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中国普洱茶网 整体品牌升级,更名为「茶友网」

不懂茶加盟大益茶好吗

找到约6条结果 (用时 0.007 秒)

中国茶产业的大聚合与规模经济时代

分散不怕,只要将离散分布的点高效连接在一起,并进行产业升级赋能就行;不用中心化,只用生态链共享与赋能化,可能才是未来茶行业的超级整合逻辑——题记!

  由于特色化、个性化的市场需求大,茶行业很难做到高度集中化。但可以通过产业基础设施、数字化与规模化平台将离散分布的各种资源高效连接在一起,从而形成分中有统,统中有分,共享发展,多中心与大分散协同发展,那么茶行业就会由移动互联圈层化,进入5G时代的生态链共享大聚合新时代。

分散的茶行业需要融合式的超级业态

  茶行业的全产业链整合,有产品与卖货两种思维。

  在产品主义主导下主打制造品牌模式,走市场细类品类高度聚焦的专精深发展道路。在卖货主义的主导下,往往成为渠道品牌或渠道平台,什么好卖就组织什么货源,找代工厂贴牌或帮制造品牌出货。制造品牌的专,渠道品牌/平台的多,就形成了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二元市场结构。

  两者存在合作与算计的关系,制造品牌将渠道平台当经销商,而渠道平台将制造品牌当供应商,都站在自己角度谋求利益最大。制造品牌对渠道分而治之,以保证厂家话语权。渠道平台扶持二三线制造商品牌,农村包围城市,让一线品牌屈服。

  茶企为什么做大难?是因为上游的专,很难在下游的多元化需求中放大。专,靠制造商品牌起家,很容易在细分目标市场中做到一两千万元的年销售。由于茶行业的渠道高度分散,渠道品牌/平台也只能做到局部集中。以中老期茶交易平台为例,陈茶汇一年做几个亿,已经是最牛的渠道平台之一。东和交易据说数十亿,但以大益茶品为主,比较虚,对正常的渠道运作不具参考性。渠道的集中程度远不够,走细分专业化的制造品牌,在一盘散沙中抓细分目标人群,只有两只手,能捧起多少沙子?

这就是,在一盘散沙中,以多多益善的卖货逻辑,可以做一亿到几亿;以细分挑检客户的方式,只能做一两千万元,企业团队厉害点,可做三四千万元。而五六千万元以上,就要做多品牌+电商,或者多品牌+中老期茶交易平台,或者多品牌+集合店,或者代工基地+自有品牌产业布局。

  总之,在上游多搞几个细分垂直品类品牌,由单一转为“多”;在下游,在利用渠道平台出货的同时,也自建渠道的“多”。电商/交易平台/集合店,就是制造商品牌自建渠道的多。从而形成全产业链的“多品牌+渠道精选货品多”格局,以在市场散沙中,形成局部的产业集中优势,从而由一两千万元的特色品牌,做成五六千万元,甚至上亿的规模品牌……

  中国茶产业需要在一线城市出现超级业态——茶商综合体基地。

  这种面向未来的超级业态,聚焦中国茶产业四大赛道——传统茶、快消茶、大健康茶、新茶饮,以消费端逻辑纵向打通全产业链,横向建立茶农茶企茶商及提供配套服务者的共享生态圈,以商业、服务业为根基,提供科技创新、文化创意、新型工业化、商业、金融、人才、标准化服务、国际化、品牌孵化、产销对接、数字化、公益、教育培训、质量检测、市场准入等解决方案,集创新孵化与扩散基地,一站式专业服务基地,人才、资本等要素市场基地,原材料、品牌正品与中老期茶仓储交易基地,茶超市、品牌集合店、品牌旗舰店、品牌专卖店、融入式消费场景专柜、电商、交易平台、直播、短视频等主流渠道模式以及数字化、5G等创新实验型渠道模式为一体,致力为中国茶产业的升级,解决创新、品牌传播、供应链组织、渠道效率与相关产业配套服务五大问题。

 走进5G生态链共享大聚合新时代

  茶行业有“三分三合”。

  全产业链各环节资源分散化、传播碎片化、销售圈层化,这是三分。看到分的一面,销售做到一两千万元到顶。

  三合,一是虽然产业各环节资源大分散,但有小集中。怎样在分中抓住不分的商机,做成五六千万元以上的规模品牌!

