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 中国普洱茶网 整体品牌升级,更名为「茶友网」

200一斤买啥茶叶

找到约21条结果 (用时 0.007 秒)

如何炒作一种茶?当年台湾茶商的那些骚操作

一种茶,原本默默无闻,如何让它在几年之内做到全国爆红,又如何让它从几百块一斤的价格,飙升到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一斤的?

没错,靠炒作!

炒作是那么容易的吗?那可是硬桥硬马的真本事,我们崂山茶因为产量稀少,价格比较高,所以很多网友经常在我文章和视频下方留言,说崂山茶价高不就是靠炒作吗?咚咚你也别在那又拍又写的,炒作什么?

一开始我没什么反应,后来看多了,发现很多人都是这么认为的,我这心态有点炸:这些“炒作炒作”张口就来朋友们,你们知道什么叫真正的茶叶炒作吗?天真了吧?今天咚咚我就跟大家详细说说炒作茶叶的事。

炒作一种茶,比看战争大片还刺激,它是一个系统工程,徐徐渐进,环环相扣,惊心动魄,更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事:大庄家发了,了事拂身去,深藏钱与名;炒客们惨了,崩盘如山倒,一朝解放前。

全国最开始炒作的茶,就是普洱,后来有大红袍、安化黑茶等等,而全国第一波茶叶炒作的始作俑者,就是一批台湾茶商,他们的招数眼花缭乱,到如今还被经常拿来用。

今天,咚咚就跟大家分享一下,炒作一种茶,都需要做些什么?

普洱茶:噩梦开始的地方

2004之前,知道普洱这种茶的人寥寥无几,喝的人就更少了,原因很简单,普洱作为边销茶,主要供给西藏等地区的牧民们喝,同时边销茶过去受国家管制,价格也一直上不去,云南又地处偏远,内地绿茶情节严重,别说普洱,就是红茶也没几个人喝,再一看这粗枝大叶子做的茶,加工也粗糙,茶饼里还经常夹杂着鸡毛什么的,简直下不了嘴。种茶也不挣钱,很多茶农甚至把古茶树都砍了,改种水果。

说起那几年的普洱,可怜得能让人掉泪。

但普洱茶在80年代就已经在港台地区开始流行起来,最初因为便宜又耐泡,普洱成为香港茶楼的宠儿,后来这批港台茶商居然发现了一个门道:随着储存时间的延长,普洱茶的味道竟然上去了,普洱的储藏属性被这帮人挖掘了出来,众茶商欢呼:我的天,这不收藏价值就来了!

香港的茶馆遍地都是

于是这拨人就开始在港台地区炒作普洱老茶,那几年确实弄得挺红火,但炒作注定长不了,更何况台湾香港才多点人,发展得又比较早,已经被各种营销手段教育过好几轮了,都精得跟猴似的,所以没几年功夫,大规模普洱炒作就在港台地区歇菜了。

于是台湾人盯上了大陆。大陆这个时候是个什么情况?刚加入WTO,第一波人也富起来了,但钱袋子鼓了,却没见过什么大阵仗,属于“人傻、钱多”的阶段,那是真·土豪,这不正是人家下手的机会吗?

阿哥,阿叔,速来!

炒作第一招:打文化牌

在中国,一种茶要想成为名茶,必须征服一类人——精英阶层,而且最好是皇帝,靠这些人带货是最便捷的路数。只有这群人说好,这茶叶才能出名,全国人民才能效仿精英们去喝,古往今来皆是如此,龙井、碧螺春、茉莉花、金骏眉不都是这样火的吗?

正因如此,茶叶必须具有文化属性,才能入得了精英阶层的法眼,要不然这群人聚在一起喝茶的时候,咽了汤之后就只能大眼瞪小眼了,顶多说句:这茶不错。

那能行吗?那不得瞎扯两句,显得自己有知识,有品位,有票子吗?

来,小王,喝了这杯82年的普洱,然后给我写个喝后感

所以这第一招,就必须凸显茶叶的文化属性,越古老越好,越高大上越好。

台湾人炒作普洱茶的第一步,就同时打了两张文化牌,搞了个大阵仗:在2005年的时候,上演了一出“马帮进京送贡茶”的好戏。

2005年5月1日,一支由120匹马、43名赶马人、20多名管理和后勤人员组成的马队,从云南向北京进发,打着旗号是:“云南普洱·瑞贡京城”。

2005年马帮进京的空前盛况 

整整5个月,大小活动相互配合,马帮一路北上,引起全国各地媒体的关注,成为当年最火的事件之一,一路走一路曝光,赚足了全国人民的眼球。

为什么是两张文化牌:第一张讲的是茶马古道,凸显了普洱茶的历史属性;第二张是贡茶,讲的是普洱茶的高贵身份,乾隆爷都喝过,还写了诗(“独有普洱号刚坚,清标未足夸雀舌”),那能错的了吗?

