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元昌:从贺开到告庄,通往美好路上的相遇

  生活中的期待与相遇,不断地循环,恰似普洱茶时光,不断地冲泡,总有相似的地方,也总有不同的地方;寻味,沿着心的方向,靠近我们的梦想,这便是世间所有的美好,从贺开到告庄,从过年前的忙碌到年后的悠闲,我们的期待不曾中断,我们的相遇一直继续。

  贺开古茶山:过年前的悠闲

  之前我还想去贺开古茶山,就在过年之前去一趟,不为别的,只想再感受一次贺开古茶山的悠闲。

  熟悉云南古茶山的朋友都知道,年前这段时间,古茶山是最惬意的了。因为,这段时间没有人做茶,古茶园反而是最静谧的,茶农也不用忙管理,大家的心思都放在过年以及过年之前的这段时间。简单地说,就是古茶山开启了吃吃喝喝的模式,人缘好的话,可以从这座古茶山吃到另外一座古茶山,要记住,一座古茶山有很多村寨(小微产区)的哟。

  之所以想去贺开,还是因为2018年12月的时候,第一次到访贺开,看到了规模极大的古茶园,喝到了老汪酿的黄草酒(石斛酒)、老李制作的烤茶,尤其是后者,印象深刻。围着火塘,看烤茶初入到出汤,香气萦绕在贺开茶山博物馆,滋味极为淳厚,皆因老李的烤茶纯粹。

  听着茶山的往事,喝着烤茶,直至深夜。回到房间休息时,隔着玻璃,能看到夜色里贺开的轮廓,以及被风吹动的帘子。这种感觉,再未有过。

  也正因为是年底,贺开虽大,但在古茶园里遇到的,皆是游客,也不多,以及当时漫山跑的冬瓜猪、懒洋洋的黄牛。穿过古茶园的核心,再往深处走,是更密集的古茶树,更美的风景。

  很想于春节前去一趟贺开,感受一下拉祜人的过年氛围,贺开有贺开的性格与元素,但那只属于贺开。

  告庄大金塔:诵经声与祈福

  不管你的身份是什么,身在告庄,如果赶上时间点,如果距离大金塔不太远,那一定会听到大金塔传来的诵经声,声声入耳,可否入心?

  当然,告庄福元昌体验馆是比较理想的倾听之地,坐在店里就能听得清晰,倘若位置好的话,还能看到其容颜。很多次去,从来没有一个人跟我抱怨说比较吵,相反,大家都已习惯——大金塔的诵经声已是告庄生活的一部分。我也从新奇到平常心,觉得诵经声很贴切告庄,贴切这里的万物。

  不管民族、信仰等不同,但向善的心是相同的,期待未来更美好也是相同的,所以走在告庄,心是平和的,时光的脚步甚至慢了些,可以让我们多走走,多看看,看一座城市的面孔,看更多地域的人与这里的相融,如同一棵茶苗,栽种下去就能自然成长,至于能否成长为大茶树、古茶树,从这个角度来说,那就是看个人的选择了。

  因为,这是一片沃土。在历史的长河里,这里诞生了很多百年老字号,如余福生福元昌,最初,也只是类似今天告庄的一个小店。诵经声不断,我们渐渐平和的心也应该继续,继续探寻这个未知的世界,包括可能与不可能;继续坚持我们认定的准则,矢志不渝不应该停留在纸面上,而是实际行动。

  行走在告庄的大街小巷,犹如置身一个鲜活的普洱茶品牌博物馆,古茶山与新产区、老字号与新品牌、传统与时尚……你总会遇到一家你愿意停下来的茶庄,我想,那就是感觉,就像我第一次听到诵经声时一样,闻声而寻,因为打动了我,也不止于我。

  春节时候,临沧的朋友驱车到景洪,看望他的朋友,也看望版纳的风景,告庄的祥和与绚丽留在他的镜头里。我看到了人潮汹涌,看到了澜沧江畔的繁华,虽然也有人抱怨:大桥上又堵车了。

  让人喜悦的,是通往美好路上的相遇

  每天出门,要遇到很多很多人,但绝大多数时候,我们往往擦身而过,甚至不会去注意对方长什么样——这好像没有错,可似乎又错过了什么。

  如果那样,会错过小区里那一树的银杏金黄,会错过花盆里花蕾的绽放,会错过那只松鼠肥硕而漂亮的尾巴……这些,其实都是可以错过的,为什么要相遇呢?

  相遇,多了一份你不知道该如何来表述的喜悦,甚至有时候都不知道这份喜悦源自何处,但确实让你感受到了。生命之中,有多少让你念念不忘的瞬间是突然的相遇?

  趁过年这段难得的时间,邹东春走进茶山,走进南糯山,与亲朋好友,与孩子共享二月里的古茶园。亲近自然,懂得与自然相处之道,其实也是与自己的相处之道,享受山水之乐,享受一棵古茶树的容颜,哪怕只是安静地看看,都是一种幸福。更何况,有家人相伴,有孩子清澈的眼神,或许,还有一份传承。

  简单地旅行,在自然风光里,在古茶树成景的世界里,既有静谧,也有如山水画的旷野;简单的餐饮,也带着本味的回归,那是美食最真实的味道,唇齿间满是初春的滋味,甚至还带着风中的清香。

  让我们喜悦的,是通往美好路上的相遇,通往易武、班章,通往贺开、南糯山,这所有路上的相遇,共同组成我们的岁月印记,如树上茶芽、饼中干茶、杯中茶汤。

  遇见福元昌,遇见一杯好茶的可能。

  原标题:福元昌:从贺开到告庄,通往美好路上的相遇

暂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