  二是中国茶正在形成产业聚集高地。拿普洱茶来说,勐海是制造之都,昆明是信息之都,芳村是流通之都,东莞是藏茶之都。以熟茶为例,不是其他地方发酵不出好熟茶,而是勐海已形成熟茶生产的产业效率优势。勐海味是品质代表,更是产业分工效率的代表。外地发熟茶,品质可能也很好,但产业效率无法比!在勐海利用原产地的品牌势能与供应链优势,可以相对容易做成亿元级品牌或供应链企业。在昆明这个信息之都,搞互联网与电商的中国普洱茶网/茶窝网,也能做上亿元销售。依托芳村这个流通之都,东和与陈茶汇也在做亿元至十亿级生意。双陈、昌兴存茶等,凭借东莞藏茶之都的资源,在搞南茶北调,虽然还不成气候,但代表一种趋势无疑。

  三是生态链的大一统,茶行业将来会诞生百亿级企业。专业分工、细分市场、移动互联,加上茶行业固有的底层逻辑以“大分散小集中”为主,造成茶行业进一步分散化。用中心化的逻辑,只能形成少数产业聚集高地与少数规模品牌/平台,而改变不了行业一盘散沙的局面。但用生态链大聚合的模式,不用高度中心化,而是做到分中有统,统中有分,共享发展,多中心与大分散协同发展,那么茶行业就会由移动互联圈层化,进入5G时代的生态链共享大聚合新时代……

做大做强的产业结构:根据地+流量变现平台+生态链大聚合

  中国茶企做大做强的“三位一体”结构——根据地+流量变现平台+生态链大聚合。对应中国革命战争就是,工农武装割据(根据地)+革命大众文艺+统一战线。

  中国革命分为高端小众参与的政治革命,劳苦大众的社会革命。国民政府完成了政治革命,取得了名义上的统一,但全国还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这跟中国茶产业的现状是不是很像,大家都在走上层圈层路线,搞政治革命,而视大众消费市场为洪水猛兽,怕被“共产共妻”,投入的钱打水漂,而经营多年的中高端圈子市场也被其他品牌瓜分了。共产党完成了社会革命。社会革命运动,玩的是基层动员能力。

  为什么国民党搞不了社会革命,是因为江浙财阀与卖办阶层舍不得革自己的命,对基层只是收收税维护治安,以乡村自治为主。就好比高端小众品牌,舍不得放弃小众暴利市场,而去服务对价格敏感、利润薄的大众市场。共产党基层大动员的法宝是,基础组织建设、利益重新分配、武装与意识形态宣传。三湾改编将党支部建在连队,在革命根据地建立村社一级基层组织,就是对中国传统松散的基层组织建设的科层化再造。在基层科层化的同时,土地革命重新分配了利益,让广大工农闹革命。

  这就是说老百姓要求性价比高的口粮茶,你能提供吗?不要成天盯着有钱人做逼格生意。拼多多的崛起,已经告诉国人最大的消费市场在哪!诉苦会,革命标语,农民运动,学生运动,工人运动,革命大众文艺,是不是在做流量的生意。一场诉苦会,多少人参军扩红,多少人支前,交公粮。学生运动加左翼文学,让延安成为年轻人与文艺界的革命圣地,多少年轻人、文化人去陕北朝圣。这就是革命流媒体的周边带货能力。

中国茶品牌建设的革命根据地问题

  现在讲一下中国茶品牌的根据地问题。中国茶产业的社会革命,建立根据地,是品牌大众化的胜利之本。因为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不要根据地的是流寇!


  根据地抓的是基层组织的动员能力。首先是在基层建立高效的科层组织,这是中国茶的管理革命。然后是建立基层的利益分配机制,让上游的茶农、合作社、原料供应商、代工厂跟你玩,很爽!下游的渠道服务商、终端店主跟你走能吃饱饭,甚至有肉吃。三是要建立科层组织整合的高效支点。

  上游根据地建设,要围绕茶园示范基地、现代工厂与大仓储来布局。茶园示范基地,一是食品安全有机生态的需要,二是可以低成本辐射周边茶园,输出种植管理与初加工模式。现代化工厂,是企业建立“品牌正品”形象的必要条件。消费者看到现代化茶厂,容易联想到品牌与品质保障,故其能为“品牌正品”背书。大仓储,依托原料的战略性收储,搞全省甚至全国全球原料拼配分级综合利用,能极大降低成本,丰富产品线,搞建立在成本效益核算基础上的结构性定价产品开发,从而组织起具备规模成本优势的高效供应链。

