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朗茶室

  从来没有看过任何国家的人像伊朗人一样,将茶喝成了生命中一道不变的美丽风景。
  伊朗大大小小的茶室遍布全国各地,有的茶室奢华得让人眼花缭乱的,有的茶室简陋得令人望而却步的,有的茶室铺陈得花里胡哨,有的茶室摆设得古色古香的,形形色色,应有尽有。
  故都最美丽的茶室
  在伊朗不同城市的查实,都有与众不同而让人津津乐道的特点。印象最深的,是坐落于伊斯法罕(Isfahan)的茶室。
  伊斯法罕是伊朗的故都,位于中部,是目前的第三大城。这儿没有破坏景观的高楼大厦,也没有川流不息的车辆,全城弥漫着一种悠闲恬淡的气氛,洋溢着一种古雅朴实的气息。
  全市最美丽的茶室设在那道历史长达300余年的朱瑞桥梁(JouiBridge)下。一迈进门,我便大大地怔住了。哇,那布置,简直是“超级夸张”??天花板和墙壁,密密麻麻地吊着、挂着、贴着、钉着各式各样的画作、毛毯、铜塑品、陶质品,还有许许多多盏棉质而绘上不同图案的圆形吊灯。最最奇怪的是,尽管装饰品如此密不透风地排列着,连半寸的空隙也没有,然而,坐在这个面积不大的茶室里,却丝毫没有局促的感觉,反之,有一种恍若置身于古老博物院的雅致感。
  到此茶室来的茶客,很明显地有着一定的文化水平,有的全神贯注地遨游于书中世界,有的若有所思地对着本子振笔直书,有的对着窗外景色浮想联翩。那些结伴而来以享受闲谈之乐的,也识趣地把说话的声量调得很低很低,尽量不干扰他人。轻风徐来,河水潺潺,说不尽的诗情画意。
  暮色是傍晚8时过后才一点一点地从窗子里渗透进来的,然后呢,茶室里吊着那棉质的灯,一盏一盏好似着了魔一样地亮了起来、亮了起来,当灯亮起时,绘在灯罩上的图案也清晰地显示出来,每盏灯都有一个不同的图案,整间茶室,霎时变成了一个五彩缤纷的童话世界,着实美得叫人魂飞魄散。
  入夜之后,我到伊斯法罕一个设在皇家广场(ImanSquare)的店铺,其顶层的露天茶室,在这里,我又领略了另一番全然不同的风情:整个广场上,灿烂而又密集的灯火不断地闪烁,茶客三三两两地坐着,啜茶、观赏夜景、话东道西……当他们快活地喝着茶时,我也快活地品味他们喝茶的快乐。
  别具一格的饮茶方式
  伊朗人喝茶有个很奇特的方式??琥珀色的茶水盛在小巧玲珑的玻璃杯子里,喝茶时,糖块不是放进茶里搅和的,而是直接放入口中,再去啜茶。伊朗的糖,呈现不规则的结晶体,一片片薄薄的,晶亮的黄色,轻轻一咬,“咔咔”数声,糖片分崩离析,再悠悠然地把茶啜入嘴里,让它慢慢地与口内的甜味中和,在味蕾上泛起一圈又一圈的令人心驰神往的涟漪。有些糖片还镶嵌着柠檬皮,一咬,满嘴生津,这时,赶紧将略带涩味的茶灌入口中,以舌尖略略搅和,那种甘醇已极的好味道,足以使头发“轰”的一声全都直直地立起来。当然,一般较为简陋的茶室,并不备有这些薄片糖晶,仅仅只供给一般化的方块白糖,伊朗人惯常的做法是:以拇指和食指拈着糖块,蘸蘸茶,放进口里,等它在舌上欲融未融之际,便啜茶入口,与糖中和。
  坦白说吧,我最初对伊朗人这种喝茶方式觉得很不适应,后来入乡随俗,在同一杯茶中竟能品尝到不同层次的甜味。慢慢品茗,渐入佳境。
  茶室与水烟