要说乾隆就是吃了活得太长、写诗太多的亏,一生写了三四万首诗,没一首能传世的,但一不留神就被别人给用来打广告了,而且连广告费都没有,从京城亏到爪洼国去了!

那个时候的国人,也是纯真可爱,哪见过此种手段,本来以为在路旁看热闹,当吃瓜群众呢,没想到自己早就被算计进去了。一帮媒体也跟着瞎起哄,本来以为能蹭人家点流量,结果却给人家抬了轿子,捧了臭脚。

这不就是现在的路演吗,想想也是可笑,就搞这么个前后矛盾的宣传手段,也能成为一个重大社会新闻。

要是放在现在的舆论环境,我估计很多媒体人和围观群众就要开始喷了:你们马帮是不是走错路了,贡茶是你们能送的吗?茶马古道是往京城走的吗?赶紧掉头,往西藏走,不务正业,没脑子也学人家炒作!

没办法,人嘛,都是从傻白甜过来的,被坑几次,就都精了。

还没完,除了送贡茶入宫,还有迎贡茶回家。

2007年,“在故宫中珍藏了百余年,被专家誉为普洱茶中的珍品的“万寿龙团贡茶”,3月19日离开北京故宫,途经天津、山东、上海、浙江、广东等地,返回云南省普洱市。”

当年为了这个真·宝贝疙瘩,相关部门还购买了保额1999万元的保险

这是真名:普洱金瓜贡茶

据说当时场面非常火爆,大人物都站台了,市民为了一睹普洱茶老祖宗的风采,把现场挤得是水泄不通。

打文化牌这招也被咱们大陆这边学会了,以至于几年后宣传安化黑茶的时候,就借鉴了普洱茶的路数。

普洱不是有茶马古道吗?我们安化黑茶有万里茶路啊,清朝时候,晋商就是从我们安化出发,北上5千公里,将茶叶送到俄中边疆的蒙古恰克图,所以万里茶路是“纵贯中国、连接欧亚的国际商贸大道,是推动世界贸易发展的大动脉,其历史意义完全可与“丝绸之路”媲美”。

08年的时候,相关人士拍摄了《万里茶路》的纪录片,另外还请了当时名气极大的张纪中拍了一部以安化黑茶为线索的《菊花醉》,讲的是清朝咸丰年间的事,结果没上映,不知道什么原因。

大红袍当年炒作的时候就更方便了,连纪录片也不用拍,先把名字来源,“状元给茶树披红袍报恩”的故事炒一炒,然后直接亮明自己顶级国茶的身份:咱们是历代皇家贡茶,6棵树一年就产八两茶,也就美国总统尼克松来能给他四两,其他人玩蛋去吧,如今种植技术先进了,大家也能跟尼克松一个待遇啦。

母树茶到底啥味?

打文化牌,除了策划活动、拍摄电视节目,很关键的一招,就是写书。

咱们国人认一个理:一种说法如果要可信,必须成书,也就是“著书立说”,书上写了,那就可以用来辨别真伪,否则即使名声再大,也没有可信度,因为书上没说啊~

普洱茶就是吃了这个亏,古往今来的历史书籍中,对普洱茶的记载是凤毛麟角,台湾人甚至需要从朝鲜国的一些罕见的史料中,去寻找普洱茶在清代士大夫阶层中交往中的运用,以弥补普洱茶在汉语记录文字史料中的空白(2006年,韩国学者姜育发在台湾刊发了一篇论文《清代北京上流社会普洱茶海外史稿》,还是要走高大上的路数)。

这怎么能行?于是台湾人专门写了第一部介绍普洱茶的书《普洱茶》,客观地说,此书对推广普洱茶起到了积极作用,因为之前没人写,所以被很多人誉为普洱茶的“圣经”,但里面的内容很多与事实有出入,甚至直接作假,把云南很多做普洱茶的老前辈们给气不轻,有的内行更是直接拆台,而更重要的是,此书的创作目的不纯粹,夹杂着卖茶的私货,重点描述了一些普洱老茶的流通过程,为炒作台湾茶商手里的老茶铺了路。

这招咱们的人也很快学了起来,就比如为了普及安化黑茶,也有很多书出版了,比如08年出版了第一部介绍黑茶的书——《安化黑茶》,以后还出了不少,现在很多的茶书,也有这个目的。

其实上文介绍的第一招文化牌,严格意义上还不能算炒作,只能说是营销,都是常规手段,没什么可指责的。炒作和营销的概念不一样,营销是指”企业发现或发掘准消费者需求,让消费者了解该产品进而购买该产品的过程。”,也就是说让别人知道我,了解我,然后购买我的产品,央视上天天打广告的,你不能说人家是炒作吧?