  小结一下,茶园示范基地可打造茶企的第一车间形象,现代工厂给品牌正品背书,大原料仓是组织高效强大供应链的关键。有了茶园示范基地、现代工厂与大原料仓加持,茶企上可高效整合茶农、初制所、合作社、料头、代工厂,下可高效整合渠道服务商与终端店。

下游根据地的建设,围绕渠道服务商与茶店来展开。去中间商,并不是不要中间商。而是说,中间商不能只会吃差价,而要转型为中间服务商,靠服务渠道来赚钱。茶店是个深度分销系统,有茶超市(大店)、品牌店(小店)、专柜。这店面三级体系,就能有效建立终端分销。

  根据地的支点,也是流量变现的支点。以直播红利为例,直播的场景有茶山直播、工厂直播、仓库直播、平台直播、茶店直播。茶山、工厂、仓库、平台、茶店,就是茶企根据地建设的五大战略支点。渠道服务体系做大了,就是服务平台。渠道服务平台,可以是别人的,比如淘宝、京东、茶窝网,也可以是厂家自建的,还可以是厂商合建的。

 规模经济与茶企正规化建设

  接下来谈一下规模经济对茶企正规化建设的重要性。

  外行看茶界,第一反应,缺标准,不规范,缺专业团队,到处是机会主义的游击队。

  为什么茶企茶商长期停留在游击队阶段,而不主动升级为专业主义的正规军?是因为做小众圈子的茶品牌,养不起职业化团队,建立不了科层化组织。客户数量有效,销量有效,而且不是标准化流水线服务,获客成本与维护成本太高。

  曾经火热的茶山行搞不下去,熄火,无非是体验接待成本过高、销量低造成难以为继,这就是抓小众市场缺乏规模效益之明证!不能形成有效的规模经济的情况下,养职业化团队不经济,故茶企的团队常是草台班子,经常将企业内部的事务性工作,交给外包团队做。这就是我常开玩笑的,茶企做事,内外不分,外人是很难干好份内的事的。即便他有能力,也不会低价帮你打杂,高价你吃亏,而且他不一定用心!

  专业分工、职业化、正规化、标准化,其实是属于规模经济的范畴。脱离大众市场,专注圈子生意的茶企,只能永远游击队与夫妻店下去。我常说,茶界不是没有标准化,而是大家都去玩碎片化圈子,造成认知很难统一,每个做茶都是“老子天下第一,我最懂茶,我的茶最好,别人的是垃圾”,故细分标准与逼格满天飞,致使茶行业缺大众认知标准……

  什么叫大众标准,是长期市场占有率高形成的,企业宣传洗脑的不算。

决胜大众消费主战场

最后谈一下,中国茶产业的社会革命主战场——大众消费市场。大众消费者要求的是高性价比品牌正品口粮茶,而且在终端能够很方便买到。

上游的大原料仓,就是解决高性价比需求的。现代化工厂,就是用来达成“品牌正品”认知的。而要让普通老百姓方便买到,茶企就要在重要城市、茶叶市场与商圈开足够多的店。开个会所,服务几个所谓的精英人物,不是做大众市场的打法。做大众市场,就是要到人多的地方,开二三十家店。

你一个新品牌,或三四线中小微企业,没什么影响力,不要想着别人追着你加盟,电商巨头把你列为头部卖家,媒体把你做案例免费报道,网红低价帮你站台,小白粉丝尖叫来追你,资本给你天使投资。能不能,电商先做一千万元,合伙先开十家店,加盟二十家店,专柜发展一百家。用两三年,做到这个数量级,让别人觉得你是能下沉消费市场的品牌。虽然体量不大,但许多人觉得你前途无量,就会引来各种赋能,从而突破做大做强的瓶颈,由一两千万元,做到五六千万元,再做系统升级,多板块生态化运作,成为亿元级企业。

面向大众市场,建原料仓,搞电商,开店,最好三者同时搞,是快速建立大众消费品牌的捷径。其考验的是,企业的管理半径、市场幅射半径、原料整合能力、深度分销能力、数字化建设能力、利益分配能力、科层组织建设能力、生态链共享能力、价值观与企业文化建设能力……

这些能力的取得,企业要建立学习型组织。毛老人家说,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

作 者丨茶界白马非马

来 源丨请上帝喝茶


中国茶产业的大聚合与规模经济时代

分散不怕,只要将离散分布的点高效连接在一起,并进行产业升级赋能就行;不用中心化,只用生态链共享与赋能化,可能才是未来茶行业的超级整合逻辑——题记!

