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圈大事件:终于获国务院批准,我们就该有这样的“文化自信”

中国为世界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自古以来我们中国人都不乏“文化自信”。当然,有些“文化自信”是需要认证的。

今年的2月2日,普洱市政府主要负责人在普洱市“两会”作报告时提出,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已被国务院批准为中国2022年正式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项目,申遗相关文本已经送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景迈山古茶林
换句话来说,景迈山古茶林文化景观,已经成为我国2022年的第一个申遗项目。但这个“茶圈大事件”却是在时隔半个多月后的一个话题热搜被大家熟知的。

2月21日,在一档世界遗产揭秘的节目——《万里走单骑》中,一个“马伯骞认为普洱已经申遗成功了”的话题冲上了热搜,马伯骞表示普洱的茶文化输出已经印证了申遗的成功。但单霁翔则认为申遗不只是一纸证明那么简单,讲好中国故事,才是申遗的目的。

不得不说,《万里走单骑》这个节目是一个很有意义的节目,能让很多人看到中国的文化,了解到很多知识。在这一期走到景迈的节目中,也让很多人看到了普洱茶充满了民族特色的一面。

这一次的普洱申遗,绝对不只是一纸证明而已,景迈古茶林要实现它的普遍价值,让世界去认可它,申遗是一种重要的方式,也是一种中国人的文化自信。

普洱景迈古茶林的故事一直都在,申遗是为了向世界证明,茶的故乡真的在中国,为了让世界认识中国的茶文化。

想想韩国对申遗的“狂热行为”,我们就应该要警觉,将属于我们的文化保护起来,不能让别人有可乘之机。

这让我不禁想起了云南古树茶资源最早的宣传者和保护者——何仕华老师,作为一个“非景迈茶不做”的老茶人来说,景迈古茶林能申遗成功,也是他一直企盼着的心头大事。

何仕华老师在茶树林
何仕华老师与茶打了一辈子交道,在普洱茶的保护、振兴和发展上做了很多积极的贡献。

中间为何仕华老师
何仕华老师在云南发现了“邦崴千年过渡型古茶树”,并对其采取了保护措施,1997年4月8日国家邮政部作为国家名片,把这棵特殊的茶树印成了特种邮票发行。

邦崴千年过渡型古茶树邮票
在中国还有很多很多像何仕华老师一样,为中华的茶文化事业的复兴和传承努力着的人。殷切期望这一次的普洱申遗能成功,因为这是中国人独有的“茶文化自信”。

本文为小喜年原创,转载须注明。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