而炒作,是通过各种虚假的宣传和经济手段,不仅让别人知道了我,而且要花远高于产品实际价格的钱来购买我的产品,从而谋取暴利。但是炒作的前期铺垫工作,就是要靠营销的手段来完成的,铺垫完了,那就该动真格的了。

炒作第二招:拍卖

就算不喝茶的人,一般也听说过一些天价茶,网上一查比比皆是,什么2007年170万元/公斤的黄山毛峰,2009年200万元/公斤的太平猴魁,2012年1公斤67万的铁观音,现在大家都习以为常而了,但要说最早开始搞拍卖的,那还得说是普洱茶,人家2002年就搞拍卖了,搞这一手,当时很多人都懵了,咋的?茶叶也能拍卖了?

早在2002年11月广州春秋季优质茶评比会上,鲁迅先生收藏的20克普洱茶拍卖出16万人民币。后来更多了,2019年甚至在香港拍出了2311万元的天价。

拍卖茶叶这招,其实早就有了,1837年英国就成立了伦敦茶叶拍卖中心,当时拍卖的是阿萨姆、锡兰和中国产的当季红茶,是大宗交易,不是古董茶,后来被港台茶商学走了,放在大陆拿来用,没想到一发不可收拾。

这就是2000多万的百年号级茶:1920年紫票福元昌号 

为什么搞拍卖?因为人对钱其实是非常敏感的,天价茶的出现,一方面赚足了人们的眼球,另一方面可以拉高茶叶整体的价格水平,不管是新茶还是老茶,一般人看了会说:你看这50年的茶都拍出100万了,咱们这2年的不也得值个好几千,就算是新茶,放它5年不也值钱了?

这不跟理财似的,这买的人不就多了?

于是这招咱们也学会了,到了现在依然乐此不疲,你说这普洱、黑茶还有点储藏价值,沾了点古董的边,人家大红袍母树那几年就那几两茶,几个买家也是为了宣传自己,你绿茶顶破天了也就能放18个月,量还不少,拍这么高的价格,一泡下去,一条十几克的金项链没有了,给谁喝?到底谁买的?很多拍卖会其实有猫腻,左手倒右手,就是赚个眼球罢了,偏偏有人到现在还信,别妄想把他们往回拽,只能用血淋淋的现实来教育。

所以很多拍卖,就是以不正常的经济手段,来达到拉高价格进行炒作的目的。

不知道大家拍没拍过东西,我就拍过,那是真刺激,当然是小打小闹,就是购物中心里当年那些拍卖油画的小把戏,不过一旦参与进去,那种患得患失、不肯跌份,与人争胜的情绪,很容易就让人丧失了理智:我看上一幅画,跟人家较上了劲,一个劲地举牌,心脏怦怦直跳,血压也上去了,手心都出了汗,一副普通的半人工油画,从50元拍到1000元,我差点着了道,还好因为自己穷,最后顶住了,到了600就放弃了,就这样被别人拍了,我还直后悔。直到完全冷静下来,才感觉幸亏没买,本来就是凑个热闹,怎么就跟着了魔似的?

也不知有多少人当时也是着了拍卖的道,花了大把冤枉钱,其实你不买,大概率是有内部人接盘的。

炒作第三招:保健

很多人喝茶,是为了养生,茶叶也确实有一些保健功能,比如提神解酒什么的,就比如普洱和安化黑茶,过去销往牧区,主要就是由降低血脂血糖,解油去腻的作用,有一少部分幸运儿还能减几斤肉(降低血脂血糖并不等于减肥)。

但要炒作嘛,光刮油哪能行,还得能美容养颜抗衰老,明目健齿防中风,护肝养肾抗癌症,最不济,也得养个胃吧。

这茶到了他们手里,简直成了包治百病的万能良药,什么“神农尝百草,得荼而解之”,李时珍的《本草纲目》都搬出来了,再宣传些现实生活中的案例,这养生保健茶就出来了。

不良商家炒作普洱茶和黑茶,当年都走了这个路数,现在有些茶依然拿来用,只不过换成一些不知名植物做成的代用茶,花茶,把一些老头老太太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把养老的钱都拿来买茶了。

保健功能是炒作一种茶必须的一个招数,只有有了这个功效,才会让一些人动了尝试的念头,心甘情愿地掏钱,所以以后一旦有一种茶又再大张旗鼓宣传自己的保健功效,大家就要小心了。

炒作第四招:囤货

囤货其实是前期工作,在上面几个招数之前就要完成。一般炒茶,都炒大茶厂的茶叶,因为有品牌,可信度高。大茶厂是跟代理商合作的,代理还分割1、2、3级,大代理商给茶厂交保证金,从而垄断了茶叶的销售渠道,也就是说,这种茶只有我手里有货,什么时候发,发多少,全我说了算。

