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临沧昔归村民烧“昔归烧茶”,得到什么教训?

  从昔归村返回北京一周了,但在昔归村调查所见还留在脑海:美丽的澜沧江、现代化的高速路、宁静的小山村、脱贫致富的村民……这些无论如何也难以与“烧茶”这样暴烈的事件联系在一起。

  但现实是它就发生了!

  后续的调查与处理相信当地党委和政府会处理好。作为行业媒体,需要更多从茶产业发展的角度剖析原因、总结教训,为行业今后发展提供有建设性的思考和建议。



  怎样处理好传统茶业

  与现代企业的对接问题?

  “昔归烧茶”事件的发生有很多偶然因素。比如天下茶都公司在从昔归村外运来实践教学用鲜叶时,如果跟昔归村协会组织主动、充分沟通,如果昔归村民在第一时间即表明自己的态度,事情可能不会走到“烧茶”这一步。

  昔归,汇聚了传统与时代、安静与速度、坚守的生长与不息的流淌。

  但假设归假设,“烧茶”的发生有很多必然因素。比如在云南的名山名寨,如班章、冰岛,都执行着原料“只出不进”的村规民约。不执行或者不严格的山头寨子,根本的原因在于那里茶叶的市场价值没有高到引发“假冒”、导致原料产地“标识危机”。而随着交通条件的改善、知名度的提升,昔归茶今年价格翻番,才是“烧茶”越堆越厚的干柴。沟通的缺失、误会的发生只是那很火柴。没有这些,“烧茶”也照样会在别的导火索下引燃。现实已经给出答案:冲突发生时,矛盾已经摊开,但村民不接受“实验教学”的理由;而对原料“只出不进”的利益铁条,大家想问的是:即便企业知晓了,能无条件接受吗?与学校合作的教学模式能轻易停止吗?

  导致“烧茶”发生的根本原因是传统茶山茶企的运营和业态,与市场对接出现了龃龉:一个村寨的茶产业能在未来市场保持风吹不进水泼不进吗?未来的茶旅一体化、产学研结合会在山寨的森严壁垒面前止步不前吗?从发展的眼光看,即使名山名寨走“地理标志保护”的路子,但企业品牌要不要做大?即便是本土内生的企业,其未来的发展意志能与山寨的传统和谐共处吗?资源型发展能百世不竭吗?如果“昔归烧茶”能让我们早一点、多一点思考未来的发展与变化,或许那些被烧毁的茶叶就没有被浪费。

  另一方面,“昔归烧茶”提醒我们,在茶产业从传统走向现代的过程中,涉及到农民观念和农村利益的时候,一定不能一厢情愿,更不能想当然。否则,即使是脱贫攻坚这样的好项目,也可能不会一帆风顺,相反可能会事与愿违。



  怎样处理好乡村振兴

  产业发展的转型升级问题?

  昔归管理所的清洁化、标准化代表了先进的水平,也是茶产业转型升级的方向和内涵。尤其在我们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向乡村振兴过渡之际,开好这个局,对产业各方面都至关重要。

  调查中,记者听到双方都觉得不公平,也报怨对方。昔归村已经摆脱贫困,很多村民已经实现小康、超越小康。为什么这个阶段的事情,好像反而比脱贫致富更复杂、更艰巨呢?这或许就是“昔归烧茶”带给我们的“好处”。

  “昔归茶王”:做固守过去的王,还是未来过河的卒?

  这个案例很具有代表性,它提醒我们,过去脱贫攻坚是做增量经济,核心是处理人与自然的关系。而在进入乡村振兴阶段后,我们一方面要继续做好发展课题,实现产业的转型升级,提升茶产业的质量效益、科技效益、品牌效益;另一方面,我们还要处理好存量经济的问题,也就是人与人之间、户与户之间、本土与外来之间的利益平衡问题、机会均等问题、分配公平问题。很多企业合伙人“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就是败在这个问题上。所以,茶区在新的时代新的阶段,一定要处理好增量和存量的关系问题。



  这个问题的把握和处理,需要市场主体参与、支持,更需要政府的新手笔。天下茶都承担的昔归管理所和昔归村民的初制所在性质上是一样的,都是按照经济规律运营发展的企业。龙头企业可以承担行业引领、生产规范、技术提升等示范功能。但管理和规范市场离不开政府有形的手:市场规则的制定、法治环境的塑造、违规行为的惩处,政府一点懒都偷不得,也没有任何捷径可走。

  从昔归村俯瞰下面的渡口:茶产业如何抵达乡村振兴的彼岸?

  旧社会有句俗话叫“宁领一军,不领一村”,是说一个村子虽小,但利益诉求不一致、众口难调,比起上万人的一支军队都难带好。但新时代我们应该有信心。脱贫攻坚多么艰巨的划时代任务,我们完成了;乡村振兴的宏伟蓝图已经绘就,一张蓝图绘到底,代代接续干下去,没有我们中国人干不成的正义事业!同样,看昔归村、看云南省、看中国茶产业,也没有我们干不成的芳香事业!

  出品:中华合作时报·茶周刊全媒体

  总监制/赵光辉监制/陈浩制作/梁妍


评论 / 3

羽毛
#176022

冷静,还是过热了

回复
爱的起跑线(异想天开)
#172915

这其实很简单,企业做大难道做不到昔归外吗?难道你的企业要做强做大就要在昔归内吗?其实根本就不冲突,司马昭之心 路人皆知

我哩迈迈迈....
#171284

有人就有江湖,村虽小,可众口难调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