由于特色化、个性化的市场需求大,茶行业很难做到高度集中化。但可以通过产业基础设施、数字化与规模化平台将离散分布的各种资源高效连接在一起,从而形成分中有统,统中有分,共享发展,多中心与大分散协同发展,那么茶行业就会由移动互联圈层化,进入5G时代的生态链共享大聚合新时代。

分散的茶行业需要融合式的超级业态

茶行业的全产业链整合,有产品与卖货两种思维。

在产品主义主导下主打制造品牌模式,走市场细类品类高度聚焦的专精深发展道路。在卖货主义的主导下,往往成为渠道品牌或渠道平台,什么好卖就组织什么货源,找代工厂贴牌或帮制造品牌出货。制造品牌的专,渠道品牌/平台的多,就形成了一个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二元市场结构。

两者存在合作与算计的关系,制造品牌将渠道平台当经销商,而渠道平台将制造品牌当供应商,都站在自己角度谋求利益最大。制造品牌对渠道分而治之,以保证厂家话语权。渠道平台扶持二三线制造商品牌,农村包围城市,让一线品牌屈服。

茶企为什么做大难?是因为上游的专,很难在下游的多元化需求中放大。专,靠制造商品牌起家,很容易在细分目标市场中做到一两千万元的年销售。由于茶行业的渠道高度分散,渠道品牌/平台也只能做到局部集中。以中老期茶交易平台为例,陈茶汇一年做几个亿,已经是最牛的渠道平台之一。东和交易据说数十亿,但以大益茶品为主,比较虚,对正常的渠道运作不具参考性。渠道的集中程度远不够,走细分专业化的制造品牌,在一盘散沙中抓细分目标人群,只有两只手,能捧起多少沙子?

这就是,在一盘散沙中,以多多益善的卖货逻辑,可以做一亿到几亿;以细分挑检客户的方式,只能做一两千万元,企业团队厉害点,可做三四千万元。而五六千万元以上,就要做多品牌+电商,或者多品牌+中老期茶交易平台,或者多品牌+集合店,或者代工基地+自有品牌产业布局。

总之,在上游多搞几个细分垂直品类品牌,由单一转为“多”;在下游,在利用渠道平台出货的同时,也自建渠道的“多”。电商/交易平台/集合店,就是制造商品牌自建渠道的多。从而形成全产业链的“多品牌+渠道精选货品多”格局,以在市场散沙中,形成局部的产业集中优势,从而由一两千万元的特色品牌,做成五六千万元,甚至上亿的规模品牌……

中国茶产业需要在一线城市出现超级业态——茶商综合体基地。

这种面向未来的超级业态,聚焦中国茶产业四大赛道——传统茶、快消茶、大健康茶、新茶饮,以消费端逻辑纵向打通全产业链,横向建立茶农茶企茶商及提供配套服务者的共享生态圈,以商业、服务业为根基,提供科技创新、文化创意、新型工业化、商业、金融、人才、标准化服务、国际化、品牌孵化、产销对接、数字化、公益、教育培训、质量检测、市场准入等解决方案,集创新孵化与扩散基地,一站式专业服务基地,人才、资本等要素市场基地,原材料、品牌正品与中老期茶仓储交易基地,茶超市、品牌集合店、品牌旗舰店、品牌专卖店、融入式消费场景专柜、电商、交易平台、直播、短视频等主流渠道模式以及数字化、5G等创新实验型渠道模式为一体,致力为中国茶产业的升级,解决创新、品牌传播、供应链组织、渠道效率与相关产业配套服务五大问题。

走进5G生态链共享大聚合新时代

茶行业有“三分三合”。

全产业链各环节资源分散化、传播碎片化、销售圈层化,这是三分。看到分的一面,销售做到一两千万元到顶。

三合,一是虽然产业各环节资源大分散,但有小集中。怎样在分中抓住不分的商机,做成五六千万元以上的规模品牌!

二是中国茶正在形成产业聚集高地。拿普洱茶来说,勐海是制造之都,昆明是信息之都,芳村是流通之都,东莞是藏茶之都。以熟茶为例,不是其他地方发酵不出好熟茶,而是勐海已形成熟茶生产的产业效率优势。勐海味是品质代表,更是产业分工效率的代表。外地发熟茶,品质可能也很好,但产业效率无法比!在勐海利用原产地的品牌势能与供应链优势,可以相对容易做成亿元级品牌或供应链企业。在昆明这个信息之都,搞互联网与电商的中国普洱茶网/茶窝网,也能做上亿元销售。依托芳村这个流通之都,东和与陈茶汇也在做亿元至十亿级生意。双陈、昌兴存茶等,凭借东莞藏茶之都的资源,在搞南茶北调,虽然还不成气候,但代表一种趋势无疑。

