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洱茶仓储的六大门派

无言

从清末的号级茶时代算起,普洱茶行业已经历经了近百年的沧海桑田,而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现在各地的普洱茶行业百花齐放,已经形成了独特的地域特色。

比如香港的放仓、芳村的炒作,和云南的新茶资源等等,如果按照武侠小说里的门派分类的话,国内目前的派系主要能分为以下几类。

武林正统-云南新茶派

业内地位:

普洱存量:

这一门派的代表人物,当然就是以昆明为首的云南茶厂和茶商,说来可笑,云南新茶派坐拥普洱茶源头,本应是当之无愧的“武林盟主”,但可惜主要产出的都是新茶,老茶的存量很少。

按理说没有老茶资源就算了,专心发展新茶就好,但云南对新茶有很强的执念,甚至到了走火入魔的地步,有一些茶友就是这种说法的忠实拥护者,他们认为昆明仓里陈化出普洱茶,才是最好喝的。

这就要说到云南的气候特征了,昆明气候多变,亚热带季风气候、热带季风气候和高原山地气候都有分布,垂直差异和地域差异性明显。

而昆明年均气温14.5℃,素有春城的美称,全年多晴天,昼夜温差也比较大,湿度条件比北京等北方地区好,但又比东莞等南方地区稍差。因此昆明仓的普洱茶转化速度要慢一些。

昆明气候相对干燥,空气湿度低,各种条件还是很适合普洱茶的转化发酵的,与东莞仓的多管齐下不同,昆明仓陈化时主要是以酶促反应为主,相对纯粹一些。

只看汤色转化这一项,昆明仓陈放三年,和东莞仓陈放一年大致相当,但慢工出细活,昆明仓出来的普洱茶,香气和滋味的表现,要比东莞仓略胜一筹。

总之,虽然由于地域原因,昆明仓和东莞仓的茶质稍有差异,但只要是正规干仓陈放出的茶,都是可以放心品饮的,完全没必要争出个你死我活。

武林盟主-东莞收藏派

业内地位:

普洱存量:

东莞是普洱茶干仓的先驱,素有藏茶之都的称号。以东莞为首的珠三角城市群里,有着为数众多的普洱藏家,他们组成了民间藏茶的中流砥柱。

这些藏家多为民营企业家,抓住了改革开放的时代红利,有着自己的固定资产,因此存茶对他们来说,只是一项投资,甚至只是一个爱好。

正因为这个特点,东莞收藏派不参与炒作,不过度囤积,可以说是普洱茶行业的中坚力量,不过虽然藏量很大,但由于民间销售渠道和仓储体系不完善,目前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某家庭仓,价值在千万左右

只看民间力量,东莞远远不如其他几个门派,但东莞的大型普洱茶仓,在专业性和藏茶量方面绝对是国内龙头,像天得茶业、双陈普洱、昌兴存茶等都是业内巨头。

到了专业仓储陈放这个层次,没有海量的资金支持,简直寸步难行。想建立一条完整的产业链,需要先从新茶做起,积累茶品的陈年阶段就需要十年之久,再加上不断循环的入仓和出仓。

如果东莞整个陈化行业,每年需要投入一百个亿资金来维持运转的话,那至今已经有千亿级的体量,再加上部分收进来前就在陈化的老茶,东莞的陈化产业市值高达几千亿元!

某大型茶仓

退隐江湖-香港放仓派

业内地位:

普洱存量:

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门派”,门内的代表人物是香港的老茶商,大陆最早的普洱热,就出自这些人之手。

由于抓住了早期的时代福利,香港老茶商买入时普洱茶价格极其低廉,而且品质普遍还不错。

因此普洱茶在他们眼里,就是一项轻资产的长线投资,绝不轻易出手。

俗话说姜还是老的辣,这帮老茶商纵横普洱茶界几十年,经验无比丰富,各种暴涨狂跌都司空见惯,不会被一时的利益蒙蔽双眼。

像06年疯狂的普洱茶市场,这些人觉得违背了市场规律,几乎都没有参与,事实证明果然是对的,从疯狂过后的市场崩盘,再到现在普洱老茶的水涨船高,他们一直在冷眼旁观。

此外,港仓在业内的名声可谓是毁誉参半,说它名声好吧,港仓中的确有一部分是危害极大,人人喊打的湿仓茶。

说他名声差吧,港仓可是普洱熟茶的起源,现在东莞的专业仓储,就是当年港仓的前身,其他几个门派见了他,都要称一声前辈。

总之,香港放仓派的名声与地位,我们需要客观看待,对于他为早期仓储探索的功劳,我们需要大力赞扬;

对于从他这里流出的湿仓普洱茶,我们也要坚决抵制。

急功近利-芳村炒作派

业内地位:

普洱存量:

如果是香港放仓派是放长线钓大鱼,处于半隐退状态,那广州芳村的茶商们就是另外一个极端,05年普洱热潮,07年普洱之殇,以及现在大大小小的普洱茶交易,背后都有他们活跃的身影。

芳村茶商是“击鼓传花”的专家,他们坐拥海量的销售渠道和茶类资讯,非常热衷于短线的投机,擅长买进卖出,能在短时间内把茶炒到高价后再频繁换手,以此牟利。

轻消耗和重炒作,是芳村茶商最鲜明的特点,他们非常依赖茶叶集散市场的货源,触碰不到普洱茶行业上游的产地。

一旦上游某个环节出错,资金链就会断裂,导致血本不归,像07年普洱之殇中,就属他们赚得最多,也属他们赔得最惨。

清北书院-北京理论派

业内地位:

普洱存量:

如今普洱茶知识体系的建立与完善,绝对离不开以几大高校为主的北京理论派支持,很多普洱茶的专业论文和前沿技术,都离不开北京的身影。

回首看近些年普洱界的各种大事件:05年”马帮茶道·瑞贡京城“的终点就是北京,07年普洱茶之殇后,北京参与了普洱界秩序的重新规划。

17年闹得沸沸扬扬的“普洱茶黄曲霉菌超标”事件,北京的国家级高校和专业实验室,也用检测结果,为澄清谣言贡献了一份力量。

但北京理论派距云南的新茶,和广东的老茶都很远,因此相对来说,没有其他门派那么深的实践功力,对行业新鲜信息的把握比较落后,对茶性水路等品鉴知识的理解也比较弱。

世外桃源-海外回流派

业内地位:

普洱存量:

近些年来随着普洱茶界的兴起,除了中原这些门派之外,还有一个不可忽视的力量,

那就是地处东南亚的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仓储的海外回流派。

其中马来西亚的普洱茶市场势头正盛,已经是除了国内之外的第二大消费市场了,

不过比较特殊的一点是,马来西亚的普洱茶都来自于国内,而陈化在当地。

大马仓的转化环境,真可以说是得天独厚了。马来西亚地处赤道低压带,虽然是热带雨林气候,但空气对流非常旺盛,昼夜温差较大。

将这些地理名词套用在普洱茶仓储上,那就是温湿度都非常适合陈化,而且最妙的是,得益于旺盛的空气对流,通风条件也特别好,可以说大马仓的陈化条件兼具了昆明仓和东莞仓的优点,未来发展不可限量!

一个地区的地域文化,本应由当地人来发扬光大,唯独云南的普洱茶文化,由于特殊的历史原因,可以说是“吃着百家饭长大”的。

既然有着如此深厚的历史渊源,那就应该利用好普洱茶文化的包容性与开放性,

不管是那个门派,都应该放下无谓的偏见和敌意,共同拥抱普洱茶的美好未来!

普洱茶 仓储

评论 / 1

丁丁糖
#205391

学习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