还有的台湾茶商直接收购茶场和茶园,直到现在,云南的很多茶园还是在台湾人手里。

不过有一说一,有些台湾茶商确实最早认识到了老茶树的价值,给保护起来了,也让当地人知道了茶树的价值,要不然由着茶农们这么砍,到现在还剩多少,那可真不好说了,并且也有台湾人是真喜欢普洱,也想一门心思做好普洱茶。

当然这是新茶,普洱这种越老越贵的茶,台湾茶商们早就提前派人到处去收茶,规模很大,加上过去在港台地区炒剩下的存货,然后在自己的书里宣传一下,这盘没多长时间就做好了。

炒作第五招:抬价

货也囤完了,营销也做了,那市场就该启动了。

怎么启动?首先大代理商先往市场放一小部分的货,这货还不是随便放的,一般都是比较熟的人,然后看看形势,如果价格涨得不厉害,那自己再高价收回去,给市场造成涨价的假象,来回几次,围观群众一看,这价格上来了呀,这么暴利的吗?前天一件(84饼为一件)普洱才4800,今天就涨到6800了,不靠谱,我观望观望,看看价格能不能下来?睡一觉起来,一看又涨了,一件已经到了12000了,再观望,这钱就赚不着了,那我赶紧进场吧,就这样,稀里糊涂当了韭菜。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人都是逐利的,巨大的利益面前,人性的弱点暴露无遗,于是之前做房产的、卖水果的、开出租的、做家电的人都进来了,一点茶都不懂,也敢进上百万的货,每天盯着价格噌噌地往上窜,露出了欣慰的微笑。

前期出货挣了钱了,以为他们会罢手吗?不会的,挣了钱,接着进货吧,还想再捞一笔,这就是人性。

到最疯狂的时候,普洱茶已经金融化、期货化了,不见实物也敢买卖。

普洱茶之后的大红袍也是这样,但是大红袍没有像普洱茶那么疯狂,最关键的就是几个大茶厂比较理性,开始平价出货,拉低了市场的价格,最终保持了终端市场的稳定。

炒作第六招:放货

大庄家们左倒右手,这价格终于上去了,就比如普洱,2007年已经到了每件20000以上的高位,就要出货了。

当然这是个技术活,偷偷地出货,打枪的不要,几个大庄家约定好了出货顺序,今天你出点,明天我出点,就是不能让市场上大部分散客们发现,但出货往往伴随着价格的飙升,也就是说,庄家出货的时候,也就是茶叶涨得最猛的时候,但是他们不回购,不抬价了,价上不去了,但货在增加,买涨不买跌,这盘就崩了。

人家正出货大把捞银子呢,散户们还在花大价钱去进货,但像普洱,安化黑茶这种茶,每年的出货量巨大,都在几万、十几万吨,市场上根本就消化不了,供大于求,那崩盘就是迟早的事。

大红袍也是如此,真茶确实少,但假货横行,一旦市场到了饱和点,一样也要崩盘,那600万一公斤的普洱,据说跌成10万也没人要了。

崩盘之后的血与泪

其实大家发没发现,那几年炒作的手法,和炒股基本差不多:炒作一个概念,建仓,唱多,然后出逃。

最苦的是茶农,原本好不容易能看见钱了,这一棒子打下去,鲜叶无人问津,又烂在自己手里。

不过炒作普洱的人比炒股还是要强一些的,因为台湾庄家虽然走了,可咱们内地自己的人把招都学会了,不断积蓄能量,组织反扑,所以普洱的炒作是时断时续,这十年一直小炒不断,只不过进化了,比如讲山头、炒树王了,花样也是层出不穷,比如搞个认领野生茶树什么的。

如今台湾茶商的套路咱们都会了,玩得比他们还溜,要论耍心眼,他们台湾人还能玩过咱们吗?爷爷那一辈的时候就不是对手,这才“转进”,给圈在岛子里去了,所以这几年他们也基本都歇菜。

其实普洱这种茶,就算台湾人不炒作,以其自身的储藏属性,保健功效,再加上醇厚的味道,老百姓生活条件好了,它注定还是要火遍全国的,只不过是时间早晚的问题,而频繁地炒作,是实打实地在砸普洱的招牌,同样的还有安化黑茶,大红袍,和普洱一样,文化和味道上都是有料的,被不良商家这么一搞,吃亏的是消费者,损害的是茶叶的品牌形象,肥了炒家,但这炒作的标签一贴上,十年二十年你是摘不下来的,让很大一部分人敬而远之。

