当所有人都激动不已的时候,两人就回去了。。。

正当所有人觉得马老板不过走马观花走走过场,两人的普洱产品发布了。。。

正当所有人觉得普洱行业迎来强力推手即将变天,两人再也没聊过普洱了。。。

大佬就是这样,反复教育刁民,塞翁失马,焉知非福的道理,日常煎熬着普通人,常年处于冰火两重天的境地。

马老板的这款普洱叫「茶禅一味」,分生熟饼,当时发售价为2999元一饼(357克)的,配货……是没有配货的,就这个价格,依然一饼难求。原料什么的,我就不知道了,但是有了马老板的名号,原料其实也不那么重要了。

马饼后面的故事大家都知道了,07年的动荡,史称,「普洱崩盘了」,那么马饼后的14年,史称,「普洱又崩盘了」。但是按照时间线来看,今天还讲不到那里,我们就留着下次再聊。

————彩蛋————

首先非常感谢您可以看到这里,任何人。

12月20日拜读了星茶汇的文章《生肖“牛饼”——前来觐见》,整篇文章行云流水,短小精悍,不足千字的篇幅,竟然也挂上了7张配图,实乃楷模。但是第二张图表数据与本人之前的推文《【大益生肖史(一)】重温「瑞虎呈祥」,走出个虎虎生威?》存在高度雷同。当然,数据源于网络,理论上来说,我能找到的数据,贵平台也是可以找到的,但我并不认为你能找到和我一模一样的数据,因为截止本文推送前,此表格依旧处于信息完善阶段,所以,有些数据是我编的。

因此,我有充分的理由怀疑,贵平台可能是站在一个500万注册资金的有限公司高度,用着自己平均四位数阅读量的公众号以「原创」的名义在赤裸裸的抄袭一个由个人运营的,刚起步不到半年的,利用上班时间划水创作的,平均阅读不足400的,提前注明不接受转载的,沧海还亏了不少钱的……小公众号的一张图?

作为一个内容创作者,这种剽窃让我倍感不适。在我承认您是「真的牛批」同时,本人也第一时间发了朋友圈,并且向腾讯方面提交了侵权投诉,但是奈何个人声势不足,朋友圈很快就刷没了,侵权认证也需要时间等待结果(后面会公知),故决定在贵平台方主动与本人协商处理这件事之前,我会在后续的生肖系列中每篇都挂出本文的彩蛋内容,以供周知。

另外,贵平台复制过去的版本还有三个错别字,对应,不是对于,凰后,不是凤后,善美祥羊,不是善美喜羊。作为平台方,我认为这是不该犯的低级错误。同为文字工作者,看到实属辣眼。这里我已经做好了贵平台的水印,并且会放在后续文章的图表配图上。

致星茶汇的公众号作者,您可在聊天界面回复“我想白嫖”即可获得当天推文的图表内容,并且已打上了星茶汇的专属水印。我保证,这些内容是授权给贵平台的,并且,确保内容不会有错别字。

不谢。

注:

【大益生肖史】属于【大益茶史】的番外篇,旨在以生肖作为线索记录大益近十年的战略操作与布局,借古鉴今。

【大益茶史02】经历了“三年大跃进,十年大革命”的勐海茶厂

大家好,我是茶不多先生,

一个每天都幻想用八八青泡脚的硬核男人。

友情提示:

本文篇幅近3700字,宜为睡前读物或者私人时间读物

书接上回,咱们接着来啊!

1950年,新中国成立不久,百废待兴。佛海县临时人民政府接管佛海茶厂,茶厂正式成为国字号企业。随着范老出走台湾,茶厂群龙无首。省茶司遂派王兴、杨秉葵、唐庆阳等人深入佛海,恢复茶厂的生产与运营。一行人来到佛海,眼前的景色完全可以用“凄凉”来形容。彼时的茶厂,经历了兵荒马乱,已经完全停产三年,荒草丛生,厂房因长期失修而破旧不堪,与废墟无异。与其说是重建,不如说是新建一个茶厂。

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10多个人经过了好几个月的整顿、清理、修缮厂房,1951年,机器再度轰鸣,茶厂勉强恢复了生产能力。

1952年,为了庆祝茶正式厂复产,也为了彰显自己“国企”的身份,其中一名负责人的提议,“要不咱们改个名吧”,得到大家的同意后,将茶厂名字注册为“中国茶叶公司佛海茶厂”。自此,“庆祝一下改个名吧”成为勐海茶厂的保留节目。根据当时统销统购的要求,除了藏销产品外,都需要使用“中茶”商标。咋看之下没什么不妥,但由于当时的大环境依旧处于民不聊生阶段,在饭都吃不饱的前提下,喝茶无疑是一种奢侈,所以那时的中茶并不好过,因此,使用商标是需要付费的。每贴上一个商标,都需要为中茶支付一笔费用。当然,好处是不用为销售烦恼了。

茶厂的配套也并不完善,经常出问题,没有电,就自己发电;不够吃,就自己种植,不够穿,就找少数民族以物换物。几年下来,茶厂周边的物质生活得到了满足,甚至还创办了自己的电影院,子弟学校等。在全国建设社会主义时期,勐海县的人民背靠茶厂,居然迈向了小康生活。所以后来围绕茶叶系统的商检质检等部门都大量派遣了驻厂代表,城市里限量供应的食物吃不饱,派驻到这个边远之地,反而算是一个巨大的福利。

如今的勐海县

从1953年开始,茶厂迎来疯狂改名1.0的时代,

1953年,为了庆祝接管南糯山茶厂,更名为“中国茶业公司西双版纳茶厂”。

1954年,为了庆祝进攻紧压茶、绿茶,更名为“云南省茶业公司西双版纳茶厂”。

1956年,为了庆祝没有坏消息,更名为“思茅专区勐海茶厂”。

1957年,为了庆祝制茶机器改革,加工能力突飞猛进……好吧,改名确实太频繁了,这次就不改了。顺便说一句,这一年,一名叫“邹炳良”的18岁少年中学毕业,分配到了茶厂。享誉海内外的云南七子饼茶也是这一年,在唐庆阳的主持下迎来复产。

1958年,新中国迎来了大跃进时代,“赶英超美”成为人们的口号,吹牛B是人们的基本诉求,为了适应生产发展的需要,茶厂也立志做大做强,再创辉煌!于是搬迁计划,也就提上了日程。新厂址选在新茶路一号,也就是如今的勐海茶厂旧址,一边建设新厂,一边疯狂研发产品,在产量相对固定的情况下,只好增添品类,造成创收的假象,单是1959年一年的时间,便研发了“勐海方茶”、“普洱方茶”、“勐海沱茶”、“勐海砖茶”等数款新品。这是非常迎合时代的一个操作。具体口感差异个人没有喝过,但是结合时代环境,个人猜测口感差别不会太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