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一龙

58 文章 18 粉丝

石一龙,古树茶的思考
品鉴易武弯弓:蜜香野韵之穿透力惊艳四座

品鉴易武弯弓:蜜香野韵之穿透力惊艳四座

这几天喝了两泡易武弯弓。如终结者。那蜜香野韵之穿透力惊艳四座,美人翩若游虹之体悟,神识通达明了。千万不要进入古树普洱茶易武弯弓之境,难...
浙江大学王岳飞教授研究团队权威解释:EGCG引发肝损伤?普洱生茶或绿茶喝不得?

浙江大学王岳飞教授研究团队权威解释:EGCG引发肝损伤?普洱生茶或绿茶喝不得?

有人说茶健康养生是是因为茶中的ECGC可以降血脂、抗氧化;还有研究表明EGCG可以治疗癌症,是因为中西方都有研究发现生茶中富含的EGC...
杂谈:普洱茶的良心

杂谈:普洱茶的良心

普洱茶的认知乱象由来已久,我只是重复我过去的论断与梳理,以期更多的善知识与良心能够生长。写过一篇《2003年班章六星孔雀青饼值20万吗...
云南普洱茶是终结一切茶最终的味觉信仰

云南普洱茶是终结一切茶最终的味觉信仰

欣闻勐库戎氏创业20周年庆,有感戎氏家族勤恳事茶,龙爷发文遥贺。维特根斯坦说:“一件作品的光芒是一种美丽的光芒,可是它只有在另一种光芒...
易武“斗茶”与“减产”

易武“斗茶”与“减产”

5月初,第十届易武斗茶会在易武镇如期举行,过去由一家易武的茶企冠名,今年勐腊县政府请来了专做茶博会的深圳华巨臣公司,升级成勐腊县(国际...
用一场沟通天地的仪式,唤醒“德宏味”!

用一场沟通天地的仪式,唤醒“德宏味”!

“祭祀仪式开始”“鸣金奏乐”老祭司将声音拖得很长,那一瞬,整个天地都在老祭司世代相传的庄严仪轨中,一旁参与祭祀的鼓乐仪仗队,按照他的指...
勐库戎氏的冰岛江湖

勐库戎氏的冰岛江湖

01、江湖从来就不太平冰岛于普洱茶,如李杜于唐诗,苏辛于宋词,言有尽而意无穷。2005年冰岛老寨的肇始之作:勐库戎氏母树茶第一代问世,...
薄荷塘:信息不对称的博弈!

薄荷塘:信息不对称的博弈!

2018年年写过一篇《易武之巅薄荷塘》,已把这个小微产区说的很清楚,但很多时候,很清楚的事情总是被弄得乌烟瘴气。云门天成的廖天文兄,与...
冰岛老寨古茶树:岁月不敌贪婪

冰岛老寨古茶树:岁月不敌贪婪

1、深入此山中“这几年冰岛老寨的茶,远远不比以前啦,已经采摘过度!”汽车在山道上飞旋,司机老L一边发信息,一边跟我说话——以时速60码...
石一龙:龙爷的茶路

石一龙:龙爷的茶路

悲悯现行科普茶书通常将普洱茶划归为黑茶的一个门类,而我一直致力将其独立为第七大茶类。命运机缘让我踏上云南这片热土,直面朝气蓬勃而又云雾...
欲壑难填 :茶王树的生死劫

欲壑难填 :茶王树的生死劫

01、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茶王嗨“茶王树”之说,大多就是骗人钱财的鬼话。神龟虽寿,尤有竟时。大椿之年,亦有其秋,从来就没有不死不灭...
【茶行业】芒市茶路Ⅴ:江东乡仙人洞边河寨“唐茶”

【茶行业】芒市茶路Ⅴ:江东乡仙人洞边河寨“唐茶”

十一月的江东,秋风尚未洗劫空山。怀着遍访德宏每一寸茶山茶园的心愿,我们从芒市很快进入江东的地界。宋代才女李清照唱曰:“至今思项羽,不肯...
【茶山行】盈江掠影Ⅲ:陇中锦秀 古茶涤梦

【茶山行】盈江掠影Ⅲ:陇中锦秀 古茶涤梦

几月以来,在德宏这片厚土上,我所到之古树茶,无不亭亭玉立,生态自然,品质冠绝。一方水土滋养一方茶。尤其盈江县,作为德宏茶路的最后一站,...
【茶山行】盈江掠影Ⅱ:醉美苏典 傈僳茶香

【茶山行】盈江掠影Ⅱ:醉美苏典 傈僳茶香

晨光微茫,大地初苏。一天最盛朝气时,我们踏上苏典傈僳族乡古茶探寻之旅。车辆穿过盈江坝子,开向深山,一路美景,萦回于心。怀抱山川,大盈江...
茶“万病之药”难治“愚”

茶“万病之药”难治“愚”

前几天,公众号“啖茶论道”转载一篇题为《茶叶为“万病之药”?查证过吗?不要再自欺欺人和误人子弟了!》的文章。作者陆某,是一位东京大学农...
【茶山行】盈江掠影Ⅰ:所思所爱大尖山

【茶山行】盈江掠影Ⅰ:所思所爱大尖山

盈江寻味,寻隐者不轻见。说到德宏古茶,很多人只识盈江古树茶。可见,盈江古树茶于“德宏味”之份量。“况阳春召我以烟景,大块假我以文章。”...
2003年班章六星孔雀青饼值20万吗?

2003年班章六星孔雀青饼值20万吗?

清儒吴趼人说:“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用这话来形容普洱茶的“营销炒作史”,可谓恰到好处。陈的“八八青饼”“神话”,普洱茶宇宙第一大茶企...
陇川行纪Ⅲ:探源德昂“女王”传说与古树茶

陇川行纪Ⅲ:探源德昂“女王”传说与古树茶

行走于山水之间,问茶于德宏之际,从刀宏口中探知神圣的德昂“女王”传说,以及对陇川古树茶乃至德宏古树茶与“女王”传说的思考和推测、想象与...
陇川行纪Ⅱ:密境中的野生古茶树

陇川行纪Ⅱ:密境中的野生古茶树

远远望去,干崖梁子无限接近天空。密境曲径通幽,一株株野生古茶树竞向天门,势不可挡地闯入我们的视野。简单的村宴在晌午的谈笑中渐歇,刀宏的...
陇川行纪Ⅰ:护国乡小岭干寻茶

陇川行纪Ⅰ:护国乡小岭干寻茶

刀宏,景颇人。他是我们此行的领路人。我称他是陇川古树茶第一人,前无古人,后倚万古山河,又有俊朗后生。才见刀宏,我就被他腰间的银柄彩带长...

石一龙

石一龙,古树茶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