我喷了普洱茶这么多,其实是对人不对茶,可不是对普洱有意见,相反,我非常喜欢喝普洱,除了绿茶红茶,就属普洱喝得多,但我喝普洱很简单:你别跟我说哪个山头什么年份,我觉得对我口味,我喜欢就行,其他的我一概不听,也不敢研究,因为全国的茶叶,没有哪一种跟普洱一样,有这么多道道和概念可以讲的,一旦钻进去,就停不下来了,而那些山头、年份、茶树、历史的概念会一股脑进了你的脑子里。

如果你不是一种茶的品茶行家和老茶客,对茶叶的概念认知会严重引导你对味觉的判断,有时候一个暗示就行,就比如有人送了你一份茶,当着你的面指着这红盒子说,"这茶是我送的啊,记住了,千万别送人,这是好茶",有些人就跟着了魔似的,会倾向于认为这个茶喝起来就是好,就这么神奇,除非你是这个茶的绝对内行。所以研究上之后,这买的茶越来越讲究,价格也越来越高,“适口为珍”这句话,早就扔到姥姥家去了。

我说了这么多,就是为了给崂山茶正个名:因为历史短,文化上也没什么料,没啥概念可炒的;宣传力度也不够,否则也不会成现在这样,出了山东没几个人知道崂山茶是个什么东西;也没啥收藏属性,大庄家游资们也看不上,倒是搞过拍卖,但因为不会宣传,知道的人也没几个,对整体的价格没产生什么影响。

也就是说崂山茶的品牌营销都没做好,更别谈炒作了。

所以大家以后也别说什么炒作、炒作的,崂山这边哪有这些手段和资本?先学学营销吧。

来源:崂山咚咚,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茶叶市场越加畸形!天价茶炒作的结果,必定是一地鸡毛

茶价,真到了望茶兴叹的地步!

4万多一公斤的冰岛普洱茶,几十万一斤的武夷山天心村岩茶!

让人不经感慨:一斤茶叶,何德何能,干到几十万的天价,吊打一线房子,玩转普通人数年工资!

- 01 -

畸形的茶叶市场

茶是用来喝的,但如今几十万一斤的茶,是用来干啥的,真说不准。

放眼如今的茶圈,价格最疯狂的,首选岩茶,其次普洱。二者的价格,贵一点的普洱古树几万,贵一点的岩茶几十万。

平心而论,如今茶叶的质量,相比2006年,能在茶叶里喝出老鼠屎的时候,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进步。

大多数茶叶,是很干净卫生的。少部分茶叶,品质更是无可挑剔。然而,质量上升了,茶叶价格更是一路狂飙突进。

天价茶,成功拒绝了大部分消费者

以普洱茶为例,名山古纯10年,古树茶那么好的品质,只要价格不这么狂躁,消费者肯定是乐意消费的(不是茶叶不能涨价,而且应随着消费群体增长而涨价)

无奈的是,20年来,茶叶价格的涨幅是收入涨幅的数百倍。

2000年,老班章的价格大约是3块钱一公斤,如今,1.2万元一公斤。涨了4000倍。冰岛老寨的价格4万多一公斤,涨幅也是几千倍。

其他茶叶的价格,也不容小觑。一斤正宗古树茶的价格,少则过千,贵则数万。

古树茶如此,几十万一斤的岩茶更是如此,都成功的拒绝了绝大多数消费者,成为少部分人的游戏。

茶怎么越来越难卖了

消费的人少,价格却很高,消费肯定有限。日积月累,茶叶市场形成了畸形的现象:

最顶级的茶被土豪收了,绝大部分中高端茶,由于消费人群有限,根本卖不了。

茶老板看着仓库里的茶,怎么越来越难卖了?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不是因为纯料不够纯,消费者才不接受?是不是工艺不到位,茶农杀青之前喝了两瓶烧酒,炒茶不到位,让茶叶有一大股烟熏的味道。