三是生态链的大一统,茶行业将来会诞生百亿级企业。专业分工、细分市场、移动互联,加上茶行业固有的底层逻辑以“大分散小集中”为主,造成茶行业进一步分散化。用中心化的逻辑,只能形成少数产业聚集高地与少数规模品牌/平台,而改变不了行业一盘散沙的局面。但用生态链大聚合的模式,不用高度中心化,而是做到分中有统,统中有分,共享发展,多中心与大分散协同发展,那么茶行业就会由移动互联圈层化,进入5G时代的生态链共享大聚合新时代……

做大做强的产业结构:根据地+流量变现平台+生态链大聚合

中国茶企做大做强的“三位一体”结构——根据地+流量变现平台+生态链大聚合。对应中国革命战争就是,工农武装割据(根据地)+革命大众文艺+统一战线。

中国革命分为高端小众参与的政治革命,劳苦大众的社会革命。国民政府完成了政治革命,取得了名义上的统一,但全国还是一盘散沙,各自为政。这跟中国茶产业的现状是不是很像,大家都在走上层圈层路线,搞政治革命,而视大众消费市场为洪水猛兽,怕被“共产共妻”,投入的钱打水漂,而经营多年的中高端圈子市场也被其他品牌瓜分了。共产党完成了社会革命。社会革命运动,玩的是基层动员能力。

为什么国民党搞不了社会革命,是因为江浙财阀与卖办阶层舍不得革自己的命,对基层只是收收税维护治安,以乡村自治为主。就好比高端小众品牌,舍不得放弃小众暴利市场,而去服务对价格敏感、利润薄的大众市场。共产党基层大动员的法宝是,基础组织建设、利益重新分配、武装与意识形态宣传。三湾改编将党支部建在连队,在革命根据地建立村社一级基层组织,就是对中国传统松散的基层组织建设的科层化再造。在基层科层化的同时,土地革命重新分配了利益,让广大工农闹革命。

这就是说老百姓要求性价比高的口粮茶,你能提供吗?不要成天盯着有钱人做逼格生意。拼多多的崛起,已经告诉国人最大的消费市场在哪!诉苦会,革命标语,农民运动,学生运动,工人运动,革命大众文艺,是不是在做流量的生意。一场诉苦会,多少人参军扩红,多少人支前,交公粮。学生运动加左翼文学,让延安成为年轻人与文艺界的革命圣地,多少年轻人、文化人去陕北朝圣。这就是革命流媒体的周边带货能力。

中国茶品牌建设的革命根据地问题

现在讲一下中国茶品牌的根据地问题。中国茶产业的社会革命,建立根据地,是品牌大众化的胜利之本。因为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不要根据地的是流寇!

根据地抓的是基层组织的动员能力。首先是在基层建立高效的科层组织,这是中国茶的管理革命。然后是建立基层的利益分配机制,让上游的茶农、合作社、原料供应商、代工厂跟你玩,很爽!下游的渠道服务商、终端店主跟你走能吃饱饭,甚至有肉吃。三是要建立科层组织整合的高效支点。

上游根据地建设,要围绕茶园示范基地、现代工厂与大仓储来布局。茶园示范基地,一是食品安全有机生态的需要,二是可以低成本辐射周边茶园,输出种植管理与初加工模式。现代化工厂,是企业建立“品牌正品”形象的必要条件。消费者看到现代化茶厂,容易联想到品牌与品质保障,故其能为“品牌正品”背书。大仓储,依托原料的战略性收储,搞全省甚至全国全球原料拼配分级综合利用,能极大降低成本,丰富产品线,搞建立在成本效益核算基础上的结构性定价产品开发,从而组织起具备规模成本优势的高效供应链。

小结一下,茶园示范基地可打造茶企的第一车间形象,现代工厂给品牌正品背书,大原料仓是组织高效强大供应链的关键。有了茶园示范基地、现代工厂与大原料仓加持,茶企上可高效整合茶农、初制所、合作社、料头、代工厂,下可高效整合渠道服务商与终端店。

下游根据地的建设,围绕渠道服务商与茶店来展开。去中间商,并不是不要中间商。而是说,中间商不能只会吃差价,而要转型为中间服务商,靠服务渠道来赚钱。茶店是个深度分销系统,有茶超市(大店)、品牌店(小店)、专柜。这店面三级体系,就能有效建立终端分销。

