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茶

杨子笠

乡人喜喝茶,行走于乡间村落,但凡遇着乡亲,多会招呼一声“来,喝杯茶!”也就坐下谈天说地。于是从稻黍收成、猫狗生崽,到张三儿子考上大学、李四媳妇会做好菜……常常是毫无主题或主题间跳跃,也无主讲人,谁都可以随意发言、直抒胸臆。原本素昧平生之人,凭着一杯茶,其实大多数茶也就是一些茶叶末或茶叶梗泡的,竟也和和气气团团坐,其乐也融融。

城里更是茶庄遍布,随便走进一家,不管是否认识,也不管是否买茶,主人都会笑脸相迎:“来,请坐下喝杯茶!”于是坐下论道品茶。从绿茶清新、红茶馥郁,到香港直选、乌克兰局势,高谈阔论,倒也热闹得紧。

茶本是树叶,味苦却香。炒制后既是饮品又有药用,能化渴,能清热,能解百毒。茶为中国人所发现,算是国人对世界的一大贡献。

更奇妙的是茶一旦与水相约便有了禅意:水不是茶,茶就是水;一杯清茶,一颗静心,明心见性度化众生是佛陀,遇水舍己济人无数为茶饮;人生沉浮如一盏茶水,苦如茶,香亦如茶。商人精明,从茶的功用中发掘出了巨大价值,利用现代媒体强势推广茶饮,也常有所谓专家、科学达人、社会名流电视上开讲坛说茶事,引经据典,神乎其神。坊间不免受影响,众人饮茶时也常常议论茶的形状、香气、颜色、口感,讲究泡茶的器物、泡茶的水质、泡茶的水温,甚至泡茶的程序,个个做内行状,得到大家肯定时洋洋自得,受到大家批评时一脸尴尬。于是世间就有了天价普洱、至尊滇红、极品龙井、御用单枞等等。斗茶古风似乎又复盛行,好像懂不懂茶成了喝茶的重要资格条件,颇让人有些莫名。这不禁使我想起佛教里“吃茶去”的公案来:据《五灯会元》记载,唐代高僧赵州禅师问新来的僧人:“曾到此间否?”僧人回答:“曾到。”赵州说:“吃茶去!”又问另一僧人,僧人回答:“不曾到。”赵州也说:“吃茶去!”后来院主问赵州:“为何曾到也吃茶去,不曾到也吃茶去?”赵州召唤院主,院主应诺,赵州仍说:“吃茶去!”

其实,赵州禅师只一句“吃茶去”就把茶和禅的深意全包容进去了——茶,即吃喝,为世人日用,应本正源清;禅,也不玄奥,就蕴于日常吃喝之中。如此,不要把茶做成阳春白雪,更不要做成奢侈品,让百姓望而却步;也不要把喝茶搞得太复杂,更不要故弄玄虚,让人云里雾里。茶就是一饮品、一媒介,懂不懂茶且喝去,心中快活自知便可,不为了懂,更不为了炫耀懂。解渴也好,品味也行,凑热闹也有趣。倘若对茶略知一二,能说出一星半点所以来,那就更妙了。

我向往得闲暇时光喝茶聊书,不需茶点、不用名茶,只有好书几本、友人几个,奇文共欣赏,疑义相与析,正所谓旧书细读犹多味,佳客能来不费招。茶必是越喝味越淡,人却是越聊情越浓。当茶至无味却心有余香,能从无味处品出妙味时,才真的懂茶了。

【摘自2016年第6期《吃茶去》杂志;作者:魏笑(江西赣州)】

暂无评论

最近更新

买茶,都怕被坑。线上买茶,交学费,好歹是明码标价。线下买茶,若是每个客户都坑一样,倒也认了。然而,很多茶店,没有标...

中茶茗山一扇磨普洱茶(生茶)紧压茶   甄选云南省西双版纳傣族自治州易武镇一扇磨产区春茶优质原...

仙人茶是海丰莲花山珍稀野生茶种,其最早的文字记载见于明嘉靖版《海丰县志·物产》。清乾隆版《海丰县志·山川》篇亦有相...

“我们镇六四村有一棵千年古茶树,我们百福山茶园部分新茶树品种就是从这棵古茶树上嫁接培育而来的。”岑溪市南渡镇党委副...

为打造农村青年致富优质“种子工程”,帮助种子学员提升制茶专业理论知识和加工实操技术水平,培养高水平的茶叶加工技能人...

9月27日,市政协主席马卫光赴杭州茶厂有限公司、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杭州茶叶研究院、农夫山泉股份有限公司等地,实地...

茶味、茶韵、茶意、茶境,合乎功能性的诗意表达,正所谓“景无情不发,情无景不生”。茶席是以人为本,借茶器育化茶汤,以...

福鼎白茶为什么近年来这么受追捧?有人说,白茶的最高境界是“活”,喝下去,整个人都被唤醒了,它不是流过口腔,而是贯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