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代“茶圣”吴觉农

茶人精神

我从事茶叶工作一辈子,许多茶叶工作者同我共同奋斗,他们不求功名利禄、升官发财,不慕高堂华屋、锦衣美食,没有人沉溺于声色犬马、灯红酒绿,大多一生勤勤恳恳、埋头苦干、清廉自守、无私奉献,具有君子的操守,这就是茶人的风格。

今年是当代茶圣吴觉农先生诞辰120周年。吴觉农先生是浙江大学60万校友中的杰出代表,1916年毕业于浙江大学农学院的前身“浙江甲种农业学校”,1919年以优异成绩留学日本专攻茶学,学成回国开始了约70年振兴华茶的事业,是全国茶人的楷模。

爱国民主人士和社会活动家

早在20世纪20年代,他从阶级观论述了中国的农民问题,发表的《中国的农民问题》曾被毛泽东同志选为广州农民运动讲习所培训教材。

1927年“四一二”事件时,他与胡愈之等7人发表了抗议国民党血腥屠杀革命者的公开信,被周恩来称之为“中国正直知识分子大无畏的壮举”。

在民族危亡的关键时刻,他加入了“中国人民救国会”,参加营救“七君子”等被捕同志的工作;40年代初,他加入了 “中国民主革命同盟”,并在上海担任负责工作。

现代中国茶叶科学研究和茶学教育的先驱者

早在1940年, 吴觉农先生提议在內迁重庆的复旦大学创立了我国第一个高等院校茶叶专业, 并兼任系主任、教授。

1941年他在福建崇安建立了我国第一所茶叶研究机构——中国茶叶研究所, 并任所长。

陆羽总结了唐代之前中国茶叶生产经验,出版了世界第一部茶叶专著《茶经》,形成了茶学学科构架,被誉为“茶圣”。吴觉农先生深入研究《茶经》,系统总结了唐代以后我国茶学研究的成就,出版了《茶经评述》,被陆定一同志誉为‘20世纪的新《茶经》’,并称吴觉农先生为当代中国的‘茶圣’。

茶叶经济学研究的开拓者

早在20世纪30年代,他考察了印度、斯里兰卡、日本等产茶国的茶叶生产以及前苏联、英国、法国等茶叶消费国的茶叶市场,并结合中国茶业的实际,用剩余价值理论分析了中国茶叶经济问题,出版了《华茶在国际商战中的出路》、《华茶对外贸易之瞻望》、《中国茶业复兴计划》、《中国茶业改革方准》和《中国茶业问题》等茶叶经济名著,奠定了茶叶经济学基础。

中国茶业出口贸易的捍卫者

20世纪30年代初,吴觉农先生担任上海商检局茶叶监理处处长期间,首创了茶叶出口口岸和产地检验制度。

抗战时期上海沦陷后,他开辟了对苏易货贸易并在香港设立专门贸易机构,同时在内地颁布《管理全国出口茶叶办法大纲》,实行统购统销,使1938-1939年我国外销的茶叶跃居出口商品第一位。

新中国成立后,他提议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对外贸易公司——中国茶业出口贸易公司,亲自兼任总经理。

20世纪80年代,年逾八十高龄的吴觉农先生亲自赴云、桂、琼等茶区调研,建议在云南、贵州、四川、广西、广东发展红碎茶,以满足出口换汇需要;他还提议红、绿茶出口免税,被有关部门采纳,有力促进了我国茶叶出口贸易。

茶健康和茶文化研究的倡导者

1983年10月,吴觉农先生出席了浙江省茶叶学会等单位在杭州主办的 “茶叶与健康、文化学术研讨会”,并发表重要讲话,他指出: “茶与医药、文化相结合是一个创举,前景非常广阔”,从此中国茶健康的研究和茶文化活动得到蓬勃发展。

1987年4月,以吴觉农牵头发起的加快中国茶叶博物馆建设的意见得到有关部门的采纳,促成了国家级茶专题博物馆的建成,这是推广茶文化,实现茶经济、茶科技、茶教育、茶文化共同繁荣发展的新起点。

吴觉农先生发出的声音

面对茶树原产地之争,顿足疾呼:"生乎吾国长乎吾地的植物也会被无端的改变国籍!"

为振兴华茶发出的第一声呐喊“中国茶叶如睡狮一般,一朝醒来,绝不至于长落人后,愿大家努力罢。”

我们要学习吴觉农先生:

一要养成科学家的头脑,

二要修成宗教家的博爱,

三要炼就哲学家的修养,

四要学成艺术家的手法,

五要具备革命家的勇敢,

为振兴华茶、建设茶叶强国而努力奋斗!

来源:良茗堂

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