根据地的支点,也是流量变现的支点。以直播红利为例,直播的场景有茶山直播、工厂直播、仓库直播、平台直播、茶店直播。茶山、工厂、仓库、平台、茶店,就是茶企根据地建设的五大战略支点。渠道服务体系做大了,就是服务平台。渠道服务平台,可以是别人的,比如淘宝、京东、茶窝网,也可以是厂家自建的,还可以是厂商合建的。

规模经济与茶企正规化建设

接下来谈一下规模经济对茶企正规化建设的重要性。

外行看茶界,第一反应,缺标准,不规范,缺专业团队,到处是机会主义的游击队。

为什么茶企茶商长期停留在游击队阶段,而不主动升级为专业主义的正规军?是因为做小众圈子的茶品牌,养不起职业化团队,建立不了科层化组织。客户数量有效,销量有效,而且不是标准化流水线服务,获客成本与维护成本太高。

曾经火热的茶山行搞不下去,熄火,无非是体验接待成本过高、销量低造成难以为继,这就是抓小众市场缺乏规模效益之明证!不能形成有效的规模经济的情况下,养职业化团队不经济,故茶企的团队常是草台班子,经常将企业内部的事务性工作,交给外包团队做。这就是我常开玩笑的,茶企做事,内外不分,外人是很难干好份内的事的。即便他有能力,也不会低价帮你打杂,高价你吃亏,而且他不一定用心!

专业分工、职业化、正规化、标准化,其实是属于规模经济的范畴。脱离大众市场,专注圈子生意的茶企,只能永远游击队与夫妻店下去。我常说,茶界不是没有标准化,而是大家都去玩碎片化圈子,造成认知很难统一,每个做茶都是“老子天下第一,我最懂茶,我的茶最好,别人的是垃圾”,故细分标准与逼格满天飞,致使茶行业缺大众认知标准……

什么叫大众标准,是长期市场占有率高形成的,企业宣传洗脑的不算。

决胜大众消费主战场

最后谈一下,中国茶产业的社会革命主战场——大众消费市场。大众消费者要求的是高性价比品牌正品口粮茶,而且在终端能够很方便买到。

上游的大原料仓,就是解决高性价比需求的。现代化工厂,就是用来达成“品牌正品”认知的。而要让普通老百姓方便买到,茶企就要在重要城市、茶叶市场与商圈开足够多的店。开个会所,服务几个所谓的精英人物,不是做大众市场的打法。做大众市场,就是要到人多的地方,开二三十家店。

你一个新品牌,或三四线中小微企业,没什么影响力,不要想着别人追着你加盟,电商巨头把你列为头部卖家,媒体把你做案例免费报道,网红低价帮你站台,小白粉丝尖叫来追你,资本给你天使投资。能不能,电商先做一千万元,合伙先开十家店,加盟二十家店,专柜发展一百家。用两三年,做到这个数量级,让别人觉得你是能下沉消费市场的品牌。虽然体量不大,但许多人觉得你前途无量,就会引来各种赋能,从而突破做大做强的瓶颈,由一两千万元,做到五六千万元,再做系统升级,多板块生态化运作,成为亿元级企业。

面向大众市场,建原料仓,搞电商,开店,最好三者同时搞,是快速建立大众消费品牌的捷径。其考验的是,企业的管理半径、市场幅射半径、原料整合能力、深度分销能力、数字化建设能力、利益分配能力、科层组织建设能力、生态链共享能力、价值观与企业文化建设能力……

这些能力的取得,企业要建立学习型组织。毛老人家说,三天不学习,赶不上刘少奇!

文/白马非马 请上帝喝茶工作室出品

2019年各地茶博会又将开启,还有用吗?该怎么用?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我国仅市级以上的茶博会全年就有近百场,这还不包括一些地方举办的小型展会,平均下来,每三四天就有一场。


在早几年,茶博会作为展销和招商平台无疑会为商家带来很多商机,但如今,随着网络时代的迅猛发展,信息的共享。茶博会也逐渐没了往日的“光鲜”。


2019年茶博会即将在春节后随着春茶的上市轰轰烈烈地开启,但茶博会还有用吗?该怎么用?



茶博会,你用对了没?

很专业的一个场域,如何切题才是品牌最佳的选择?