总之,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从源头把控。都去茶山看看。

大家都跑到茶山了,原料价格非理性上涨,茶商大量的资金都花在原料上。

高价收来的茶,从2014年之后,古树茶又没有人来接盘,销量始终有限,大多数茶叶只能堆在仓库。

一边是消费者买不起,一边是茶商卖不出。如此畸形的循环,茶叶市场,人人都在喊茶难卖。

价格太贵,十个人有九个喝不起,哪怕给茶叶镶金边,啥也不是。一款茶叶泡出来,滤网上黑漆漆的斑点一大片,号称是老班章的亲戚产的,又有毛用。

茶是用来喝的,把茶叶炒到天价,脱离消费者,最终没有人买,没有人消费,无异于作茧自缚。

- 02 -

无法调和的矛盾

由于茶价虚高,茶客内心就排斥。茶农、茶商和茶客的矛盾,已经很难调和了。

茶农的小算盘

2015年之前,古树茶的黄金期,古树茶到处有人接盘,绝对不愁卖。但2015年之后,古树茶市场一直下行,2015年秋天,央视财经还曝出了老班章茶叶滞销的新闻。

鲜叶价格下降,销量还上不去,茶农一脸懵。索性开着车下山推销茶叶,见到茶农的散客和茶商笑得一脸灿烂,原来茶农的茶叶这么便宜。

以后不用找茶企买茶了,散客和小茶商自己上茶山,本来希望低价收茶叶,但讽刺的是:上了茶山,却成了高价茶的接盘者。

散客和茶商源源不断地冲上茶山,大家都在源头争原料,鲜叶价格可想而知。茶山的鲜叶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就是这个原因。

茶农的梦想也很简单,希望茶叶价格一直涨,最好是每年春茶价格发布的时候,鲜叶都能比去年涨个200%。

至于茶叶的质量,质量好像十几年来都这样,最近几年,由于茶山生态破坏,质量还变差了点,但是,茶叶离不开好原料好工艺,质量说得过去就行。

总之,茶农关心的,只要茶山价格涨就行了。

茶商的尴尬

从2016年开始,散客上了茶山,直接找茶农买茶,顺便还可以旅游。茶商的客户无形之中变少了一些。

更尴尬的是,茶商的茶叶,本来就是从茶农手里收来的,拼价格,肯定不是茶农的对手。

拼工艺,大多数茶商是不会做茶的,茶山上,炒茶队长带着一帮小弟炒茶,专门赚茶商的钱。

新茶价格被炒得太高,不敢做,做了点也卖不动,旧茶还有大量的库存。

中小茶商和小店铺,也是畸形茶叶市场的受害者,把茶叶收来店铺卖,茶客去了源头。价格拼不过茶农,市场占有率拼不过大茶企……

茶客的淡定

茶客的眼里,不管你的茶是99万六棵对面山上向阳的地方产的,还是八代单传的杀青工艺做出来的,或者包装是请大师签名的。

总之,茶客只关心两点,价格便宜点,喝得起茶就行了;茶叶味道好一点,喝着舒服就行了。

至于畸形的茶叶市场,谁吃了亏,谁接了盘,谁又被炒作收割,那都是自作自受。茶叶炒得那么高,反正喝不起。

茶叶市场的畸形现状,决定了茶客与茶农茶商的矛盾,是冲突大于合作。

无论茶商怎么吹,茶客都不太相信(反正价格那么高),但几十年茶龄的老茶客,不喝茶又不行。

- 03 -

茶叶监管真空状态

茶叶市场畸形,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如今的茶叶市场,几乎没有监管,毫无约束。

没有监管,茶农可以哄抬价格

20年前几块钱一斤的老班章,如今涨了几千倍,达到1.2万元一公斤。

老班章周围的茶农,看着老班章茶叶越来越高,心里默默感慨一句,都是同一个地方的茶叶,你1万2一斤,我涨到6000一斤,也算是厚道了。

茶叶价格一环带一环,价格越来越高。到了春茶价格发布的时候,茶客搬跟小凳子静静地坐着,只敢感慨一句,你们真会玩,反正是喝不起,也就不喝了。

散客上茶山,更是精彩异常

茶农三言两语就套出懂不懂茶。不懂茶的散客,又成了冤大头。

如果已经制成毛茶,小树茶当成古树茶卖,99%的人根本分辨不出是不是古树茶。如果看着采摘,鲜叶价格给你打个60折。1000块的古树,当成6000块卖,散客还满脸欢喜的掏钱。

是真古树也就罢了,就怕上厕所的时候,6000块的古树又被掉包成小树茶。

哄抬鲜叶价格,坐地起价,宰客,这样的奇招,茶山上屡见不鲜。

没有市场监管,茶商自说自话

茶商找几个自封的大师签个名,把十八线山头的台地茶卖出几千块的高价。

春茶的时候,还可以搞一个炒作,动不动来一个几百万的天价采摘权拍卖认购,比如2021年,拍一个202.1万的天价,既响应了年份的号召,又起到了哗众取宠的效果。

虽然拍卖炒作的骚操作,会遭到群起而攻之,但自吹自擂一波,说自己为了保护古树茶,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然后,可以卖茶了。

其它茶叶看得一脸懵,只准你玩天价,我也要玩天价。茶价一浪高过一浪,普洱茶几万,岩茶几十万。价格虚高的茶叶市场,看得喝茶群众目瞪口呆。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斤茶叶,竟卖到普通老百姓数年的工资,卖到中小城市一套房。

这还是茶吗?

