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头茶的债务陷阱:茶商以债养茶,最终把茶企拖垮!

今年,大多数做货真价实的山头茶的茶企,都在苦苦挣扎。

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前些年,企业为了在市场活下来,早已把自己逼进以债养茶的恶性循环里。

一旦市场增量放缓,很多茶企,卖茶的收入还不够还债。

  

-01-

卖原料起家,以单定量

2009年,山头茶初期,早一批大茶厂的经销商进入茶山时,

已经被2007年、2008年普洱茶市场的萧条折磨得半死不活了。

山头茶早期,大多数茶商跟茶农的合作方式是:茶企跟茶农签订合同,先付一部分钱,茶企把茶叶拉走,卖掉再结清茶农的原料款。

当时的茶叶原料价格低,2012-2013年是古树茶的市场高峰,古树茶不愁卖。

市场有庞大的增量,茶叶原料价格又很低,两个原因下:以债养茶的日子,茶商活的非常潇洒。

春茶做完,茶叶交货,就已经赚到了大钱,把茶农的原料款结清。然后,潇潇洒洒回到城里慢慢卖库存。

2012-2013年,2016-2018年,这两个阶段的以债养茶,茶商赚取了可观的财富。

-02-

原料透明,包茶园降低成本

99万的冰岛茶王树出现后,茶王拍卖吸引大量游客走进茶山。

散客到茶山买茶,全凭自己开心,看见百年古树挺拔的雄姿,倍感自身渺小。

散客对古茶树一顿夸赞,看游客这么喜欢,原本2000一公斤的茶,茶农开价5000一公斤。

茶客果断交钱,带走一棵树上的两公斤茶,1万块买两公斤,太值了。

茶农一看,这棵古树能卖5000一公斤,其它古树当然也能卖5000一公斤。

掌握古茶树这一生产资料的茶农,果断涨价。

这家的茶叶涨价了。邻居一看,都是同一山头,跟着涨。

而且,散客抬高茶价之后,做茶的茶商手里有订单,也得硬着头皮做茶,优质古树茶资源又十分稀缺,茶商跟茶客都在抢茶。

茶农一看,价高者得,继续涨价。

在这种背景之下,2019年,茶山原料狠狠涨了一波。

茶价涨了,散客进山,茶价还透明了。

原料透明,注定了一个山头的茶,价格上限已经被锁定。

此时,茶商为了有更大的利润空间,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千方百计降低成本。

方式就是:大量承包茶园。

一年成本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包了茶园后,把茶叶做成不同的级别,古树,大树、中小树,不同茶叶卖不同的价。

此时的以债养茶,原料价格升高,承包的茶园面积更大。茶商卖茶挣的钱,大多数都交给了茶农。

这时的茶商,已经从当年意气风发的茶老板,变成了茶农家的打工仔。

-03-

以债养茶,无奈的陷阱

选择了做茶这条路,不可能中途改行。

原料贵,抢古树茶的散客多,还得好好巴结茶农,春茶季,带上礼物去茶农家,张口就是:哥,今年的茶叶先拉走,先给一半的钱。

茶农一听,很不满意:其他茶商承包邻居家的茶园,都是给8成了。

茶商一听,本来只喝茶不喝酒的茶商,端起碗,一口干掉半碗烧酒,茶农一看,爽快,一半就一半,你去采茶叶吧。

茶商又干了一口,说:这个价格,能不能再便宜点。

喝着喝着,茶商节操吐了一地,茶农也喝嗨了,终于便宜了点。

茶商把茶叶拉走,春茶交了货,收了款,付了一部分原料款,然后,回城里去了。

到了秋茶的时候,茶商本来不想收茶了。

但是,茶农的原料款没结清,还欠着茶农钱,茶商无论如何都要收点茶叶。

不然,站在茶农的角度:你不收茶,你就把欠我的原料款赶紧还我。

然而,茶商一时间根本拿不出几十万,只能硬着头皮收茶农家的秋茶。茶商做茶,并非只做一个山头,做的山头越多,收的茶叶越多。

来年春茶也是如此,茶农说:今年收点茶啊,不收也行,把往年欠着的原料款赶紧结清。

茶商根本无法结清,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收茶。以债养茶的雪球,越滚越大。

这真是千古奇观,自古以来,只有老板剥削农民的。到了山头茶这个细分行业里,茶老板竟然被茶农剥削得这么惨。

被迫卷进了以债养茶的恶性循环里,明明卖不掉,还得硬着头皮收茶。

-04-

苦苦挣扎,终于翻身

茶商也不是吃素的,被茶农逼得太紧。

一边努力卖茶还债,一边精简山头,把山头茶做小做精。以前做很多山头,现在只做一个山头。

欠债的时候,好好哄着,烧酒用碗干,礼品年年送,只为给自己争取时间还债。

熬了两三年,终于把债还清了。

此时,茶叶市场也不好做了。

只要不欠茶农原料款,面对高昂的原料成本,茶商有多少市场、做多少茶叶,绝不存茶。

茶农一看,茶叶不好卖,又回头找茶商,请茶商吃饭,巴结一下:老板啊,茶农生活太不容易了,帮卖点茶叶嘛。

茶商知道大多数茶农都不容易,但前几年被剥削得太狠,催债的时候还被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这时候,一顿饭就想把茶商搞定,完全不可能。

这就是当前的山头茶市场,茶商与茶农,正处于严重对立阶段。

以后的事,精彩着呢。


写在最后:

茶味始终,无奈人生无常,变数太多。

很多茶商,赶上了时代的红利,享受过卖茶躺着都能赚的时候。

有人乐观地以为茶叶市场会一直好做,开始盲目扩张,错误地用红利期的偶然错判未来市场,最终陷入以债养茶的恶性循环,挣扎几年才艰难翻身。

前些年,茶行业的红利,是偶然现象,以后,不会再有。

没人能保证未来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里,茶价和市场的稳定,在经济周期面前,一切繁荣都是有限的。

明白人生的无常,纵然想在茶行业干出一番事业,也会对做茶和未来怀有敬畏之心,也就不做远超自己能力范围的事。

做茶,看清产业瓶颈

山头茶,最终拼的是原料。而原料,掌握在茶农手里。

原料掌握在私人手里,游资可以拼命炒作。近十年,山头茶价格已经被炒得虚高。

茶叶炒作,炒家得利,掌握原材料的人得利,苦的是把茶当作一生事业,真正想做好茶的人。

茶叶品质和价格很难标准化,直接导致真正需要资本加持品牌的时候,资本根本看不上茶叶品牌。

茶商只能单打独斗,山头茶红利期积累的本钱,根本支撑不住几年。

原料价格被游资炒得虚高,资本不青睐茶品牌,注定了真正做山头茶的人,走品牌之路,是事倍功半,前方会更加艰难。

茶叶,喝的是风味表现,这决定了普洱茶,只能在小而美的路线里,慢慢沉淀。

说白了,对于大多数茶商来说,认清现实,莫走烧钱品牌路,做好品质,当个卖茶的店小二才是明智的选择。

慢慢积累,几代延续,以品质和口碑传承,或许还会有百年老字号出现。

来源:普洱话江湖,信息贵在分享,如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删除

暂无评论