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炉“吉祥茶”,是为最吉祥

杨子笠

冬日围炉煮茶,不失为一大雅事和趣事。

尤其是在寒冬腊月、万物寂静时,邀三五好友围炉煮上一壶老茶,看着沸水在铫子里咕嘟咕嘟地如鱼目翻滚,茶气在空间里袅袅腾升,微笑洋溢在脸上。此时,喝上一杯自己亲自煮的老茶,暖意立即传遍全身,这种感觉无疑是冬日里一种驱寒暖胃以及一番温馨的享受。

煮茶除了讲究喝茶的滋味,更要讲究喝茶意境。“轻涛松下烹溪月,含露梅边煮岭云”,这是清代文人陆廷灿对冬日煮茶意境的描写。当然,若能烹雪煮茶,风雅有加,意境更幽。五代文人徐铉曾经在“寂寥小雪闲中过”的悠闲中,拿起铫子“独试新炉自煮茶”而尽享惬意。

烹雪煮茶,也是古代文人追崇的雅事。于是就有唐代诗人喻凫的“煮雪问茶味,当风看雁行”以及白居易的“融雪煎香茗”等诗句。且不论腊雪乃大寒之水,有清热解毒、舒筋活血等功效,关键是雪天煮茶,看墙角腊梅数枝,本就是一种风雅的情调和特有的意境。

并非所有茶都可以煮,但我煮茶,喜欢选用南路边销茶,尤其是雅安的藏茶,这种茶略带点茶梗,滋味浓厚,煮后品饮,大有通经脉百骸,身心甚为快慰,真是妙极了。

雅安蒙顶山有一家茶企叫“吉祥”,是生产蒙顶山茶的著名品牌,藏民们都喜欢这家茶企生产的吉祥茶。姑且不说“吉祥”茶企是国家边销茶定点生产企业和重点储备基地,也不说“吉祥”茶企是四川省农业产业化重点龙头企业,就“吉祥”之本意而言——“吉者,福善之事;祥者,嘉庆之徵”,由古到今,上至皇帝,下到黎民百姓,都围绕吉祥文化,充满了对吉祥的祈盼。所以,这也是我喜欢“吉祥”茶的理由。我总以为,与茶相伴久了,便与“扎西德勒”(吉祥)相伴长久。

记得吉祥茶业梅树华董事长曾送一块品质佳、底质好的老藏茶砖,我如获至宝。于是我便在闲暇之余呼朋引伴,与诸友煮而饮之,分享一份由“吉祥”带来的欢喜。每到逢年过节,人们在求吉祥、说吉祥、颂吉祥之时,时常与三五茶友煮饮着“吉祥茶”,内心诵唱着“愿昼吉祥夜吉祥,昼夜六时恒吉祥”的《吉祥偈》,把心安顿在“浩浩红莲安足下,弯弯秋月挂眉头”妙意中,祈求“一切时中”吉祥永驻。

及至后来,每当我煮饮一壶“吉祥茶”时,总会联想起《吉祥经》中“诸天与世人,思维吉祥事,渴望诸吉祥,何谓最吉祥”的奥义,深感惟以心净了,才能品味出当下的幸福;惟以心净了,才能品味出心善则美、心纯则真的道理。

雅安蒙顶山是中国茶文化圣山,茶文化资源丰厚,当年有僧人为独守内心清净一隅,时常于蒙顶山上清峰掬一捧清新的甘露泉,在宁静而悠远、空灵而深邃意境中,煮一壶“吉祥蕊”(蒙顶山历史名茶)的茶香,与时光对饮,与日月同辉,真可谓:浮世寻清欢,逍遥云水间。

去雅安,我常常喜欢带着“吉祥”康砖、金尖茶,抑或是“吉祥”出品的低氟藏饼(砖)上得蒙顶山,与梅总等诸茶友煮茶于山水和寺院之间,听小溪潺潺,闻芳草茵茵,观远山渺渺。无论是在《蒙山施食仪轨》诞生地的永兴寺,还是在古时皇家制茶寺院智炬寺,或是传说中当年蒙顶茶祖师吴理真种茶时结庐的天盖寺,我总喜欢喝煮透了的且滋味醇厚的藏茶砖。

记得几年前的一个立春时节,蒙顶山上还飘着细雨,与梅总上“蒙顶”,穿“古道”,淋“雅雨”,最后煮茶于山野,一边喝着茶,一边聆听梅总讲那蒙顶山的茶文化故事,亲身感受千年蒙顶山茶文化意境……。待沸水发出咕噜咕噜声,顿见茶叶上下翻滚,便能听见从壶口飘荡出“扬子江心水,蒙山顶上茶”的诗句,那是“吉祥”酝酿的甘甜与芬芳,随着腾升的茶烟,在清风中自由自在地徜徉,让人感到一片宁静、清幽和安详。

梅总一边煮着茶,一边说:“茶盏容量虽小,却把千年蒙顶山的历史装下”。可不,千年的蒙顶山已然溶进了一壶茶里,千年的“吉祥蕊”留在我的舌尖上。我对梅总说,但愿每一天,能让“吉祥”的茶韵收伏在自己的心内……

在畅言欢笑中,醇香一口口的品尝,故事却在梅总话语中一串串地延伸。

吉祥茶业公司的茶园是在蒙顶山的北坡,处在蒙顶山茶区核心地带。想当年,古人围炉煮茶于此,茶里有烟霞和涛声,有雪在釜里浮沉,有禅中的奥妙,因此煮茶除了要有意境,更要感悟茶在洗涤你的灵魂之后,让你笑看尘世的浮华与喧嚣,把日子过得简单快乐,朴实与安宁。

一壶“吉祥茶”可以煮在蒙顶山寺院的瓦屋纸窗下,而茶香盈室,于时光静默里绽放生命馨香几缕。恬淡闲适,当下有所珍惜,所谓红尘阅尽,归来此心安稳,令人心生欢喜。

一壶“吉祥茶”也可以煮在蒙顶山的山水间,而将岁月里的宁静、安暖根植于心间,云水为伴,畅享于蓝天与青衣江之间,沐浴阳光与温暖,悠然静谧于禅茶之中,寻求一份难得的清欢。

红尘喧嚣,用一份平静与从容来面对,得之淡然,失之坦然。故而——

常喝一杯“吉祥”茶,便少一份圆滑世故,多一份清纯典雅,活的轻松,活的充盈;

常想一杯“吉祥”茶,便少一份对功名利禄的执著,多一份坦然自在,活的有味,活得惬意。

有时候,一句吉祥语,一句“扎西德勒”问候,是一种快乐“获得感”,是一种满足,是一种给予。一杯吉祥茶,是时光相守着岁月的年轮,红尘温暖着往事的记忆。

哦,有时间给心灵放个假,围炉“吉祥茶”,是为最吉祥!

(舒曼茶话写于2018年2月上海清茗斋;刊登在2018年第1期《吃茶去》杂志)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