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谈:普洱茶的良心

普洱茶的认知乱象由来已久,我只是重复我过去的论断与梳理,以期更多的善知识与良心能够生长。

写过一篇《2003年班章六星孔雀青饼值20万吗?》,其实到了今天,某和茶叶上显示已经一件84饼茶2770万了,一饼400克折算下来32.97万。

且不论某和茶叶网站数据的真实性,或者真正的交易是否存在。这或许是荒唐至极的骗局。维持这个骗局的群体以一个简单事实告诉你,这个六星孔雀的班章茶一饼现在值32.97万了。

2003年,改制前的国营勐海茶厂为XX茶业X氏兄弟订制了一款净重400克,不是每饼几十块的而是十几块的普洱茶。那时候古树普洱茶还没有兴起,古树茶又苦又涩又难看,台地茶好看也好卖,更主要的是茶山路真的很难走,老班章的路只有拖拉机才能上,从勐海县城去一趟得大半天的功夫。

这么一个牛鬼蛇神之地出的茶,除了烟味,水又粗,涩又重,喉韵更没有,跟如今的班章一点关系都没有。

你说你不服,你说它是垃圾茶,但在广东市场,就是存在这样的合理又合法的割韭菜的行径,你会去买一饼吗?

从能看得见的史实,普洱茶回到云南公众的视野也是2000年的事情,故事说,老字号说,甚至1996年古树老班章说,历史是任人打扮的黄毛丫头,纵有腾挪幻想,也是徒空失去了认知的能力罢了。

有时沉溺于某种茶的味道,或者更执着某种泡饮之法,都是无望的执念。普洱茶的核心在于拼配之美和陈放之美,并非当下有些茶人著述中从绿茶衍生过来的香气论、神化山头论、茶叶进化论、冰岛美学论、古树熟茶论、加工类茶功能化论,都是商业手段和极度营销,我重申,用生态的普洱茶晒青毛料压制成饼,五年至二十年之间存放好的普洱茶就已有饮用价值了。

听见大同小异销售普洱茶的声音,我只安静的听,因为太了解而感到悲哀。黄片也好喝,甚至比古树茶还好喝,所以我们的认知其实需要一些正见。

日本学者冈仓天心论茶说:“茶分好坏,如同画有高下。优者寡,劣者众。”那么,茶的好坏高下,何以定论?

骚客谈茶,惯于随物赋形,而后天马行空,以小窥大,多有言过其实之处;茶商道茶,喜于追逐商机,然后附加功能,自圆其说,大有子虚乌有之用;学人评茶,乐寻茶话故事,随之以史入味,混淆味蕾,实有重源轻本之嫌;专家论茶,善以科学解析,进而循序渐究,小心翼翼,却有过分小题大做之弊。

我一再强调:喝茶,喝的是生态,喝的是健康,喝的是大自然的宁静、和美,一种清心寡欲的福分,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清福。

比如老班章、冰岛老寨、易武弯弓等久负盛名的茶,产量稀少,是普洱茶行业的标志性茶品。茶叶企业无不染指,有的茶企就是靠老班章活着。

现在一年老班章的古树茶产量严格来算有50吨,加上老班章的小树茶一年100吨多吧,但茶商和买茶的消费者大都不知道。

你若不信可以随便上个网站去瞧瞧,是个茶店都有大把大把的冰岛、是个茶铺都是千年古树老班章茶。便宜的不过9.9元,昂贵的几万几十万不等,简直多到烂市。

《易》曰:“冶容诲淫,慢藏诲盗。”可以说,成也名气,败也名气。这些“名茶”头衔的烂市,直接损毁了普洱茶的良心,破坏了普洱茶原产地茶农与消费者的切身利益。

而所有的负面,终归一个“利”字。八月杂谈,让我们重新寻找普洱茶的良心。

2019.08.04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茶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