写在最后:

陆羽在《茶经》里说:茶,最宜精行俭德之人。俭,有节俭的含义,更强调自我约束,反映一种人生观与追求。

茶是一杯健康的饮料,但几万一斤,几十万一斤的天价茶背后,早已人心不古。天价茶炒到如今,离茶的宗旨越来越远。

如今的茶,茶客追求茶叶质量,但市场只追价格。非但不能轻身换骨,还喝的多少人心浮气躁。

茶本无罪,百年古树乃天生,但人心不古,一定不知茶的真味。

任何一样东西,一旦脱离原本价值,只剩下虚华的外表,到最后,一定是一地鸡毛!

就像400年前的郁金香,40年前的君子兰,14年前的藏獒!

潮水退去,便知谁在裸泳!

来源:不八卦会暴走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茶叶市场越加畸形!天价茶炒作的结果,必定是一地鸡毛

茶价,真到了望茶兴叹的地步!

4万多一公斤的冰岛普洱茶,几十万一斤的武夷山天心村岩茶!

让人不经感慨:一斤茶叶,何德何能,干到几十万的天价,吊打一线房子,玩转普通人数年工资!

- 01 -

畸形的茶叶市场

茶是用来喝的,但如今几十万一斤的茶,是用来干啥的,真说不准。

放眼如今的茶圈,价格最疯狂的,首选岩茶,其次普洱。二者的价格,贵一点的普洱古树几万,贵一点的岩茶几十万。

平心而论,如今茶叶的质量,相比2006年,能在茶叶里喝出老鼠屎的时候,已经有了相当大的进步。

大多数茶叶,是很干净卫生的。少部分茶叶,品质更是无可挑剔。然而,质量上升了,茶叶价格更是一路狂飙突进。

天价茶,成功拒绝了大部分消费者

以普洱茶为例,名山古纯10年,古树茶那么好的品质,只要价格不这么狂躁,消费者肯定是乐意消费的(不是茶叶不能涨价,而且应随着消费群体增长而涨价)

无奈的是,20年来,茶叶价格的涨幅是收入涨幅的数百倍。

2000年,老班章的价格大约是3块钱一公斤,如今,1.2万元一公斤。涨了4000倍。冰岛老寨的价格4万多一公斤,涨幅也是几千倍。

其他茶叶的价格,也不容小觑。一斤正宗古树茶的价格,少则过千,贵则数万。

古树茶如此,几十万一斤的岩茶更是如此,都成功的拒绝了绝大多数消费者,成为少部分人的游戏。

茶怎么越来越难卖了

消费的人少,价格却很高,消费肯定有限。日积月累,茶叶市场形成了畸形的现象:

最顶级的茶被土豪收了,绝大部分中高端茶,由于消费人群有限,根本卖不了。

茶老板看着仓库里的茶,怎么越来越难卖了?是哪里出了问题。

是不是因为纯料不够纯,消费者才不接受?是不是工艺不到位,茶农杀青之前喝了两瓶烧酒,炒茶不到位,让茶叶有一大股烟熏的味道。

总之,不管怎么样,一定要从源头把控。都去茶山看看。

大家都跑到茶山了,原料价格非理性上涨,茶商大量的资金都花在原料上。

高价收来的茶,从2014年之后,古树茶又没有人来接盘,销量始终有限,大多数茶叶只能堆在仓库。

一边是消费者买不起,一边是茶商卖不出。如此畸形的循环,茶叶市场,人人都在喊茶难卖。

价格太贵,十个人有九个喝不起,哪怕给茶叶镶金边,啥也不是。一款茶叶泡出来,滤网上黑漆漆的斑点一大片,号称是老班章的亲戚产的,又有毛用。

茶是用来喝的,把茶叶炒到天价,脱离消费者,最终没有人买,没有人消费,无异于作茧自缚。

- 02 -

无法调和的矛盾

由于茶价虚高,茶客内心就排斥。茶农、茶商和茶客的矛盾,已经很难调和了。

茶农的小算盘

2015年之前,古树茶的黄金期,古树茶到处有人接盘,绝对不愁卖。但2015年之后,古树茶市场一直下行,2015年秋天,央视财经还曝出了老班章茶叶滞销的新闻。

鲜叶价格下降,销量还上不去,茶农一脸懵。索性开着车下山推销茶叶,见到茶农的散客和茶商笑得一脸灿烂,原来茶农的茶叶这么便宜。

以后不用找茶企买茶了,散客和小茶商自己上茶山,本来希望低价收茶叶,但讽刺的是:上了茶山,却成了高价茶的接盘者。

散客和茶商源源不断地冲上茶山,大家都在源头争原料,鲜叶价格可想而知。茶山的鲜叶价格一直居高不下,就是这个原因。

茶农的梦想也很简单,希望茶叶价格一直涨,最好是每年春茶价格发布的时候,鲜叶都能比去年涨个200%。

至于茶叶的质量,质量好像十几年来都这样,最近几年,由于茶山生态破坏,质量还变差了点,但是,茶叶离不开好原料好工艺,质量说得过去就行。

总之,茶农关心的,只要茶山价格涨就行了。

茶商的尴尬

从2016年开始,散客上了茶山,直接找茶农买茶,顺便还可以旅游。茶商的客户无形之中变少了一些。

更尴尬的是,茶商的茶叶,本来就是从茶农手里收来的,拼价格,肯定不是茶农的对手。

拼工艺,大多数茶商是不会做茶的,茶山上,炒茶队长带着一帮小弟炒茶,专门赚茶商的钱。

新茶价格被炒得太高,不敢做,做了点也卖不动,旧茶还有大量的库存。

中小茶商和小店铺,也是畸形茶叶市场的受害者,把茶叶收来店铺卖,茶客去了源头。价格拼不过茶农,市场占有率拼不过大茶企……

茶客的淡定

茶客的眼里,不管你的茶是99万六棵对面山上向阳的地方产的,还是八代单传的杀青工艺做出来的,或者包装是请大师签名的。

总之,茶客只关心两点,价格便宜点,喝得起茶就行了;茶叶味道好一点,喝着舒服就行了。

至于畸形的茶叶市场,谁吃了亏,谁接了盘,谁又被炒作收割,那都是自作自受。茶叶炒得那么高,反正喝不起。

茶叶市场的畸形现状,决定了茶客与茶农茶商的矛盾,是冲突大于合作。

无论茶商怎么吹,茶客都不太相信(反正价格那么高),但几十年茶龄的老茶客,不喝茶又不行。

- 03 -

茶叶监管真空状态

茶叶市场畸形,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如今的茶叶市场,几乎没有监管,毫无约束。

没有监管,茶农可以哄抬价格

20年前几块钱一斤的老班章,如今涨了几千倍,达到1.2万元一公斤。

老班章周围的茶农,看着老班章茶叶越来越高,心里默默感慨一句,都是同一个地方的茶叶,你1万2一斤,我涨到6000一斤,也算是厚道了。

茶叶价格一环带一环,价格越来越高。到了春茶价格发布的时候,茶客搬跟小凳子静静地坐着,只敢感慨一句,你们真会玩,反正是喝不起,也就不喝了。

散客上茶山,更是精彩异常

茶农三言两语就套出懂不懂茶。不懂茶的散客,又成了冤大头。

如果已经制成毛茶,小树茶当成古树茶卖,99%的人根本分辨不出是不是古树茶。如果看着采摘,鲜叶价格给你打个60折。1000块的古树,当成6000块卖,散客还满脸欢喜的掏钱。

是真古树也就罢了,就怕上厕所的时候,6000块的古树又被掉包成小树茶。

哄抬鲜叶价格,坐地起价,宰客,这样的奇招,茶山上屡见不鲜。

没有市场监管,茶商自说自话

茶商找几个自封的大师签个名,把十八线山头的台地茶卖出几千块的高价。

春茶的时候,还可以搞一个炒作,动不动来一个几百万的天价采摘权拍卖认购,比如2021年,拍一个202.1万的天价,既响应了年份的号召,又起到了哗众取宠的效果。

虽然拍卖炒作的骚操作,会遭到群起而攻之,但自吹自擂一波,说自己为了保护古树茶,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然后,可以卖茶了。

其它茶叶看得一脸懵,只准你玩天价,我也要玩天价。茶价一浪高过一浪,普洱茶几万,岩茶几十万。价格虚高的茶叶市场,看得喝茶群众目瞪口呆。

开门七件事,柴米油盐酱醋茶,一斤茶叶,竟卖到普通老百姓数年的工资,卖到中小城市一套房。

这还是茶吗?

写在最后:

陆羽在《茶经》里说:茶,最宜精行俭德之人。俭,有节俭的含义,更强调自我约束,反映一种人生观与追求。

茶是一杯健康的饮料,但几万一斤,几十万一斤的天价茶背后,早已人心不古。天价茶炒到如今,离茶的宗旨越来越远。

如今的茶,茶客追求茶叶质量,但市场只追价格。非但不能轻身换骨,还喝的多少人心浮气躁。

茶本无罪,百年古树乃天生,但人心不古,一定不知茶的真味。

任何一样东西,一旦脱离原本价值,只剩下虚华的外表,到最后,一定是一地鸡毛!

就像400年前的郁金香,40年前的君子兰,14年前的藏獒!

潮水退去,便知谁在裸泳!

来源:不八卦会暴走

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找到约20条结果 (用时 0.004 秒)
没有匹配的结果
找到约1条结果 (用时 0.0 秒)
没有匹配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