小品牌,好好卖货,以产品口碑做到品牌引流

大品牌,好好做差异,以做局者的运营让品牌一路向上,既获得消费者的死忠跟随,又能让投资人信心满满,找到资本的入口。


以普洱茶这个行业为例,

在茶叙外交的背景下,在消费升维的大势下,传统人文普洱而现代生活普洱转型已迫在眉睫。从前年自己站台广州秋季茶博会“茶花涧”感知,大小品牌都在寻找转型和升级契机,170多名专业人士的现场洽谈无不传递着是什么升级了。



如何找到适合市场和品牌本身的企业发展定位呢,

这是一个战略抉择的问题!固守传统还是创新中趣喝茶。


大家只关注到7万家茶企不敌一个立顿,但谁有正面叫板立顿?


唯中国高端袋泡茶品牌Chali茶里,专注年轻人的袋泡茶,这一代爱上这一袋!

观其在电商领域,chali茶里已经超越立顿,在酒店和其他领域也开始了中国快饮茶的国土收割。其展会推广有参加第27届上海国际酒店及餐饮业博览会、2018成都春季全国糖酒会、广州酒店餐饮业供应商博览会等,基本上是契合产品定位、营销推广的战术配合。



放眼现在的茶博会,逃不出六种品牌经营模式

——小罐茶的店面——

出众,源自千面如一的自信


现代中国茶,走的是一条烟酒茶的礼品路线,虽然强化大师,更多的是一种“先有名,后有品”的品牌经营路子,所以大家看到了极致的、密集呈现,尤其是快消品的视觉模式。放弃传统茶的文化打磨,静静的呈现茶的礼尚往来,在借助苹果设计大师的妙手下,既定的空间呈现成为表一如一的大牌效应。经得起专业考验,就直接搬受宠的店面入茶博会,这一模一样的搬动,传达的是品牌对任何地方、任何人群都一样尊重的平等之心。



这种店面大挪移,大益茶庭也一样操刀,模式清晰,感受清晰,产品清晰的品牌就该走这一条路线,形象统一的极致也无非这样罢了,所以我猜想大益茶廷若要上市,肯定会比大益品牌更快更有发展潜力,谁让大益茶廷走了一条健康生活方式的路线呢。



——澜沧古茶的品牌馆——

守正,系出半世纪的传承


读懂品牌就是读懂澜沧古茶的未来前景。澜沧古茶的展厅每一次都有明确的主题,不管是产品推新还是品牌强化,总能在众多茶博会展厅设计中稳稳占据前排。细看,你能清晰的了解这个品牌的前景规划,过往五十余年的历史传承,近看你能掌握各大产品系的分类,景迈霸主不用质疑的豪迈,通过品鉴你便被永远记住了澜沧味,一味霸醇香韵,一杯暖润厚滑。


守正的红,出新的品,匠心满满的诚意,在茶妈妈小青柑的攻势下弃械投降。



——雨林古茶坊的生活馆——

青春,本是品味一致的熟悉


雨林的好,可能只有品牌营销人才懂。2017年雨林茶立方,用2000个茶饼搭建成的展厅,以苹果店的自助长桌、优衣库的仓储卖场、宜家式的文案、时尚美学的应用,让雨林集合店一下子跳出传统品牌为主茶博会。


2018年雨林从原始雨林中找到了原木,绿植,冠斑犀鸟,花树等众多元素,打造了原始雨林童话世界,更用几千个雨林红盒强化了品牌视觉元素,是本年度几个最受欢迎的展馆之一。


虽然巧妙的展厅设计让雨林的传统茶和集合茶握手言和的在一起,但对于消费者来说,年轻人的茶这个消费者心理定位已经根深蒂固的存在于心,不过好可惜,雨林古茶的展厅和经销商店脱节,未能实现茶博会势能的合二为一。



——太姥山的茶廷——

生意,就是直接搬走的明白


今年最惊喜的一个品牌是太姥山,这个系出白茶老大绿雪芽的子品牌,完全将茶博会当成一次生意模式的落地实践,清晰明了的茶廷加盟模式,给想要经营茶叶生活的老板呈现出简明扼要的空间答案。三种加盟方式,三种呈现逻辑,一个品牌的轻资产成长。别人都在卖品牌,卖产品,卖理念,太姥山就只卖生意模式,看得懂找得到生意落地空间,马上加盟快速落地,支付相应费用,一次搞定产品、空间、呈现、器具、培训……最受互联网欢迎的傻瓜模式,人人都能做,人人都懂,真正做到了去感受,别感悟!


