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元昌2021年茶山行︱日记8:距今千年历史,与缅甸只隔一片森林的章朗古寨

章朗村位于勐海县西定乡,“章朗”是傣语,“章”即“大象”,“朗”为“冻僵”,直译为:大象冻僵的地方。这里并不是一个广为人知的景区,只通过老游客口口相传。但每一个来过的人都在期盼再一次的重逢。

4月19日上午我们从勐混出发驱车前往拥有千年古佛寺的章朗村,章朗村只有一条小路连通外界,在去的路上可以看到运输甘蔗到糖厂的卡车,虽然近几年茶叶利润丰厚,但大部分章朗当地人仍保留着种植甘蔗、苞谷、旱稻的传统。到达章朗村时,村里只有老人和小孩在悠闲的聊天,嬉戏,上前询问前往佛寺的方向,才发现他们大部分不通汉话,但依然带着乡间的淳朴尽力为我们指路。

拾村子台阶而上,到达古寺中,耀眼的白塔、艳丽的龙饰与古朴的藏经阁对比鲜明。白塔一侧树下堆着一米多高的沙塔,是为古老的祭祀仪式搭建的杰作。

小巧精美的有千年历史之久的藏经阁被大殿和经堂包围着,据僧人说过去这里藏经甚多,整个藏经阁只有外面经过修饰,里面的内阁依然保持千年前的样子。传说在1400多年前,佛祖释迦牟尼的弟子玛哈烘乘象周游世界传经走到这里时,豆大的雨点裹着鸡蛋般大的冰雹从天而降,顿时天地黑暗,雨停冰雹止时已是夜间,他们在这里夜宿章朗佛寺。第二天,大白象被冻僵了走不动,玛哈烘赐名该地为“章朗”,意思为“大象冻僵的寨子”,以此纪念大象传教的功劳。

章朗村的至高点还有一座禅院,金灿灿的塔顶从三个寨子均能望到,所在的山巅是观云海的好地方。越过山脚两座麒麟神兽守护的山门,爬上几乎有一千阶的台阶来到新寺,寺内极其整洁,盛放的紫薇树下,几只小猫慵懒地踱着步。一位八十多岁的老僧人独自在这座禅院里修行,村里人家轮流每日为他送斋饭。老僧人为远行而来的我们进行了简短的仪式,仪式过后长者扯断白线,一边念经一边将线拴在主人手腕上。布朗族的拴线文化与傣族类似,他们相信,这根圣洁的棉线能拴住魂魄,祈福消灾,七天之后方可摘掉。

下山前往茶园的路上,我们在寨子中央都看到形式古朴的寨心,那是寨神栖息之地。日月星辰、山川河流、木石人兽、屋宇几案……万物皆是布朗族原始宗教的神灵。佛教传入后,与原始宗教融合,形成了神佛共存的信仰体系

茶园里最古老的茶王树有1700多年,茶王树下有布朗族烧香举行仪式的痕迹,在章朗村有千年原始的制茶历史。布朗族是全民信教,以南传上座部佛教为根本信仰,布朗族的民间习俗活动跟宗教是无法分隔的,例如每年三月的泼水节以及开门节和关门节等活动,章朗村的人民都会来这里举行古老的祭茶祖仪式。

章朗有“六宝”:千年古寨、千年古寺、千年古井、千年茶树、千年茶农、千年茶俗,这里至今仍保存着较为完整的布朗族茶文化历史遗迹,和保有对民族文化的记忆和传承的布朗族人民,他们是连接着古老和现代化的桥梁。


评论 / 1

汉文爱茶
#169836

章朗古寨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