  许多伊朗人每天非茶不欢,而每天喝茶的次数也多得惊人,许多伊朗人告诉我,一天十五六杯是最起码的。有位伊朗朋友说得好:“伊朗禁酒,我们便以茶代酒,提神、健身、醒胃、清肠,全靠它。”
  茶室,对于大部分伊朗人来说,是以茶会友的地方,也是谈生意的好场所。几乎每间茶室都出租水烟,握着水烟管“咕嘟咕嘟”吸食水烟的同时,一宗宗生意也就不知不觉地谈成了。
  有些茶室,名气极响,但却未能留给人名副其实的好印象。在南部古城设拉子(Shiraz),有个占地极阔而又设计极美的陵园,纪念的是伊朗举国著名的诗人Hafaz,陵园附设茶室,在我想像中,茶室既设在诗魂缠绕的陵园之内,必定是清静幽雅的,结果呢,恰恰相反。茶室中央,有个方形的水池,水池上面俗里俗气地托着一个巨型水烟壶作为装饰品,水池四周,摆满了桌子,桌边坐满了人,抽水烟的,以浓浊的烟味严重地污染了原本清新的空气;啜茶的不专心品茗,却以响亮得令人生厌的声音制造语言的垃圾,这里那里随处抛掷,整个地方,乌烟瘴气,噪音充斥,我只坐了十分钟,便飞也似地逃走了。严格说起来,让人受不了的,其实不是那间茶室,而是那一堆没有妥善地利用那间茶室的人。
  男女必须分开坐
  伊朗北部大城大不里士(Tabriz)那间桑葚茶室,设在成排桑葚树下,是别具格调的露天茶室。正值桑葚成熟季节,一串一串丰满多汁的桑葚自得其乐地荡在茂密的枝叶间。步入茶室,悦目的绿像骤然降下的雨,深深浅浅而又斑斑驳驳地落得满头满脸都是。
  我正在高兴地往进走,冷不防有人大喝一声:“站住!”一位白须老头僵直地立在眼前,冷冷地说:“女人,去另一边坐!”另一边?哪一边?我狐疑地看着他。他以手指了指另一个隔了一堵矮墙的狭窄通道。我好奇地探头看了看,那儿,疏疏落落地放了三几张桌子,半个人影也没有。白髯老头一脸固执地说:“根据我们这儿的规矩,男女必须分开坐。”规矩?这是哪门子的规矩?我生气了,冷冷地应道:“我是游客,我想,我不必受这道条规的约束。再说,我已经逛过了伊朗7个城市,上了无数次茶室喝茶,从来没有人告诉我伊朗有这么一条规矩的!”白髯老头气得涨红了脸,正气势汹汹地想要反噬时,其他茶客却七嘴八舌地开腔代我说项了,白髯老头粗声粗气地反驳,就在双方吵得不可开交时,我觑了个空儿,速速跨着大步走了进去,找了个位子,安安稳稳地坐了下来,“嘿嘿,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呢”,我一面想,一面快乐地对自己微笑。
  白髯老头站在原地,满怀不快而又无可奈何地瞪着我,口中喃喃地动着,仿佛在咬碎一些恶毒得出不了口的话。其实,说起来,我也不是真的想喝那杯茶,只不过是想争那一口气罢了,而今,当真争“赢”了,却又觉得捧在手里那杯茶特别可口,特别香醇。拂面的轻风夹杂着桑葚成熟了的那一股甜香的气息,仰头看时,颗颗桑葚宛如粒粒小巧玲珑的绿玉,在午后温煦的阳光里闪着一圈一圈可爱绝顶的笑影。站了起来,摘了一串吃,哇,甜入心坎!
  那天,在那间露天茶室,足足坐了三个小时,喝了整十杯茶,以自助方式吃了无数无数桑葚;啊,那种什么也不做、“时而千思时而无思”的感觉竟是如此难忘而美好。
  终于明白了为什么伊朗人将茶喝成了生命里一道不变的美丽风景。

责编:juses
普洱茶品牌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