——大益的文化馆——

大哥,时间之上的难以超越


大益馆的红砖尖顶设计,和目前品牌对外传递的中华老字号调性一致,可以说一个展馆就是一次大益历史的全面演绎,不管是文化的贯彻还是产品的系列,走完一次大益你能清晰的了解清楚传统普洱的营销脉络。同时由于茶博会是品牌主理还是经销商主理的角色不同,全国茶博会再展馆形象上还未统一呈现,丰俭由人。


价值全呈现,从中华老字号,78年专注普洱茶,大益茶制作技艺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到核心价值体系,都在传递一个概念“我是大哥”。



——下关茶的求同存馆——

奋进,从百年下关到微关世界


突破以往白底红字风格的束缚,以极致的米黄搭配高级灰的色调,多面体不规则嵌套式展馆带来全新视界。


米黄色调部分为传统品饮区域,而以高级灰色调为背景色的区域就是现代体验区域。现代体验区域为大家展现一个完整的微关世界。


下关沱茶,踩着时尚的脚印,贴合年轻一代对世界的思考角度,浓缩冗长的等待。从多维心理层面综合考量,研发创造了符合时代潮流的微系列。用一杯好茶传承经典,用一杯热茶温暖心情,用一种坚守传递人文,感知世界,融入世界。伴随着微关世界一同到来的,便是以星罗龙珠,星罗小沱茶,星罗迷你饼为主要产品的星罗系列。


同时在微关世界体验区,我们设立了以民族口味为主,现代调饮方式加以结合的大理白族N道茶的调饮区,一切看起来很好,但是缺乏区隔性,传递概念模糊,不易被消费者感知和感受,这一点还是雨林古茶做的好,年轻人的茶比较一目了然,下关的求同存异法推广起来应该更费力。


站在品牌营销的角度,

未来茶博会还可以这样玩

迎合战略升级的“快闪店”


概念有没有延展度,快闪店是最好的方式,快消品在商圈做快闪,茶可以再茶博会做快闪,这种还未有在行业呈现的表达,值得一试。东京爱马仕的“皮革精神”店、北京小罐茶“活色·茶香”新派中式下午茶店、上海香奈儿的咖啡店、广州招商银行的零食店、杭州天猫快闪店、……无论塔尖品牌还是基础品牌,快闪成为品牌精神、品牌主打产品上新、品牌形象测试等不同维度的推广,若需要执行双品牌战略,建议各行其道,无需新旧品牌糅合,亮出新武器做好新规划便是好营销。



引领生活方式的“生活馆”


不止于茶,更是一种彰显自我格调的生活方式。茶无处不在,无时不在。可以和家居品牌一起合作,呈现类似“速品”、“jaket生活馆”、“树德生活馆”等咖啡+X计划的升级空间消费,或许是茶在茶的领域的一次蜕变,禅意的茶故然文化,但像台湾采采茶、澳洲T2茶、大益茶廷等都是不错的生活方式茶的打造模式。


同步消费升级的“艺述馆”


美学,拯救迷失的新中产精英。在同质化非常严重的红海,美是唯一能够唤起欲望的技术,好比muji酒店、网易严选的亚朵酒店,美的哲学运用到品牌联姻或者品牌设计,未来就能走出别样的风情。系数现在网红茶品牌,千店千面的喜茶,贵金属森系奈雪的茶,联合原研哉的煮叶,奶茶妹妹的因味茶,无一例外美是基础,产品是载体,潮流是常态,在经济新常态下,一起享受美的成果,成就是你。


头部流量联姻的“IP馆”


故宫IP火的一塌涂地,同道大叔圈了数不清的星座粉,亚洲抢钱天团line家族到沈爷的宝贝、饭爷(林依轮)……无数IP跨界品牌在成长,在抢流量,在滚雪球,若能在合适的时机联袂IP做流量明星产品,那便是名利双收的自由式。


互联网下的劫匪“科技馆”


极致一点说,可以是科技普洱的另外一片天地,收着点说可以是以营销为目的展馆升级,使用声光电\视频\投影\人体传感\AR\VR\全息等各类交互设计馆。

就像天猫首个新零售茶馆,自动派样机互动游戏、云货架、新一代智能零售贩卖机进驻茶叶门店,同时还联合知味观打造基于数据分析的茶点推荐及试吃等。

从门店外互动性很强的采茶游戏,到拿起货品便可显示产品的原产地溯源,价格信息及智能贩卖机实现支付宝扫码开门、选购商品、关门后自动结算等,新鲜的互联网概念,新鲜的young tea。



授权转载自【茶品牌研究院】,仅代表作者观点

找到约4条结果 (用时 0.005 秒)
没有匹配的结果
找到约2条结果 (用时 0.0 秒)
没有匹配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